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反修正主义斗争,就不可能向革命前进哪怕一步

《人民进行曲》
二〇〇六年

第七卷第7期,2006年8月-9月-10月

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1956年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出现和反对它的激烈斗争的历史至今已经50年。但是,修正主义仍是当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主要危险。因此,在理论、政治、意识形态和方法论领域,主要任务必须是发起反对修正主义的各种表现的斗争,一步步划清马克思主义与修正主义之间的界线。国际共产主义运动150年的历史,特别是巴黎公社、俄国革命和中国革命的历史,已经教给我们:不发起一场反对修正主义的毫不妥协的斗争,我们就不能向革命前进哪怕一步,这是一个普遍真理。

事实上,随着马克思主义的诞生,修正主义、修正主义思想、修正主义方法就作为一种相反理论存在。在伟大的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时代,他们已经与蒲鲁东主义、巴枯宁主义,还有黑格尔的唯心主义进行斗争并击败了它们。正是伯恩斯坦在大声疾呼中修正了马克思主义,他提出的意识形态被称为修正主义。事实上,在政治领域,修正主义已经贬低了马克思主义的根本基础,即阶级斗争和用阶级斗争与无产阶级专政的建立摧毁资本主义,从而建立社会主义。

当然,修正主义是一种国际现象。修正主义的本质表现可以总结为一句话——“当前的斗争就是一切,最终目标什么也不是。”

列宁同志说:“19世纪末革命马克思主义对修正主义的思想斗争,只是不顾小市民的种种动摇和弱点而向着本阶级事业的完全胜利迈进的无产阶级所进行的伟大革命战斗的序幕。”(《马克思主义与修正主义》)1917年,在伟大的列宁的领导下,伟大的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获得了胜利,马克思主义的根基得到了加强。因为,在这之前,马克思主义只是存在于书本之上,现在,它成为了活生生的现实。俄国革命从世界的一角摧毁了资本帝国主义体系,诞生了社会主义社会,这是马克思主义基本概念的新的工农统治制度。

在俄国革命的过程中,在每一个阶段,列宁同志不得不与国际和国内的修正主义进行激烈的斗争——从普列汉诺夫、考茨基到全体孟什维克,包括马尔托夫和托洛茨基,击败了所有这些修正主义的和反革命的思想。只有这样俄国革命才能取得成功。

列宁同志分析和描述了资本主义最高阶段的帝国主义,分析和描述了帝国主义阶段资本主义矛盾激化和日益觉醒下革命的当前可能。列宁同志经常把帝国主义阶段确定为革命的前夕。在帝国主义问题和帝国主义战争的形势上,无产阶级及其共产党应承担责任是什么——列宁同志和斯大林同志不得不进行反对像第二国家的伯恩施坦和考茨基这样殷切的修正主义领导人,以及俄国共产党自身内部的修正主义者的激烈斗争。为了反对叛徒考茨基的思想——保卫帝国主义战争时期的祖国,列宁提出了新的思想——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内战;这意味着无产阶级政党在各自代表的国家内为革命的胜利而战。通过建立这种观点,列宁同志在战争期间承担起了共产党人的真正责任,摧毁了考茨基的修正主义理论。最后,在这些思想的延续下,通过挫败修正主义者的所有阴谋,伟大的列宁和斯大林领导下的伟大的俄国革命取得了胜利。在这个过程中,马克思主义达到了它的第二个发展阶段:列宁主义。在帝国主义阶段,理论要更锋利,在俄国革命的后续进程中,通过反对修正主义的激烈斗争,将阶级斗争作为基础,通过推进阶级斗争,通过将马克思主义发展到列宁主义阶段,实现了这一点。

在列宁逝世后,在苏维埃俄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发展过程中,在每一步中,斯大林同志不得不进行激烈的斗争,反对修正主义者和阴谋家。为了进一步推进社会主义工作和社会主义建设,加强无产阶级专政,斯大林不得不在每一步上与反动的阴谋家和修正主义者进行战斗,尤其是与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布哈林等修正主义阴谋家进行战斗,必须与他们进行斗争。

1953年,伟大的斯大林逝世了。只是在那之后,在党内长期沉默的赫鲁晓夫才以真实面目出现在现场。1956年,在二十大上,赫鲁晓夫提出了“和平过渡”、“和平竞争”、“和平共处”的理论;随后提出了“全民国家”理论,赫鲁晓夫修正主义作为一种缜密的路线出现了。赫鲁晓夫的这种修正主义被确定为旧时修正主义位置上的现代修正主义。这里有两个基本原因:

