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国际毛主义统一会议!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及其当前总政治路线商榷的提案

下面是国际毛主义统一会议协调委员会(CUMIC)向国际无产阶级散发的《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及其当前总政治路线商榷的提案》,目的是为国际毛主义统一会议的辩论和准备工作服务。

这份提案于今年一月出发表在国际马列毛主义评论网站“共产国际”(ci-ic.org),非常重要。以下为非正式译文。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为了国际毛主义统一会议!
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及其当前总政治路线商榷的提案

一、前言

作为共产党人,我们是世界上同一个阶级——国际无产阶级的儿女。无产阶级的命运与共产主义——要么所有人进入,要么无人进入——不可否认地连接在一起。为此,我们坚定地服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基本原则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我们展开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确立的强大而不朽的口号:“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共产主义是不可阻挡的历史目标,人类向着它前进,无论我们今天面临多少沧桑,都将实现这个目标。

共产党人的首要目标是坚持和发展马克思列宁毛主义共产党,发动和发展人民战争夺取政权——我们必须根据每个国家的特点发展人民战争——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服务,从而实现我们的最终目标:共产主义。共产党的存在是在新时代进行无产阶级革命的关键。我们在新时代发展着。没有一个马克思列宁毛主义共产党,就不能进行革命,更不要说发展它去夺取和保卫新政权。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是国际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国际共运在今天的主要问题是力量的分散,主要危险仍是修正主义。它的统一是建立在马克思主义——今天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的基础和指导把它应用到每个国家革命的具体实践和世界革命进程上的。

毛主席告诉我们:“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还表明,无产阶级的团结是在同机会主义、修正主义和分裂主义的斗争中巩固和发展起来的。”当前的分散源于资本主义在苏联和人民中国的复辟,秘鲁修正主义的和投降主义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出现、尼泊尔“普拉昌达主义”的修正主义背叛和革命国际主义运动中“阿瓦基安派”取消主义及新修正主义在不同党和组织中的不同表现加剧了分散。分裂主义及之后的分散是无产阶级运动中新修正主义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则的背叛的结果。

马克思主义与新修正主义的分界线是:(1)是否承认毛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第三、新的和更高阶段,及与修正主义和一切机会主义斗争的必要;(2)是否承认革命暴力——即人民战争——是在一个国家进行革命的必要;(3)是否承认拆毁旧的国家机器和用无产阶级专政取代资产阶级专政的必要;(4)是否承认无产阶级革命党的必要。

不与修正主义和一切机会主义斗争(这与反对帝国主义和一切修正主义的斗争不可分割和密切地联系在一起),国际共运就不能够向前迈出一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把“两条路线斗争是党发展的动力”作为基础。这是制定和保卫无产阶级红线和与其他非无产阶级路线斗争,换言之,保持党的红色的关键。

上世纪90年代初主要是美帝国主义发起的反革命总攻正被马克思列宁毛主义革命反攻用人民战争、民族解放斗争和无产阶级和世界被压迫人民发展的斗争击败。我们向印度、秘鲁、土耳其和菲律宾的英勇的人民战争及被帝国主义压迫的民族的解放武装斗争致敬。

无产阶级革命和资本主义总危机及其扫除时代的阶级斗争,我们在这个时代发展着,遵循毛泽东主席确定的人民逻辑,据此,无产阶级并没有最终失败。因此,资本主义在苏联(1956)和中国(1976)的复辟没有阻止国际无产阶级在它的道路上夺取政权的革命征途。这些失败只是革命与反革命间矛盾发展的时刻,我们从中吸取教训来防止未来的复辟。几十年的无产阶级专政——在三分之一的世界上开始社会主义建设——为群众产生了史无前例的巨大社会成就。

社会帝国主义苏联在九十年代初的终结并不代表马克思主义的战败或社会主义的失败,而是腐朽的修正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的破产。马克思主义——今天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是整个人类史上最完备、进步和理性的学说;它代表着新事物,因为它的世界观是史上最后一个阶级也是最先进阶级:无产阶级的意识形态;无产阶级意识到了它作为资本主义,因而是所有阶级社会的掘墓人的历史角色。毛主义反对一切颓废、过时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及其修正主义偏差。

