向被婆罗门印度教法西斯势力杀害的斯坦·斯瓦米致以革命敬意!

印度共产党(毛主义)
二〇二一年七月十日

达利特人、部落民和被压迫人民的我国社群失去了他们的祝福者(well-wisher)和一个真正的民主人士。耶稣会神父斯坦·斯拉斯·鲁德·斯瓦米因该国婆罗门印度教势力的官僚主义态度而被杀害。时年84岁。自今年5月28日以来,他一直在孟买班德拉的圣家医院接受治疗,7月5日下午1时30分因心脏病发作而去世。我们党的中央委员会向斯坦·斯瓦米神父表达谦卑的革命敬意。他的去世对他的家人、亲戚、他所经营的“巴盖查”(Bagaicha)的同事是无法弥补的损失。他非常热爱部落人民。我们党向每一个与他有关的人表示深切的哀悼。也希望巴盖查的成员应重新致力于实现他的理想。

斯坦·斯拉斯·鲁德·斯瓦米于1937年4月26日出生在泰米尔纳德邦的蒂鲁吉拉帕利。他在马尼拉大学完成了社会学的研究生学业。在布鲁塞尔学习期间,他与基督教宗教领袖走得很近,由此,他产生了为穷人服务的冲动。1975年至1986年,他在班加罗尔的印度社会研究所担任主任。1991年,他去了恰尔肯德邦,在那里建立了巴盖查(种植和社会研究培训中心),并在过去三十年中一直为部落人民工作。这位未婚神父在工作中秉承部落人民英雄比尔萨·蒙达、提拉克·马吉、西多-坎霍的理想,他们为森林的部落人民争取权利。他建造了他们的纪念柱。他加入了詹谢普尔省的耶稣会,成为一名牧师。他反对中央和邦政府以发展的名义夺取部落人民的土地修建大型水坝、矿井和城镇,并为他们的事业奋斗。因此,部落人民非常爱戴他,尊敬并追随他。我国的被压迫阶级和特殊社会群体失去了一位无私的活动家。

我们知道,警方正在对数以千计的受压迫的达利特人、部落社群的人制造虚假案件。受迫害囚犯团结委员会是一个为此类案件争取保释和快速审判的组织。在过去的几年里,神父一直作为这个组织的召集人工作。他在贾坎德邦的各个监狱里会见了大约3000名部落居民,并写了一本书,其中提到97%的人告诉他,他们因虚假指控而被监禁。国家调查局等中央警戒部门不能容忍这位神父,因为他启迪了达利特人和部落社区的人民关心他们的权利。因此,他们伪造了比玛·科雷冈假案,说他参与了谋杀总理纳伦德拉·莫迪的阴谋,并将他投入监狱。除我党外,一些学者、部落人民的祝福者、爱国者、民主人士、权利活动家和反对派政治领导人都在谴责政府的这种态度。

警方对基督教神父斯瓦米的巴盖查进行了粗暴攻击,并于2020年10月8日在没有任何逮捕令的情况下逮捕了这位84岁的老人,这是孟买警方自2018年年中以来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的一系列逮捕中的第16人,这是印度教势力于2018年1月1日在比玛·科雷冈对我国的进步、民主、革命力量和政治活动家造成的破坏。警方于2018年8月28日和2019年6月12日两次搜查了他在兰奇市巴盖查的住所。2019年7月27日至30日,中央警戒组织对他进行了15小时的调查。在这个场合,神父严厉谴责了调查人员的指控,即他们从他的电脑中获取了证明他与毛派有关系的信息,神父说,整个信息是由警方放置的。

斯坦神父于2018年8月6日就国家情报局试图将他作为比玛·科雷冈案件的嫌疑人逮捕并骚扰发表声明。他的声明暴露了中央警戒组织的欺骗性。他说,逮捕他的理由带着险恶动机,是为了证明他与左翼极端毛派有关系,以及兰奇南昆的巴盖查属于毛派。他澄清说,这两件指控都是毫无根据的,并断然谴责了这些指控。他还说,根据贾坎德邦政府的规定,65岁以上的老年人在禁闭期间不应四处走动,因此必须通过视频会议对他进行调查。他还说,如果中央警戒机构要求他来孟买,他将以同样的理由拒绝。逮捕84岁的斯瓦米而不考虑他的状况,这是最不人道的。

在2020年10月23日之前,法院绝对站在警方一边,无情地拒绝保释。作为其中的一部分,神父在孟买法院2021年5月21日询问其保释申请的视频会议上表示抗议。他说:“我宁愿死也不愿去政府管理下的JJ医院”。他谈到了政府医院的疏忽态度。他告诉法官,直到8个月前,他还能自己处理所有的个人工作,但塔洛亚监狱逐渐把他带到了现在的糟糕状况。他告诉医生,JJ医院的药片不能治疗他的健康问题。

“我不会去医院。我将在部落人民中度过最后的时光。请允许我保释。”斯坦·斯瓦米说。他是一个真正的部落人民的祝福者。

监狱医生只说神父是普通的发烧和虚弱,而他实际上是在为生命挣扎。这显示了政府的疏忽态度。国家情报局委员会也有同样的态度,说斯瓦米主要是面临与老年有关的问题,他们安排了一个帮手,并为他提供营养食品。最后,他的病情恶化,由于帕金森病,他无法用颤抖的手指获取食物。政府不准备拨出一根稻草。许多知识分子、政治领袖和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基督教传教组织提出了许多要求,但印度政府充耳不闻。神父还因疝气接受了两次手术。他患有肺炎和一些因年老而产生的问题。5月30日,他被检测出冠状病毒呈阳性。他说:“我的朋友和祝福者可能会因为我在监狱里而感到难过。但我看到的是非常可怜的人,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监狱里呆了很长时间。没有人关心他们。”我党希望他的广大朋友能够宣誓,将他的理想发扬光大。

我党明确指出,他的死亡是一场有计划的谋杀,正如一些学者、爱国者、民主人士、权利活动家、反对党的政治领袖、贾坎德邦、喀拉拉邦和泰米尔纳德邦的首席部长以及比玛·科雷冈案中被告的家庭成员在过去3年中一直所说的那样。这无疑是国家情报局、国家人权委员会、人民党、中心和司法部门共同犯下的谋杀罪。

全国和全世界的基督教宗教组织都表示悲痛,谴责印度政府的态度。甚至国际上也对他的死亡表示严重震惊。他说,如果他死在医院或被软禁,政府会宣布他们做了所有需要的事情,但却无能为力。正如他所猜测的那样,印度外交部长立即作出回应,并发表报告说他的逮捕是合法的。

要求撤销比玛·科雷冈案并立即释放所有在该案中被逮捕和监禁的社会政治活动家的斗争应是对斯坦·斯瓦米神父的真正敬意。我党呼吁作家、艺术家、歌手、辩护律师、记者、民主人士和爱国者朝着打败婆罗门印度教势力的方向前进,这些势力是半殖民地半封建制度的基础,并正在维护它,它是世界人民的主要敌人,是帝国主义者继续剥削我国的最低公民权利、民主权利而带来的。

印共(毛)中央委员会
发言人 阿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