(1)早期修正主义和修正主义者并没有掌握国家权力。因此使用和滥用国家权力的问题就不存在。早期修正主义基本上是在思想领域发挥着反革命的作用。

(2)赫鲁晓夫修正主义是在斯大林同志逝世之后出现的,是在篡夺了最强大的社会主义社会和与之相关的国家权力后出现的,这个社会主义社会是伟大的列宁和斯大林的领导下的无产阶级形成的。因此,由于赫鲁晓夫修正主义控制着国家,修正主义者利用国家权力,执行用和平方式(战略原则)向社会主义过渡的反革命理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基本上,由于这两个原因,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被认定为现代修正主义。

在赫鲁晓夫出现之后,世界各国共产党内部出现了大量的分裂。尤其是通过运用向社会主义和平过渡的理论,并将此作为战略,修正主义党及其领导人采取了参加选举的纲领,并将此作为主要纲领。他们组织的人民运动和人民组织的唯一目标被限制在为进入议会会议准备议员和部长。

自1952年以来,背叛了伟大的特伦甘纳斗争的未分裂印度共产党领导层开始参加选举,并将此作为他们的唯一任务。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给了这条路线国际认可,这使得他们进一步走向毁灭。

不管怎样,赫鲁晓夫修正主义与帝国主义,尤其是与美帝国主义勾结和密谋,篡夺了苏联的国家权力,在社会主义的外衣下滥用国家权力,加强进攻。它的代理人各修正主义政党及其领导人接纳了更具腐蚀性的修正主义原则,成为了“向社会主义和平过渡”路线的追随者。口头上的社会主义和心中的帝国主义是新的赫鲁晓夫国家的本质,通过运用国家权力,俄国第一次变为了社会帝国主义或社会法西斯主义政权,之后成为了一个超级大国。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在斯大林同志的领导下,苏联红军打败和粉碎了法西斯希特勒的纳粹势力,保障了历史性的胜利,社会主义阵营出现了。在之后的1949年,伟大的毛同志领导的另一场革命震撼了世界——中国革命通过持久人民战争获得了胜利。毛同志提出的持久人民战争路线成为了亚非拉人民解放的唯一正确路线。为了建立这一路线,毛同志不得不在中国共产党内以及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进行反对如陈独秀、李立三、王明等的右倾和“左”倾修正主义的激烈斗争,中国革命只有经过此类斗争才取得了胜利。毛同志高举着反修正主义斗争的旗帜。

在赫鲁晓夫修正主义出现以后,毛同志就发起了反对赫鲁晓夫修正主义和现代修正主义的理论和思想斗争,这就是著名的“大论战”。尽管自马克思主义诞生以来,这些对立观点,即修正主义与马克思主义间的斗争就不断地一直在进行,但是反对你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大辩论”形式的斗争比之前的斗争更加激烈,它证明果断的辩论能与修正主义划下清晰的界线。

这场大论战的结果是,马克思主义与修正主义间的激烈斗争(中心点是武装斗争路线与议会道路路线)开始了,在斗争的过程中,真假共产主义者阵营的两极分化产生了。毛同志领导的真共产主义者的阵营得到了加强,反对修正主义的斗争变得更为激烈。结果,一些亚非拉国家正在进行的武装革命变得更加有效。

之后,在毛同志领导下,中国内部发起了反对走资派路线和中国的赫鲁晓夫刘少奇及其同伙的复杂而激烈的斗争。刘少奇一伙拒绝无产阶级专政和阶级斗争,想复辟资本主义。这就是众所周知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毛同志经过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经过积极参与国际阶级斗争(如大论战),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不同部分发挥了前所未有的作用,将马克思列宁主义发展到了它的质的和第三个发展阶段。我们可以在毛泽东思想(现在的毛主义)的形式中看到这一点。

同一时期,印度未分裂的共产党内部也进行着激烈的辩论。特别是1962年反动印度政府侵略当时的社会主义中国的事件之后,党内斗争更加严重和激烈。由于大辩论、震撼世界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伟大的纳萨尔巴里起义的雷鸣般冲击,修正主义阵营和共产主义革命阵营在印度划清界线。