自1878年《共产党宣言》以来的170多年里,无产阶级意识形态在阶级斗争的熔炉中产生和发展了三个阶段:(1)马克思主义;(2)马克思列宁主义和(3)马克思列宁毛主义。毛主义是国际无产阶级万能的科学意识形态,它之所以是万能的,是因为它是真理;马克思主义的第三、新的和更高阶段;我们高举、捍卫和主要是应用现在的马克思主义。

秘鲁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所谓的“普拉昌达主义”和“阿瓦基安主义”等新修正主义作为反革命总攻的一部分、反毛主义的逆流在国际无产阶级运动内部活动,企图阻止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新修正主义否定马克思主义、党、社会主义和无产阶级专政。但是,它的攻击中心集中在否定毛主义的基本问题人民战争上——这个问题提与毛主义不可分割。

毛主义的根本是政权,换言之,无产阶级政权、无产阶级专政政权、以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为基础的政权。特别是:(1)民主革命中无产阶级领导下的政权;(2)社会主义革命和不断的文化革命中的无产阶级专政政权;(3)以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为基础的、用人民战争夺取和捍卫的政权。

毛主席确立了世界革命的战略与策略。世界革命的发展是阻止世界帝国主义战争的主要方面,如果它开始,我们共产党人必须用世界人民战争反对它。这要求我们领导人民战争,直面侵略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甚至欧洲的被压迫民族的帝国主义战争。即使没有帝国主义侵略,我们必须领导人民战争在一切国家进行革命,包括各国和各大陆,直到迈向世界人民战争。由此,我们将从地球表面上扫除帝国主义和反动派。因此,它对应着我们用人民战争进行世界革命,其基础由被压迫民族组成。

因此,毛主义的根本是政权。人民战争和无产阶级政权是毛主义的基本部分,是它不可分割的方面,即无产阶级的政治和军事概念:共产党领导武装力量夺取和保卫政权。根据革命的三种类型,党表现出无产阶级的政治、军事和建设战略。

人民战争是斗争的更高形式,革命的根本问题由此得到解决,对人民有利的一切都来自于它;它是对应着有利于无产阶级和人民的社会变革的政治战略(夺取政权)的军事战略;它是斗争的主要形式,人民军队是组织的主要形式,一支新型军队,战斗队,动员、政治化、组织和武装群众,以及生产队。人民战争是共产党为夺取新政权而领导的群众的战争,新政权具体化在人民委员会和为在全国夺取政权的根据地中。

为了进行人民战争,我们必须牢记四个基本问题:(1)无产阶级意识形态,马克思列宁毛主义,把它应用到每个国家(被压迫国家或帝国主义国家)的革命的具体实践和特点中;(2)领导人民战争的共产党的必要性;(3)制定民主革命或社会主义革命的政治战略和道路;(4)根据地。新政权或者阵线-新国家是在根据地中形成的,根据地是人民战争的核心。

为了建立根据地,毛主席提出了三个基本的要求:(1)有武装力量;(2)打败敌人;(3)动员群众。也就是说,要发展游击战争,即为了建立、建设和保卫新政权,为了破坏旧的社会生产关系和建立新的社会生产关系,就要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从而造成权力真空。根据战争的流动性,新政权/新国家VS旧国家的矛盾发展了,经过了多次的重建和反重建时刻。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和最后阶段,它是垄断的、寄生的、腐朽的,给人带来苦难。它处在最后的总危机中,由于这种形势,它受到日益恶化和加深的不可避免的周期性危机的困扰。由此,它不得不总是企图从更糟糕的境况中恢复,只会被世界革命一步步扫除。

帝国主义全面地趋向于反动和战争。帝国主义和世界反动派将在各类战争的交织中崩溃,它们将被人民战争从地球的表面上扫除干净,社会主义将会出现。毛主席指出;“美帝国主义是泥足巨人。”“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是从战略上来说的。从整体上来说,要轻视它。”

如毛主席所预料,我们所发展的世界无产阶级革命进程处在“五十年内外到一百年内外”的框架内,其中,帝国主义和世界反动派会被从地球表面扫除。因此,革命成为了当今世界历史的和政治的主要倾向。

