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中央委员会成员烈士钦坦达同志致以红色敬礼!

印度共产党(毛主义)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

印共(毛)中央委员会成员纳伦德拉·辛(阿肖达,钦坦达[Ashoda, Chintanda])同志于2020年1月6日在一个小镇医院逝世。他长期患病,自2018年以来处于昏迷。享年74岁。他出生在比哈尔邦东坚巴兰(Champaran)县盖萨利(Kesaria)警局区一个村庄中的中等阶级家庭。他有一个姐姐。他在村子里接受了最初的教育。当他在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接受更高教育时,他的家庭搬到了德里。他以生活在比哈尔-尼泊尔的喜马拉雅山特莱的塔鲁族部落民的研究取得了博士学位。一生未婚。

在获得了高等学历后,他不希望担任任何工作。他为建立一个无剥削社会而为被压迫人民工作。在上学时,他被马克思列宁毛主义吸引,仔细研究了它。在结束学业之后,他开始在德里的工人中工作。他是德里总工会的创始人之一。他在这个旗帜下组织工人。在这期间,1998-1999年,他与毛主义共产主义中心(MCC)的成员取得联系。他开始作为毛共中心的活动家组织村庄中的农民。在他的研究中,他看到了塔鲁族和Uraon部落民、达利特人和西坚巴兰无地农民十分糟糕的状况,大受触动。众所周知,西坚巴兰的农民不仅面临着封建主义,还有土匪。这个地区的人们处在恐惧和绝望中。

他一到这个地区,就以“Jan Shiksha Kendr”(人民教育中心)的名义开办了四个学校,开始为达利特人和部落民中的孩子提供教育。除了正规教育,人民教育中心也进行有关社会变革的教育。一些学生成为了阶级斗争的一部分。

这时,革命工作正以建立根据地的前景而工作。他努力在这个地区的人民中建立革命运动。他发展了群众基础,建立了Krantikari Kisan Committee(革命农民委员会)和游击小队。在革命工作的初期,发生了一次事变。土匪袭击了邻近桑德布尔(Sundarpur)学校的少数民族的房子。男主人在袭击发生时外出工作,房子里只有两个女孩和她们的妈妈。土匪企图性侵犯她们。妇女看到土匪就哭喊起来。阿肖达同志一听到她们的哭喊就拿起棍子和学生及周围的一些农民到那里去。他呵斥土匪停手。在这种氛围中,红色战士和村民抵抗的强大声音让土匪感到恐惧。他连夜带着家人,在学校待了数天。这场事变成为了人民组织和斗争的转折点。西坚巴兰的丛林地区发展为了游击区。从地主那里夺取土地和武器,保护森林,驱逐了土匪。他们攻击警察和营地,也从他们那里夺取武器。人们制止了地主和政府砍伐森林,保护了它们。他们驱逐了匪帮。他们进行游击战,攻击不断袭击人民的警察和警察营地。

当毛共中心的北比哈尔委员会成立时,钦坦达同志成为了其中一份子。当3U(北比哈尔-北方邦-北安恰尔邦)特区委员会成立时,他被选为委员会成员。当印毛共中心(MCCI)和印共(马列)人民战争2004年合并成立印共(毛)时,他成为了统一的党的中央委员会成员,接着成为北方局一员。因损失北方局被解散,钦坦达同志仍是中央委员会成员,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钦坦达同志不仅是正规教育的好老师,也是马克思主义的好老师。他负责教育党的干部。他教导斗争地区的同志们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政治学。他的教育方法简单又自然。他用简单的方式解释复杂事物。他把马克思主义应用于实践,用眼前的例子解释它。他熟练掌握英语和印度语,也教授这两种语言的语法。