但是斯大林死后,叛徒赫鲁晓夫篡夺了党和国家政权,用资产阶级专政代替了无产阶级专政——在伟大的列宁和斯大林领导下建立的第一个社会主义祖国瓦解了。之后,在毛同志时候不久,华邓集团将四名革命同志认定为“四人帮”,用反革命军事政变改变了社会主义中国的颜色,也在中国用资产阶级专政代替了无产阶级专政。这是伟大的毛同志领导的中共建立的强大的社会主义堡垒的陷落。当今世界没有一个国家的社会制度是社会主义。党内伪装的修正主义者和反动分子篡夺党和国家政权是无产阶级和社会主义失败(即使是暂时的)的根本原因。

由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这些负面事件,修正主义,修正主义的思想、方法论和手段找到了机会抬起了头,再次冲击。特别是邓小平集团改变了社会主义中国的颜色之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不得不再次经历分裂,所以运动面临着严重的挫折。

但是,因修正主义而造成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这次挫折再次证明它不是绝对的,如果从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看,而是相对的。因此。如果我们坚定的信赖辩证唯物主义规律,根据当前的客观形势进行实践,坚定不移地站在武装斗争和持久人民战争路线上,对工农和劳动群众充满信心,在我们的每一个任务中都包含他们,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将这次挫折变为进步,从而击退增强的修正主义传播,我们就能再次是马克思主义像以往一样强大。世界上的任何事物都遵循对立统一的规律,斗争的一面是绝对的、永恒的,而统一的一面是暂时的、相对的。因此,通过斗争变坏为好,变不利为有利,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

修正主义是主要的危险,许多人只是在口头上接受了,但在实践中去不实行它。在实践的过程中,因为修正主义是主要危险,所以我们就有必要在实践和手段领域与修正主义方法论和手段划清界线。如果我们不这么做,那么反修正主义斗争就仍未完成。因此,反修正主义斗争需要从头到尾在理论和实践(言行)上深入而毫不犹豫地持续进行。不管由于何种缘由,反修正主义斗争的削弱都将意味着扩大对修正主义永久化的帮助。

修正主义不可能保持不变和只有一种形式。修正主义不断变化它的立场,就像变色龙不断改变它的形态。列宁和斯大林时期出现的修正主义和今天的修正主义形式大不一样,它将来也会出现不同的形式。打着红旗反红旗,用革命的名义反对革命,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名义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用毛泽东思想的名义反对毛泽东思想或者用毛主义的名义反对毛主义——这些都是存在着的修正主义形式。它可以被称为超现代(ultra-modern)修正主义。

给出国际形势的矛盾分析和令人沮丧的分析,说革命形势没有成熟;忽视毛主义的历史重要性和国际重要性;提出新形势、具体分析、力量平衡等问题;分析得出“武装斗争的条件没有成熟”;通过操纵鼓吹和采纳议会道路——所有这些都是今天超现代修正主义的特征。

印度也是如此,特伦甘纳斗争的叛徒,未分裂的共产党的领导者早已放弃武装斗争,接受议会道路,自此,修正主义者的唯一任务就是赞扬议会道路,通过参加选举来准备立法大会(MLA)、国会议员(MPs)和部长,用各种手段反对革命,从而为剥削者——统治阶级服务。但是,1967年伟大的纳萨尔巴里农民起义爆发之后,印共(马)领导人因对运动的猛烈攻击而使他们的反革命性暴露在阳光之下。这是区分这些叛徒——新的修正主义印共(马)和革命阵营的一条清晰的界线。今天,修正主义是如此地阿谀奉承帝国主义,在西孟加拉邦,印共(马)修正主义匪帮领导人领导的左翼阵线政府在最近30年的统治中,用他们的社会法西斯方法镇压民主和革命力量,从而施行恐怖统治,充当着买办资产阶级和封建主义的自信代理人。在印共(马)统治的这最近三十年里,它滥用国家权力在各级组织它的党机构,将它们建设为强大的社会法西斯政权,披着马克思主义的外衣,挥舞着红旗,扮演着有组织反革命力量的角色。形势已经在印度的一些邦出现,不与印共(马)的法西斯进攻战斗,就不能推进民主和革命斗争。