这个时代的所有基本矛盾都在加剧,主要矛盾是被压迫民族与帝国主义间的矛盾。革命的客观条件从未如此成熟。主观条件的发展在前进,粉碎了下降中的总反攻,粉碎了修正主义散播的悲观主义和投降主义。形势一天天地对革命都更有利。

为了发展世界无产阶级革命,需要更多的人民战争。有必要在每一个国家——根据各自的情况——建立或重建共产党,目的是通过应用列宁的教导“下到和深入到群众中去”,“在革命暴力的实践中教育他们”和“扫除巨大的垃圾堆,与机会主义和修正主义无情斗争”,来发展新的人民战争。

二、建立国际共运总政治路线的基础

通过把马克思列宁毛主义应用到每个国家的革命和世界革命的具体实践中,我们指出建立和发展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政治路线的以下基础:

(一)新时代

随着帝国主义的出现,世界被分为少数压迫民族和大多数被压迫民族,这使得世界革命的条件成熟了。

1917年,伟大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党领导的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是世界史上的非凡壮举——世界资产阶级革命的结束和新时代,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时代的开启。在伟大的十月革命之前,有着许多革命,它们都为社会提供了新的动力。但是,这些革命只是用一种剥削制度代替另一种剥削制度。

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是构想和开展建立没有剥削和压迫的社会——无阶级社会的第一次革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代表着人类历史的转折点。它开启了通向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光辉长路的新时代。

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使革命暴力(这是不可缺少的武器)改造世界成为可能。列宁说:“在十月革命中,革命暴力取得了辉煌的胜利。”他认为,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暴力原则是普遍规律。我们重申毛主席确立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和“我们是革命战争万能论者。”

为了评估这个新时代的世界,我们看到四个基本矛盾表现为:(1)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矛盾——这两种完全不同体制之间的矛盾将存在于整个时期,这将是最后一个要解决的问题,甚至是夺取政权后要解决的最后一个问题;(2)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矛盾——这是两个对立阶级间的矛盾,在夺取政权后也将存在表现为诸多思想、政治、经济形式,直到我们进入共产主义才会解决;(3)帝国主义内部矛盾——这是帝国主义者之间争夺世界霸权的矛盾,它发生在超级大国、超级大国与帝国主义列强和帝国主义列强间,这个矛盾会在五十年内外到一百年内外的时期内解决;(4)被压迫民族与帝国主义的矛盾——这是被压迫民族争取解放和破坏帝国主义与反动派的斗争,它的解决也包括在五十年内外到一百年内外它是这整个时期的历史主要矛盾;但是,根据阶级斗争的具体情况,这四种基本矛盾中的任何一个都会暂时,或在某些国家成为主要矛盾,而历史主要矛盾将再次表现出来,直到它的最终解决。

我们,马克思列宁毛主义者,为了实现我们远景中的最终目标共产主义,必须进行三种革命:(1)民主革命——无产阶级在落后国家领导的新型资产阶级革命,建立无产阶级、农民、小资产阶级和(某些条件下)中等资产阶级的联合专政,所有这些都处于无产阶级的领导权下(通过它的共产党);(2)社会主义革命——帝国主义国家,建立无产阶级专政;(3)文化革命——这是为了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压服和消灭整整一代资本主义和反对资本主义复辟企图的斗争而进行的,它们为加强无产阶级专政和迈向共产主义服务。

毛主席教导我们,“新陈代谢是宇宙间普遍的永远不可抵抗的规律。”这是历史规律,在争取建立新的社会制度的斗争中,阶级不可能只尝试一次,只打一次,无产阶级也不例外。苏联(1956年)和中国(1976年)的资本主义复辟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矛盾——新陈代谢的历史斗争的一部分。

列宁告诫道,剥削阶级在被击败和没收后不会罢手。由于失败,他们有着百倍的恨意和努力来复辟资本主义。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必须牢牢地屈从于无产阶级专政,目的是保证阶级消亡的条件。列宁宣布:“消灭资本主义及其残余和引进共产主义秩序的原则构成了整个世界史刚进入的新时代的内容……”

由此,列宁指出了这项任务会花费很长的时间,为了彻底消灭阶级,不仅有必要消灭剥削阶级,也要城乡差距、工农差距和体脑差距及其他差距消失。

这个矛盾只会通过复辟与反复辟的漫长而复杂的过程中解决,直到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在全世界巩固——铺下所有的社会阶级消失的道路,国家随之也会消亡人类进入了总是闪耀光辉的共产主义。毛主席教导,“社会主义制度终将要代替资本主义制度,这是一个不以人们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不管反动派怎样企图阻止历史车轮的前进,革命或迟或早总会发生,并且将必然取得胜利。”