钦坦达同志在北比哈尔被捕三次,第一次时在2005年的北比哈尔,最后一次被捕是2010年的北方邦。他每次出狱后都立即被捕。他在根布尔的被捕是可怕的。他遭受了酷刑。这在生理和心理上损害了他。由于警察酷刑,他遭受了三次心理恐慌。2010年,他的一只耳朵失聪。他在监狱中感染了骨结核病。他患有类天疱疮、疝气和痔疮。2014年获释后,他不能担负政治重任。他渐渐对身心失去自理。警察的压榨和监狱损害了他的身体。他心理失衡。尽管接受了治疗,他还是无法康复,终于在2020年1月6日告别了世界。我们永远失去了他。

今天,钦坦达同志不在我们中间了。但是我们有他的记忆、理想和他的政治工作。他的牺牲、承诺和勇气继续鼓舞着我们所有人。他的记忆使我们感到强大。这就是他壮丽而不可磨灭的记忆。

在根布尔监狱获释后,他去了比哈尔邦-贾坎德邦边区。那里正与准军事部队进行遭遇战。他们开火和炮击,但是钦坦达同志既不害怕也不沮丧。他身体虚弱但是声音洪亮。他勇敢无畏地在战斗前进。他鼓舞人民解放游击军战士,攻击敌人。他喊道:“同志们!准军事部队不是狮子。人民解放游击军的战士勇士般的存在,万岁。朋友们,前进,把他们消灭干净。”人民解放游击军的年轻战士在这种鼓舞下迎击敌人,准军事部队不得不撤退。

钦坦达同志善于自我批评。当他知道自己错了时,他毫不犹豫地承认和纠正它。他在日常生活中遵守严格的纪律。他在狱中也是如此,直到失去知觉。心理恐慌剥夺了他不知疲倦地阅读、写作和演讲的能力。他善待同志们。

他一生的些许片段和教诲

(1)钦坦达同志出生和成长在剥削种姓,但站在了被压迫的工农与部落民、达利特人和落后的、劳苦的种姓的被压迫人民的利益一边。他把一生献给了革命。他丝毫没有压迫种姓的一丁点特征。他是具有优秀品格的共产党人。

(2)他有着印度知名教育机构的高等教育经历。他没有在任何大学的教职。但是他牺牲了便利的生活,成为了革命共产党人。他像无产者一样为无产阶级服务。他的牺牲和承诺是理想而值得称道的。

(3)他认为,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挡印度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完成。他坚定地站在武装斗争的舞台上,直到最后一刻。

(4)地位和金钱的诱惑是革命的敌人。他对它们有清醒认识。他舍弃了世袭财产,在党内和人民中像一个无产者一样生活。他把一生献给了他们。在困难中,他接近同志们,而不是家庭。他按照自己的条件和目标生活,从未向党外的任何人妥协。

(5)我们可能会死去,但世界将改变。革命并不必然在我们的一生时间里完成。但是我们有责任完成它,未来一代将做剩下的工作。他接受着这一点,并在一生中贯彻它。

(6)他实现了尼日利亚诗人和戏剧家博尔·绍延卡(Bole Shoyenka)所说的。在两年之后出狱时,绍延卡谈及狱中生活的影响:“入狱之前所相信的,在被释后仍相信。但是这信念将更强烈。”尽管有着三次被捕和酷刑,但他从未气馁、投降和害怕。他认为,党的秘密比生命更重要。没有一个邦报告因他而遭受损失。在每次获释后,他都带着坚定的决心成为阶级斗争和人民战争的一部分。

(7)他在一生中具有的特点,如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对革命和人民保持信心;坚定党的官方路线;强烈坚持阶级路线-群众路线和马列毛主义。

钦坦达同志是伟大的老师、人民演说家、有教养的学者和不倦的活动家。他的无产者特征使他成为了强大的共产党人和坚定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者。中央委员会含着热泪向我们的同志、战友和老师致敬。我们发誓要完成他的工作。我们呼吁革命的所有队伍,从钦坦达同志的一生和不倦工作中吸取教诲、进取心、决心和承诺。化他牺牲的悲痛为力量,化眼泪为怒火。让我们再次发誓,实现烈士的理想:

“同志,我们举着红旗前进
你的离去是我们悲痛,但我们继续前进。”

印共(毛)中央委员会
发言人 阿沛
2021年12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