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革命的战略与策略 11

印度共产党(毛主义)中央委员会(临时)
二〇〇四年九月二十一日

第十一章 统一战线与基本群众中的工作

我们实现四个阶级——工人阶级、农民、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的革命或战略统一战线,使它成为推进武装斗争的有效工具的具体策略是什么?

首先,我们应集中组织这些阶级的群众进入我们党领导的革命群众组织、人民军队和民兵、各民族革命组织、反帝阵线等。在组织这些阶级,领导他们的斗争,并将其转变为夺取国家政权的武装斗争的过程中,革命统一战线形成具体的形式。这个统一战线的核心是以工农团结为基础的这四个阶级的联盟,采取的是党的领导下的各级革民委的形式。

党、人民军队、革命群众组织、民族组织拥有新民主主义纲领。其他众多支持新民主主义纲领的革命小资产阶级组织将是这条新民主主义阵线的一部分。尽管全印新民主主义阵线的形成需要一支相对强大的人民军队、一个有着全国政治影响力的强大的党、一个拥有各级人民政权机关的相当广泛的武装斗争地区,但我们应当依靠我们党、军队、革命群众组织和我们武装斗争的范围与深度,力争在村、地方、区域和邦/特区/特别地方形成革命统一战线。我们应该根据工作计划,往武装斗争地区中和周围的城镇派遣一些主观力量,以建立统一战线。尽管全印新民主主义阵线的形成需要花费时间,但我们仍可以以反帝国主义和反封建为准则,在革命斗争支持的基础上形成这条统一战线的雏形。

当我们说统一战线是推进武装斗争的工具(反之亦然)时是什么意思?首先,革命统一战线为了夺取国家政权而在政治上动员群众。无论哪里,新民主主义人民政权机关采取的形式都是这条革命统一战线的具体形式。这些机关不只是政权机关,而且是群众武装起义的机关。它们是“群众革命斗争、群众政治行动和群众起义的最有力的机关”。(我们的翻译)它们在政治上唤醒群众、武装群众、领导群众保卫获得的政权权力和政治成果。作为新民主主义政权机关,革命统一战线在哪里得到了具体体现,劳苦群众的大军就在哪里崛起,人民民兵就在哪里建立。由此,党领导的群众武装斗争就在质上达到了新的阶段。反之,武装斗争进一步巩固了革命统一战线。

甚至在人民政权机关没有真正意义建立的地方,但革命统一战线自身是替代性的临时革命政府,它就有利于群众的政治觉醒和武装斗争的推进。

因为它们是最民主的机关,它们也是最权威的群众组织,所以它们有利于群众最大限度地参与到建立新的社会秩序的斗争中去,使群众在摧毁旧秩序的斗争中充分发挥革命能量、主动性和创造能力。

我们当前的统一战线策略应以事实为基础:人民中的很大一部分属于这四个阶级;革命统一战线的这个部分现在处在买办-封建政党、修正主义政党和各种色调的改良主义与小资产阶级组织的影响之下。有组织工人的大多数处在属于统治阶级政党和其他修正主义政党的各种工会中;农民、青年、学生、雇工、妇女等也被组织进上述政党的分支协会和联合会中或受到他们影响。革命党应通过提出他们某个群体的要求、提高他们的政治意识、消除他们对这些政党可能有的幻想(在政治上揭露这些政党)、群众的思想-政治教育,来实现对这些群体的领导。为了实现这一点,我们应主要集中精力从下面建设统一战线。

为了召集随着这些人、所有这些群体加入持久人民战争,加入革命统一战线,工人阶级的党必须在各级以不同的阶级力量和不同的目标,建立数种类型的策略统一战线。但是我们必须发展这些斗争,使之服从于我们的主要目的和目标。

此外,如果革命运动获得了足够的力量,如果有机会利用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来推动人民战争的发展,也应该利用它们。但是,我们必须警惕属于统治阶级政党的臭名昭著的反人民分子渗透到这类统一战线的活动中。本文件在战略部分提到的建立统一战线的原则,应作为与各政党就问题建立策略统一战线的指导方针。