(二)世界革命的进程

在全世界的革命运动中有两种力量在行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民族解放运动,前者是指导,后者是基础。

民族解放运动的力量在被帝国主义和反动派压迫的民族里行动。1910年代,列宁给予了印度、中国、波斯最大的关注,提出社会主义革命不是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唯一独有的方法,所有殖民地反对压迫者也是一种方法。他说这两种力量融合在一起:在整个世界行动的国际无产阶级运动和被压迫民族的民族解放运动,指出被压迫民族的群众占全球人口的大多数。它将在世界革命中占决定重量。他得出结论,革命转移到了被压迫民族,但是没有否认帝国主义国家的革命,他进一步指出,社会主义国家——像苏联这样的——能够在帝国主义的封锁中发展。这就是世界革命发展不平衡的规律。

列宁进一步发展了马克思的理论,奠定了破坏帝国主义的世界革命的战略基础,把民族解放斗争和国际无产阶级运动斗争联合起来和发展了革命。尽管“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是共产党人的口号,但他提出了指导这两种力量斗争的口号“全世界无产者和世界人民,联合起来!”。后者把在帝国主义国家建设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运动与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国家的民族解放斗争统一起来。共产国际接受了这个口号。

毛主席发展了世界革命的战略和策略,他根据当时的任务具体化了这个口号:“全世界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团结起来,全世界革命人民团结起来,打倒帝国主义,打倒现代修正主义,打倒各国反动派。”因此,他把民族解放运动和国际无产阶级运动结合了起来,这两种力量推动了世界历史的发展。

国际无产阶级运动是国际无产阶级的理论和实践。无产阶级在三个领域——思想、政治和经济——斗争,自它在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就是最后一个阶级,它就如此斗争。以下壮举引人注目:1848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写了《共产党宣言》,建立了无产阶级的基础和纲领;1871年,巴黎公社,无产阶级第一次夺取政权;1905年,革命的总演习;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无产阶级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开启了新时代;1949年,中国革命的胜利,无产阶级领导的各革命阶级联合专政,不间断地完成社会主义革命,它改变了世界上各方力量的关系;1960年代,毛泽东主席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在复辟与反复辟的尖锐斗争中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

我们必须发展需求斗争,来为夺取政权服务。无产阶级在它的争取实现需求的斗争中产生了工会和罢工,这不仅是为了需求的斗争的工具,而且它们“为即将到来的伟大斗争锻炼阶级”。罢工是需求斗争的主要工具,总罢工是起义的补充。

无产阶级产生了政治机器:共产党,它与其他政党对立和不同。它的目标是夺取政权,马克思是如此定义的。列宁在与旧修正主义的阻碍影响斗争时建立了新型党的特征,旧修正主义产生了以工人贵族、工会官僚、议会迷为基础的资产阶级工人党,这类党调整旧秩序。

毛泽东主席发展了围绕着枪杆子的党的建设,提出了三大工具相互关联的建设:共产党、新型军队和革命统一战线,其中的中心是共产党。

无产阶级产生了意识形态:为了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

马克思主义主要是马克思创立的。马克思和恩格斯集合了人类创造的精华:德国古典哲学、英国政治经济学和法国的社会主义,创立了无产阶级意识形态。马克思主义在反对错误立场的斗争中前进。因此,它必须对抗蒲鲁东和安那其主义、杜林的右倾偏差和据说是创造性的发展、德国社会民主党内出现的右倾立场。

我们不朽的创始人马克思和恩格斯通过科学的分析表明了资本主义的崩溃及其不可避免地向共产主义转变——那里不再有人剥削人。他们确立了全世界无产者的使命:在反对资本主义的革命斗争中站起来,在这场斗争中团结所有的工人和被剥削者。

旧修正主义在恩格斯死后发展——伯恩斯坦和考茨基——列宁与他们斗争并战胜了他们。简言之,马克思主义建立了马克思主义哲学,或辩唯物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