后来,在查鲁·马宗达同志牺牲后,在纠正“左”倾路线的名义下,像萨蒂亚·纳拉扬·辛格这样的人接受右派路线,进行参与选举。此外,毛泽东思想的伪遵循者印共(马列)解放和卡努·桑亚尔领导的马列主义政党早就背离了武装斗争路线,接受了议会道路,陷入了选举欺诈和操纵游戏,确保在国会、议会和潘查耶特选举中的两三个席位,来从剥削阶级的盘子上取得碎屑,作为他们投降的奖赏。通过发起各样的反革命斗争的宣传运动,在阶级斗争领域发挥着反革命作用;逮捕革命活动家,甚至杀害他们——这只是解放派所犯恶行的一些示例。心怀不满的卡努·桑亚尔在剥削者-统治者眼里是如此的可爱,以至于中央和邦政府都与他们的警察部门合作,印刷和散发了成千上万份卡努·桑亚尔反对印共(毛)的文件——暴力对群众毫无用处,革命不会因这些方式而发生。警察部门在贾坎德邦和比哈尔邦发布的声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不与这类修正主义者的武装进攻进行斗争,就不可能推进革命运动。世界上的革命历史也给了我们同样的教训。

无产阶级运动产生以来,资产阶级就热衷于在理论上和思想上腐蚀工人,以便使工人运动始终处于资产阶级的利益之下,全国群众的革命运动削弱和转向。为此,资产阶级思潮在不同时期会采取不同的形式,有时右倾,有时“左”倾。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产生和发展的历史始终是反对这些倾向的激烈斗争的历史。真正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者的职责不是害怕和逃避资产阶级思潮提出的挑战,而是沿着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和毛同志采取的道路,也就是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和修正主义意识形态是对理论、基本路线和政策的进攻,这种进攻和攻击必须被粉碎,确保无产阶级、被压迫阶级和种姓领导的斗争取得胜利的道路。马克思主义与修正主义间漫长的斗争史向我们展示了一些假共产党在本质上和形式上已经完全成为了修正主义者。例如欧洲著名的意大利共产党和法国共产党等和印度的印共和印共(马)。一些党已经腐朽成社会法西斯权力,一些党更积极地强推他们修正主义的路线和手段,一些党徘徊在两者之间。

但是,即使再真正的共产党中,也存在着与马克思主义相反的修正主义形式、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倾向的思想。一个人也能在我们党内看到修正主义的存在。尽管修正主义不是主要形式,但是修正主义、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思想的表现却存在。特别是,它在我们中和我们党内采取了经济主义、武装经济主义、合法主义和自发性等表达。此外,我们也有宗派主义、主观主义和教条主义的表现,我们也注意到我们之中缺乏谦逊和礼貌。此外,在我们之中也存在着个人主义、官僚倾向和自负,这些阻碍了团结和加强新成立的党。

事实上,我们既有马克思主义也有修正主义。如果我们说修正主义,它是党内存在的右倾机会主义和“左”倾偏差形式。尽管主要方面是马克思主义,但修正主义表达存在于次要方面中。因此,我们一方面要参加真实的阶级斗争和阶级战争,来加强我们如钢铁一样,但是我们另一方面有必要发起反对存在我们间的修正主义表达的不断斗争。这个过程不是短期的或有时间限制,它必须是一个持续的过程。

我们必须坚定地坚持列宁同志所说的,“任何革命的最主要的问题都是国家政权问题。”我们的责任就是推进阶级斗争,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我们也必须牢牢地坚持毛同志所说的,“战争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是战争解决问题。”此外,我们在我们的革命实践生活中必须做到以下格言——要搞马克思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要团结,不要分裂。

我们党的创始领袖和导师查鲁·马宗达同志和卡奈·查特吉同志曾发起反对印共与印共(马)修正主义的不妥协的斗争,与修正主义划清界线,成功建立了毛同志指导的持久人民战争路线。在反映这种实践的斗争的连续性中,马宗达同志领导的伟大的纳萨尔巴里农民起义证明是反修正主义斗争的“春雷”。如何进行反修正主义的不妥协斗争,如何摧毁修正主义——我们必须马宗达同志和查特吉同志的教导中学习,我们必须坚定地遵循这些教导。

让我们坚定站在马克思列宁毛主义的原则上;充满活力得参加革命阶级斗争和正在进行的土地革命游击战争。紧盯建立根据地和建立人民武装力量的任务。再言论和行动上发起反对修正主义及其具体表现的斗争。牢记不发起反修正主义斗争,就不可能推进革命哪怕一步。

作者是印共(毛)高级政治局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