无论哪一级,我们与属于反帝反封建阶级的各种组织的联合行动形式的策略联盟或统一战线都应服从建立战略统一战线的目标,即新民主主义阵线。我们在统一战线中活动的方向应是在我们的新民主主义纲领的基础上,联合这些阶级来加速这个过程。所有这些活动应为进一步加强和扩大我们的武装斗争服务。任何不能为人民战争事业服务的联合行动或策略联盟都是无用功。我们在各种革命的群众阵线、民族组织,其他革命的和小资产阶级的组织等等中的是所有工作都只应从这个角度评估。

我们必须始终牢记,无论何种形式的统一战线活动都是吸引群众参加斗争和鼓励与削弱敌对阶级的方法。共产国际确定统一战线策略是吸引群众加入革命斗争的列宁主义方法,是与群众建立更密切联系的方法。我们必须找到和推进从群众必不可缺的要求中、从特定发展阶级他们的战斗能力中提出的斗争口号和形式。同时,共产党人决不能为了某个时刻而放弃他们自身的独立自主性和群众的教育、组织和动员工作。但是为了确保劳苦群众找到行动联合的道路,有必要同时争取短期协议和长期协议,规定与各色工会、其他劳动人民组织的反对无产阶级的阶级敌人的联合行动。所有这些的主要重点必须放在当地发展群众行动(通过地方协议由当地组织开展)。同时,无论身处何时何地,我们也绝不能遗漏利用统一战线的策略,它有利于使广大群众参与群众行动和群众的政治化。

被压迫群众和各阶层应根据他们在基层(即村庄、工厂、贫民窟[basti]、学院等)的各自要求,通过各种论坛形式联合起来,如联合行动或人民行动论坛、罢工委员会、斗争委员会等。我们应该从最基层努力动员能和我们在各种问题上联合的所有人民——包括各政党和组织的人——来建立统一战线。只要建立上述此类论坛,党甚至在严厉的镇压环境中,也能够在局部或阶层要求上联合人们,发动斗争和鼓动。我们能够与各种组织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上采取协调行动:单个企业或整个行业中工人的经济要求;农业工人的工资要求;农民农产品的有利价格和反对放贷者-交易商联合的剥削;保卫达利特人、部落民、妇女的利益;为政治犯和他们的家人提供援助;在斗争中反对社会反动派和法西斯的攻击;在地方、地区、全国和国际上协调行动,开展群众政治行动和许多此类问题。

我们能够将这些人民的各类斗争置于革命政治的影响之下,带入革命组织,能够在通过此类论坛发起斗争的过程中扩大党组织。

依靠革命运动的发展,依靠主观力量的加强和能在他们各自问题上联合起来的阶级、党派和机构的立场,我们也能够在更高层建立此类联合行动论坛。此类统一战线能够通过代表着各阶级的各政党、团体和机构间的协议出现。但是,如果在最低革命基础和方向上形成一个全国或全邦的联合行动论坛,那它将是相对稳定的,可以运作相当长时期。我们也应尝试在更低的层次上建立相应的联合论坛。

我们也应在更高层次上形成平台,来从事一般的民主问题,发起反对帝国主义剥削、统治和国家(state)的反人民政策及其镇压措施的战斗性的群众运动。我们也应建立支持农民的反帝国主义、反封建主义、反国家(state)斗争的团结运动。

在多民族的印度,各民族长期以来进行着争取自决权的武装斗争,党必须特别注意与他们建立统一战线。无产阶级政党必须支持他们在争取自决权、反对印度统治阶级及其国家的战斗中的正义要求。无产阶级政党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就是动员人民支持这些斗争,与这些民族形成联合,同时,根据党的纲领,组织群众,吸引这些群众作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一部分。无产阶级与反对共同的敌人(即帝国主义、买办官僚资产阶级和封建主义)的斗争的各民族间强大的统一战线将使他们能够共同制定策略,打败敌人的策略。