列宁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把它提升到第二个阶段,马克思列宁主义。他是在反对旧修正主义的激烈斗争中完成的。旧修正主义否定马克思主义哲学,说一个人应该立足于新康德主义,这是唯心主义,而不是辩证唯物主义。在政治经济学上,他们否定日益的贫困化,因而主张帝国主义,资本主义,满足了无产阶级的需求;他们否认剩余价值和帝国主义。在科学社会主义上,他们主张反对阶级斗争,反对革命暴力,散播和平主义和议会迷。

列宁教导道,无产阶级的革命政治是通过它的先锋党进行的。没有它的总参谋部,共产党,无产阶级就不能完成它改变世界的主要角色。得益于列宁创造和领导的新型革命党的存在,俄国无产阶级能够利用革命形势,用革命内战回应帝国主义战争。毛主席说:“这种革命党的胜利改变了世界革命的面貌。”

修正主义通过援引新情况来篡改马克思主义原则。列宁说,修正主义是资产阶级在无产阶级队伍中的分遣队,进行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就必须进行反对修正主义的斗争,因为它们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列宁强调,修正主义企图分化工会运动和无产阶级政治运动,产生了社会主义的分裂。此外,在这场反对修正主义的不妥协的正确斗争中,列宁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设想中提出了变帝国主义战争为革命战争,从而揭露了旧修正主义者是社会爱国者和社会沙文主义者;他提出在革命时期,必须创造新组织,因为反动派攻击合法组织,我们必须组建包括群众工作在内的秘密机构。然后,他为十月革命提供了共产党和起义。

斯大林同志继续列宁的工作和在苏联建设社会主义的进程,他与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和布哈林的机会主义和背叛作斗争。斯大林在这场斗争中发展了13年,他以行政方式解决问题是错误的。

在世界大战期间,斯大林同志领导下的苏联不得不用焦土政策保卫领土,两千五百万人用生命保卫了社会主义祖国。在复杂和困难的条件下,在斯大林同志的领导下,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胜利并得以巩固。25年内实施的五年计划在生产关系上产生了最大的变革,导致了迄今为止生产力最强力的发展。

我们主张毛主席关于斯大林同志作用的立场,他是一位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此外,要牢记,他出色地保卫了列宁主义。我们,共产党人,今天有着对第二次世界大战进行充分分析,评估共产国际,特别是更好地学习其七大,斯大林同志在其中的作用,法国、意大利等国修正主义的行动等的任务。

毛泽东主席同时发展了马克思列宁毛主义,把马克思主义提升到最高峰,无产阶级的理论变为了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他在顽强不懈的斗争中完成了这项任务,粉碎了中国共产党内部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我们在此强调粉碎刘少奇和邓小平修正主义路线的斗争;在国际上,他领导了反对赫鲁晓夫现代修正主义的斗争并将击败了它。中国民主革命的完成,不间断地过渡到社会主义革命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从历史上看,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毛主席做出了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最杰出的方面;它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这个悬而未决的大问题的解决方法;“它代表着社会主义革命发展的新阶段,甚至更深和更宽的阶段。”

我们强调两个问题:(1)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意味着无产阶级专政发展的壮举,把无产阶级扎根于政权中,这具体化为革命委员会;(2)1976年反革命政变后的中国的资本主义复辟,它没有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而只是复辟-反复辟斗争的一部分,与否定相反,它向我们表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在人类向共产主义的无情前进中具有的非凡历史重要性。

在这种情况下,产生了最惊天动地的政治进程和地球上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群众动员,毛主席如下确定了它的目标:“现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和建设社会主义十分必要,非常及时。”

毛主席认为,没有正确的思想政治观点,就没有灵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一场伟大的革命,目标是改造人们的灵魂,换言之是改造世界观、思想,兴无产阶级和广大群众为政权斗争,保卫无产阶级专政、世界革命和共产主义。

因此,我们共产党人有着三把伟大的剑:我们的创始人马克思、伟大的列宁和毛泽东主席,我们的伟大任务是高举、捍卫和应用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把它置于世界革命的指导和指南上。

