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9日走上街头:支持印度人民战争!

二〇二二年七月二日

天下大乱。战争、破坏、压迫和剥削的帝国主义能手在所有的大陆释放了针对世界人民的嗜血袭击。混乱、痛苦和饥荒的痕迹随处可见。正在也门进行的种族灭绝,抹去巴勒斯坦的不断尝试,针对土耳其、秘鲁、菲律宾和其他人民的反动战争,未被承认却真实存在的针对如巴西、墨西哥等国人民的反动战争,战争在世界更多的地方激烈进行。这些吸血鬼,帝国主义者及其朋党,也在各自国家加紧扼住群众的脖颈,同时打磨挥向对方的屠刀,从而用武力决定美帝国主义者是继续待在领先位置,还是其他强盗中的某一个打倒他们。但是,有压迫就有反抗,人民寻求并找到了反击的方式。英勇的世界人民用在漫长的战争中打败有史以来最致命的战争机器美国及其盟友,一再展示出被压迫人民 只要坚持武装斗争和自力更生,就能取得胜利——即使民族抵抗的领导者打着反动旗帜。然而,这种胜利不能真正把人民从帝国主义的锁链下解放出来,而是很快就会失去得到的东西——只是因为领导者打着反动旗帜。这个过程一次次地发生,人民斗争并获胜,却被假领导者背叛。在这个意义上——帝国主义的攻击和人民的斗争与抵抗——提出了真正为人民服务的正确领导的问题,变成了关键问题,在这个背景下,所有被压迫者和被剥削者都应把目光转向印度。

印度人民战争展现了要走的道路

印度共产党(毛主义)已经建立了强大的人民军队,人民解放游击军(PLGA),它保卫着工人、农民和人民其他部分的利益,站在为官僚资产阶级、地主和外国帝国主义利益服务的反动印度国家的对立面。人民解放游击军动员群众斗争,组织他们用 手中的枪杆子战斗,破坏反动国家,建立为印度人民服务和没有吸血鬼的新国家。今天,在印度广阔农村的不同地方,革命人民委员会建立起来。这些人民委员会把土地分配给了耕种者,废除了所有反动法律,猛烈反对对妇女的压迫,群众自己当家做主。新社会正在旧社会中诞生。这些革命人民委员会现在治下有数以百万计的人,处在一个制度下,成为了印度革命欣欣向荣的支持性根据地。人民战争历经曲折,沿着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向着在世界第二大人口国家夺取政权的方向前进。真正的共产党领导的这个艰苦而漫长的斗争是所有想要目睹帝国主义噩梦终结、努力建设一个没有压迫和剥削的社会的人的强大的希望灯塔和鼓舞。

打倒反人民的战争

旧印度国家是为人民敌人服务的官僚-军事机器,用尽一切手段要把群众斗争溺死在血泊中。无 论统治阶级中的哪个派别掌权,他们既不能也没有其他道路,只能进行针对广泛的人民运动进步潮流及其先锋——具体由印共(毛)领导的革命运动的反革命战争行动。莫迪为首的臭名昭著的种族灭绝政权因其对印度穆斯林的恶毒罪行和猖獗的厌女症等事情而在世界上声名狼藉,当然在这个肮脏交易的背后也不甘落后。它们根据帝国主义的“低烈度冲突”概念开展了“绿色狩猎行动”、“萨马丹”、“普拉哈尔”等反动运动。“低烈度冲突”不仅包括军事措施(种族灭绝和直接镇压),也包括了“社会”部分(旧秩序的武装保卫者的“救济和援助”,即把群众的饥饿和苦难当做武器)和心理战(散播骗局、谎言和恐惧)。莫迪政权使用所有这些“策略”,同时推动最沙文主义的婆罗门印度教社群主义。它们在病态的努力中动用印度陆军和空军对付人民。最近一个背信弃义的例子是恰蒂斯加尔邦4 月15日针对群众的大规模空袭,使用了五十多架无人机。人民敌人的所有这些进攻只表明了他们对人民战争束手无策,确定无疑的只会是越来越多人加入革命队伍成为战士,给他们带来苦涩的收获。

迈向建立反帝国主义阵线

必须支持印共(毛)领导的革命力量的英勇斗争,必须把人民战争的信息传播给所有的进步力量和世界普遍舆论。这项任务是任何因之而起的反帝国主义运动的核心部分。必须坚定地高举印度革命的旗帜,把它作为反对帝国主义及其朋党的战斗口号。必须谴责旧国家和领导它的政权的种族灭绝本性。必须用实际团结与针对人民运动、少数民族、“达利特人”和被压迫群众其他部分的镇压和迫害战斗。必须反对镇压基本民主权利,如言论自由。必须加强与成千上万政治犯的团结,那些希望成为人权捍卫者的人决不能忽视著名进步知 识分子如诗人瓦拉瓦拉·拉奥和G.N.赛巴巴教授等人的案例。真正的国际主义意味着革命斗争道义、政治和物质、实践的支持。任何其他为小利而利用这场斗争的行径只能是借此为自己谋私利[1]。在这个意义上,作为向建设反帝战线迈出一些初步步骤的一部分,我们呼吁印度革命的所有朋友在今年7月9日开展支持印度人民战争的国际联合行动日。让我们走上街头,用声势浩大而有力的行动把希望和喜悦带给人民,把恐惧和绝望带给帝国主义辩护士!

印度人民战争万岁!
打倒帝国主义!
无产阶级和世界人民,联合起来!

签署:

巴西:保卫人民权利革命阵线
土耳其:AGEB(欧洲移民工人联盟)
秘鲁:秘鲁人民运动
厄瓜多尔:保卫人民斗争阵线
墨西哥:红太阳人民潮流
哥伦比亚:革命反帝国主义阵线
德国:反帝国主义侵略联盟(汉堡)和红色妇女委员会
奥地利:支持印度人民战争委员会
西班牙:无产阶级国际主义集体
芬兰:反帝国主义联盟
挪威:红色阵线
丹麦:反帝国主义集体
法国:新巴西委员会

[1]原文为“trafficking”,意为买卖、交易。在此指利用支持人民战争的倡议、行动为自己谋取私利、造势。——译者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