无论使用什么策略(依形势和我们相对于运动的力量而定),都必须在每一场民族运动中采取无产阶级的立场,寻求用一致的反帝国主义、反封建主义观点影响它。在形成与斗争的各民族的统一战线的时候,无产阶级政党必须努力建立对统一战线的领导。在建立这样一个统一战线和反对共同敌人的联合斗争中,这条战线中的一些盟友可能会接受新民主主义纲领,转变为我们的战略盟友。但它不是与这些斗争形成统一战线所需要的前提条件。不应以建立无产阶级对统一战线领导的名义而采取宗派主义,破坏统一战线。同时,我们应当谨慎,我们不能做小资产阶级或统治阶级分子的尾巴。他们正参加(或领导)各民族运动。我们必须用我们自己的独立纲领参加统一战线。

无论各层次建立的这些策略统一战线的性质如何,他们必须为孤立我们的革命目标、推进人民战争、建立和加强战略统一战线服务。战略统一战线是建立新民主主义体制所必需的。

群众组织与群众运动

群众组织是任何革命取得胜利所绝对必不可少的。建立群众组织的首要目标是为革命组织群众。不动员群众参加众多的斗争,在这些斗争的过程中提高他们的政治意识,他们就不能意识到推翻剥削阶级国家政权的需要,他们就不能获得必要的意识和集体意愿,来推翻压迫性国家机器,更不用说,党就不能领导群众取得革命胜利。为此,完全有必要与修正主义领导的群众运动和群众组织划清界线。在印度的特殊条件下,我们的群众运动和群众组织的方向将根据持久人民战争的战略确定。

为了使群众意识到推翻国家机器的需要和理解党的呼吁与口号,必须用他们自己的日常生活经历——通过组织他们和参加战斗性的群众斗争而得到的经验来说服他们。因此,群众组织是说服他们和给他们灌输信心的强大武器。我们所要灌输的信心是,他们能够通过集体组织和行动把自己从压迫和剥削中解放出来。

当然,这并不暗示着群众将自发地获得推翻国家机器,建立新民主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必需的政治意识。正如列宁同志一再警告的,这种意识应从外部灌输给劳苦群众;他们不能在他们经济的或部分的要求的斗争中获得这种意识。因此,群众组合中的党的最重要的任务之一是在政治上唤醒群众,把用武装的方式夺取政权的革命政治灌输给群众。群众能够理解党的政策,在执行它们的日常斗争过程中把它们变为他们自己的政策。

根据我们国家不同地区的不同情况,组织形式和斗争形式也有所不同。此外,同一地区、邦或者全国的情况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不断变化的,因此,要突出相应变化在组织形式和斗争形式上的需要。这是每个地区或邦在特定时期制定恰当的策略时应考虑的最重要的特征。除非我们在斗争形势和组织形式上采取辩证的方法,否则我们必然无法建立有效的群众运动和强大的群众运动。

群众斗争与武装斗争的关系

我们虽然认识到群众组织和群众斗争的重要性,但必须牢记,革命在整体上是反对国家的战争或武装斗争。战争是斗争的主要形式,而军队是组织的主要形式。

毛泽东同志已经指出:

“……主要的斗争形式是战争,而主要的组织形式是军队。其他一切,例如民众的组织和民众的斗争等等,都是非常重要的,都是一定不可少,一定不可忽视,但都是为着战争的。在战争爆发以前的一切组织和斗争,是为了准备战争的……在战争爆发以后的一切组织和斗争,则是直接或间接地配合战争的。”

这是一个极端重要的表述,我们党也把它作为印度革命的指导方针。无论印度与革命前的中国的客观情况是如何的不同,关于群众斗争与武装斗争的关系的根本原则仍是相同的:一旦人民的武装部队与敌人的部队爆发战争,那么群众组织和群众斗争应为战争服务,或者应该向着准备战争的方向前进。

这意味着从一开始,我们建立群众组织和群众斗争的方向、观点和方法就应该是直接或间接地为战争服务。没有这样的观点而建立的群众组织是不适合发展革命的。在这里,把群众组织和群众斗争逐步变为武装斗争的思想是错误的思想。

如果我们丢失了这个方向,那么我们的群众组织和群众斗争将陷入经济主义和合法主义的困境,我们将不能为夺取政权准备群众。右倾机会主义和修正主义的根源就在于此。

在群众组织和群众斗争为武装斗争和战争服务的同时,战争也帮助群众斗争进一步发展。这就是群众斗争与武装斗争辩证的相互关系。正如毛泽东同志指出的:“着重武装斗争,不是说可以放弃其他形式的斗争;相反,没有武装斗争以外的其他形式的斗争相配合,武装斗争就不能取得胜利。”

