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印度革命和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真正朋友扬·默达尔同志致以红色敬礼!

印度共产党(毛主义)中央委员会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十七日

印度共产党(毛主义)中央委员会向印度革命、全世界被压迫人民的反帝国主义斗争和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真正朋友,受尊敬的作家,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扬·默达尔同志,致以谦卑的革命敬意。抱着对他的去世的深切悲痛向扬·默达尔的亲属朋友致以慰问。

默达尔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他的父亲贡纳尔·默达尔是社会学家和经济学家,他的母亲阿尔瓦·雷默是瑞典驻印度大使,他们因为经济学和裁军方面的工作而获得诺贝尔奖。扬异于他的父母的自由主义资产阶级立场,在他的童年在个人事务上开始了他自己的生活。他通过他的自传体书籍《一个不忠的欧洲人的自白》,公开否定欧洲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影响。

他不仅用人生观察工人阶级斗争和民族解放运动,而且也研究和发展了一种对其的马克思主义观点。他支持各种运动。他阅读马克思主义作为理论,并以其为实践的指南。他相信马克思主义理论和实践将把人民从剥削和压迫解放出来。他寻找世界各地的无产阶级斗争。他去到和遇到各国革命者并写下了运动的笔记。他写了一篇长文《忠诚的形象》,论述欧洲和第三世界国家的关系,这代表他的著名贡献之一。他发表在《每月评论》等杂志上的文章,说明了各革命的经验和莫达尔的工人阶级精神。

扬·默达尔到印度不止一次。他研究该国过去和现在的革命。他参观了1980年代特伦甘纳革命的地区。他写了文章《印度等着》,其中他写了卡因纳加尔和阿迪拉巴德(现特伦甘纳邦)正在进行的农民斗争。约三十年后,他于2010年来到印度会见印共(毛)的领导同志。他写了一本非常重要、刺激、令人鼓舞的书《红星照耀印度》,在其中他详述了他对印度革命运动和丹达卡冉亚处于萌芽形式的人民政治权力的观察。该书被翻译为若干印度和欧洲语言,在全世界革命的同情者中变得流行。这帮助我们党在意识形态上接触全球各地的毛主义党。

当他访问我们,我们党从他的对世界革命的广泛研究中学得许多。他十分谦卑,说:“我不给任何人建议”。他坚定地相信革命会胜利。他的观点是:“人民要革命,领导人民的党必须根据该国的具体条件决定战略战术,搞革命。这就是俄国做的。这就是中国做的。你们也要以相同方式去做。”他的目标是:“作为作家,解释人民的正义斗争。我的意图是告诉印度内外的人民该国的人民为什么、怎样搞革命……”

从该书中引用更多,“整个历史,不论何时统治者和被压迫者有冲突,被压迫者都被证明是对的。这在2010年的印度也是正确的……”“在贫苦人民擦出火花的情况下,红星正在照耀印度。我写我的经验、思想和主要提案,当我看到星光的时候。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扬将该书献给哈里·夏尔马(1934年-2010年),哈里·夏尔马为传播印度革命到全世界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印度中央政府努力阻止扬·默达尔到印度参加该书的发布会。他们尝试封锁他的护照。他们甚至尝试把错误的案件强加给他。但他坚定地站在他所相信的一方,给了这些恶行合适的回应。

扬·默达尔没有把自己限制于说和写。他作为作家宣传人民的斗争。他说话反对攻击性的绿色狩猎行动(被印度统治阶级发动来抑制印共(毛)和与跨国公司操作谅解备忘录)。他不为钱或名。一次,世界上受人尊敬的工人阶级知识分子表达了他的感受。他说:“我把我的书出版的版税和财产捐给我国的青年组织。现在我只在我的家乡布鲁姆的墓地拥有六尺地。”

扬写了三十本书。他参观了超过十二个国家。他对当前革命运动有巨大而衷心的希望。他从青年开始为支持世界上的革命而写作,他在九十三岁时扔下我们,仍梦想着未来的平等社会。

默达尔同志与他遇到的我们的几乎所有同志说话。当他在82岁的高龄来拜访我们,人民解放游击军的同志努力照顾他。他对在日常事务照顾他的同志们感到极度感谢。他们深情地记得他对他们的喜爱和关怀。他在他的书中写了他与人民解放游击军同志的对话,来自本地贡德部落的他们与他打招呼。他勤奋地分析该社会、党、和人民解放游击军的文化和人类关系方面。

在法西斯主义成为世界潮流的形势下,扬·默达尔的逝世是正在进行的打倒帝国主义斗争的巨大损失。他的写作、他的分析和他的精神将总是鼓舞革命的活动家和同情者。他的思想和实践对于一个希望改变社会的人是理想的,尤其是那些亲人民的知识分子。让我们全都接受他仇恨剥削者和爱人民(他们在人类社会发展道路上作出了杰出贡献)的精神。让我们推进扬·默达尔的贡献到印度和全世界的被压迫阶级的事业。让我们在他的记忆中保证,我们会斗争到所有工资奴役、帝国主义都消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实现为止。

印共(毛)中央委员会
发言人 阿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