没有其他形式的斗争配合,武装斗争不能取得胜利。这里也有着忘记这个真理的倾向。“左”倾冒险主义和宗派主义的一个根源就在于此。这就等于把群众抛在后面,只与先进部分走在前头。因此,我们要牢记这个要点,没有这里面的任何一个,我们就不能实现革命胜利;武装斗争和其他形式的斗争都是不可缺少的,但是主要的和决定性的形式是武装斗争。

群众组织和群众斗争的形式要随着武装斗争的发展不断变化。武装斗争中的每一个进步都会帮助群众组织扩大和加深它们的基础,进一步推进群众运动。反之,群众运动的每一个进步,特别是政治动员或唤醒群众大胆反对我们革命的主要敌人,都将为武装斗争的加深和扩大做出贡献。我们党的经验无疑证实了这一点。

当我们组织第一个群众斗争时,我们只能动员数百人,到后边最多数千人。但是,随着人民战争政治的散播和我们的武装力量的壮大,尽管有着敌人的严酷镇压,但是人民对党和革命更有信心,开始参加众多的斗争,当党和群众组织发出号召,甚至当后者处于地下时,群众汇成数十万人的示威和集会。此类对革命支持的大规模表现和群众战斗性斗争的突飞猛进,是由于人民战争的发展和人民武装力量的壮大。我们的武装部队面对国家和封建势力的反动猛攻时的能力,是提高群众士气和向他们灌输对人民战争政治的信心的重要因素。

通过我们群众组织的努力,群众在政治上觉醒,反过来,觉醒的群众又成为招募入党和革命运动的主要来源。让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武装斗争中来成为可能。因此,我们必须教育党的队伍,反对国家的武装斗争的加剧,直接关系到群众动员和群众斗争的进一步加强;这种群众动员,反过来又要为党和人民军队提高干部和士兵,让更多的人参加武装斗争。

从广义上讲,群众组织根据其性质和功能可以分为三种类型:

(一)地下革命群众组织:第一类群众组织严格处于地下,在群众中间宣传党的革命路线,为武装斗争唤醒他们。它们公开呼吁群众参加人民战争,宣传党在特定时间制定的中心任务,秘密地组织群众参加斗争,作为基础为党和人民战争招募成员直接服务。这些组织是秘密建立的,实施秘密地宣传。这类群众组织的例子是共产主义学生-青年联盟、武装的文化组织、赤卫队组织等等。

(二)公开或半公开革命群众组织:第二类群众组织是公开或半公开革命群众组织。它们公开宣传新民主主义革命政治,为武装斗争准备人员。这些组织利用可利用的合法机会,公开进行革命宣传和鼓动,努力尽可能广泛地动员反帝国主义-反封建力量。为了公开进行革命宣传和鼓动,可以建立革命妇女组织、革命学生与青年组织、革命艺术与文化协会、革命作家协会、各阶层的新民主主义协会等。

(三)不与党直接联系的群众组织:这些群众组织不直接与党发生联系,以某种形式在有限的纲领下工作。它们属于第三类。它们是是有着广泛基础的组织,努力在共同纲领的基础上团结非党力量。它们可能公开接受反帝国主义、反封建纲领,或者以更有限的纲领工作。这些组织在极端国家镇压的条件下不可缺少的,在那里,公开革命群众组织的机会及其狭小。它们也可能在正常的条件下形成,作为直接为武装斗争服务的革命群众组织的补充。尽管我们总体上基于上述认识开展我们的工作,但是由于缺乏对上述内容更深的理解,特别是缺乏具体应用,我们仍有着许多的缺点。第三类群众组织可以进一步细分为三种广泛的类别:(1)微小工作;(2)党建掩护组织;和(3)合法民主组织:

(1)微小工作:在这里,党通过大量传统的群众组织在农村和城市地区的运作来工作。这些组织是群众为了他们的阶层的利益或满足他们的需要的战斗而公开设立的组织。党通过它的成员或其他活动家,渗透到此类组织中,而不暴露与党的任何联系。通过该组织中的活动家,群众在为他们的阶层的利益而被动员起来的时候,也试图吸引他们加入革命。这种组织方式如果得到恰当地运用,能为长期的掩护工作提供最好的机会。因此,它在严重镇压地区不可缺少。最好的组织是那些更为注重斗争的组织,如工会、棚户区(贫民窟)和其他地方的组织、青年组织、失业者组织、学生协会和学生会、妇女组织、远距离通勤者协会等。此外,还有福利取向的组织、以社区为基础的组织或互助组织,如工人合作社,文化组织,运动俱乐部和体育馆,图书馆,bhajan mandals,非政府福祉组织,妇女福祉组织,被压迫种姓、民族和少数群体福祉组织等。

(2)掩护组织:在我们的群众组织无法公开工作的地区,掩护组织是不可缺少的。根据需要,我们也可能在其他地区建立掩护组织。建立掩护组织的目的是保存我们的力量,不暴露给敌人,同时进行公开的群众工作。我们必须牢记,掩护组织不能取代合法或地下群众组织。我们必须在掩护组织中建立党小组,指导它们。

(3)合法民主组织:这些组织是在涵盖了反帝国主义、反封建主义纲领的某些或全部方面的明确的政治基础上成立的,是宽泛属于合法框架内的斗争形式。这些组织为党政治动员广大群众的尝试服务。合法民主组织的范围非常广泛,可以延伸到反对镇压、全球化、印度教势力的广泛联合和联盟,直到包括所有打着反资本主义或人民斗争旗帜的团体。这类组织可以在各级——城镇级、县级、邦级、地区级、全印或者甚至是国际上——形成。

我们在群众战线上的工作可能出现集中错误倾向,如组织的合法倾向和只建立合法类型的组织、忽视半合法和地下组织,从而把我们的力量暴露给敌人;经济主义的倾向,只或主要满足群众的部分要求或经济要求,忽视了政治动员群众反对国家或统治阶级的各项政策这个最重要的方面;自发倾向,片面强调群众斗争而忽略了巩固;主观主义,机械地将某个地区的斗争形式和组织形式照搬到另一个地区,而不考虑具体条件;而最要警惕的错误倾向是不以为武装斗争服务为方向而进行群众工作。

因此,最重要的必须是就在建立群众组织和群众运动过程中过程中,出现的上述非无产阶级倾向的危险性教育党的队伍,必须时刻用为武装斗争服务的正确方向指导全党。群众组织的领导层必须始终坚持夺取政权政治挂帅,制定适当的政治口号,将群众团结在这些口号周围,从而把广大群众带入这些政治。必须注意用各种方式——公开的、半公开的、秘密的——进行革命政治的广泛政治宣传,集中政治揭露统治阶级的政策,议会与政府的反人民性质,对妇女、达利特人和部落民的攻击;对宗教少数群体的迫害;对各民族权利的压迫和镇压;和剥削社会体制的害处。只要在恰当的时间提出正确的具体口号,发展斗争形式和组织形式,以正确的方向去解决这类问题,就有可能团结广大群众。

我们必须牢记列宁主义的策略原则:“要把这样一种斗争形式和组织形式提到第一位,这种形式最适合于当时运动的来潮或退潮的条件,能够促进和保证把群众引到革命阵地上,把千百万群众引到革命战线上,把群众配置在革命战线上。”

当然,在将这些原则应用到实践当中的同时,我们必须牢记我们革命的具体条件和特殊战略,我们也必须意识到从我们特殊战略(即持久人民战争)看,各种斗争形式和组织形式的差异。

在上述讨论的背景下,我们必须分配一些有能力的和有经验的职业革命家和组织者,到合法民主组织、掩护组织和为微小工作工作。从从长远看,没有此类有能力的组织者,就不能在这些组织中工作而不暴露。我们的组织者可能属于党的一些级别的委员会。但是,在这些组织中公开工作的同时,他们不应因任何方式而被认出与我们党联系起来。一旦他们暴露给敌人,他们必须立刻进入地下或转移到别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