通过把矛盾律应用到世界革命的进程中,应用把帝国主义和反动派从地球表面扫除的进程中,有着三个时刻——因为矛盾统治一切,每个矛盾都有斗争着的两个方面,在这里则是革命与反革命。这些时刻是:世界革命的(1)战略防御;(2)战略相持和(3)战略进攻。世界革命的战略防御对应着反革命的战略进攻,开始于1871年的巴黎公社,结束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战略防御发生于中国革命胜利直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强大的民族解放运动的发展;之后,革命进入了世界革命的战略进攻时刻,这大约是在1980年代的十年,其中,我们看到两伊战争、阿富汗战争、尼加拉瓜战争,秘鲁人民战争的发动,它是对反革命总攻的回应,“五十年内外到一百年内外”的时代;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矛盾——它的解决将是我们进入共产主义——由此发展。

毛主席教导我们,道路是曲折的,但前途是光明的。毛主席明确了帝国主义“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这就是帝国主义……的逻辑”;而人民则是“斗争,失败,再斗争,再失败,再斗争,直至胜利——这就是人民的逻辑”。革命迟早会在全世界胜利,共产主义迟早会照耀整个地球,而这取决于共产党人的行动。

三、国际形势

从列宁的论点出发估计帝国主义的经济关系,构成了当前国际形势的基础。在整个20世纪,资本主义的这个新阶段,是其更高和最后一个阶段,彻底明确。世界分为被压迫国家和压迫国家是帝国主义的独特特征。因此,为了理解当前形势,我们不能从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出发,因为我们处在其更高的和最后一个阶段,帝国主义。

当今世界有三对基本矛盾:

第一对矛盾:被压迫民族与帝国主义超级大国和大国。这是当前时刻的主要矛盾,同时也是这个时代的主要矛盾。世界被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大量的被压迫民族,他们是殖民地或半殖民地国家,后者只有形式主权或独立,他们在经济上、政治上和文化上屈从与帝国主义;另一部分是少数的帝国主义大国、超级大国,它们都是压迫民族。在帝国主义大国方面,美帝国主义是唯一霸权超级大国。俄罗斯仍是核超级大国,这里也有一小撮二流帝国主义大国。

美帝国主义是世界上的最大的资本输出者,这表现在其经济上的极大失衡上。为了保持其霸权,帝国主义被迫同时进行多场战争,尽管在各大洲都有军事存在。这导致维持其庞大的军事机器和间谍活动的巨大经济成本,过去战争和当前战争的信用成本,对退伍军人的支持;更不用说在自己的土地上的高额社会成本,蔑视来自被压迫民族(第三世界)的群众的生命和尊严,为征服他们而实施种族灭绝,这浇灌了全世界人民的阶级仇恨。

第三世界有着最多和最穷的人口,他们受到帝国主义的压迫,生活在不能满足人类实现发展的条件下,忍受着生活条件和自然环境的破败,受到帝国主义及其当地走狗的系统性掠夺战争的打击。

官僚资本主义在这些国家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基础上发展。它产生了相应的政治和思想类型,系统性地阻止民族发展,剥削无产阶级、农民、小资产阶级和限制中等资产阶级。

不承认被压迫国家的半封建性质,从而否认了用土地战争解决它的必要性,最终否定了这些国家民主革命的必要性、发展人民战争(作为联合战争,其中农村是主要的,城市是必要补充)结束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和半封建主义的必要性。

世界危机正被转嫁到被压迫国家,只要它们还是这种情况,就仍是帝国主义重新分配的战利品。帝国主义的政策时进一步用反动和暴力对被压迫民族进行进一步的掠夺和劫掠的民族征服战争。帝国主义者的计划是在新的分配中,根据军事力量关系和战略要地的占地推进,瓜分这些国家。他们寻求的不是和平,而是通过“和平协议”的协定来征服人民,只是把他们在战场上取得东西合法化。

如毛主席指出的,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第三世界的国家是革命风暴地带,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基础。必须强调第三世界甚至扩大到欧洲自身。

我们重申,真正的民族自决只能根据各自的情况,通过新民主主义革命或社会主义革命,经由人民战争的发展来实现,为此,有必要建立或重建新型共产党,能够领导革命完成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党。毛主席在以下的伟大指南中出色地总结了被压迫民族的所有斗争:“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

第二对矛盾:帝国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

2008年的经济危机是以美国的金融危机开始的,转嫁给了帝国主义国家自身和被压迫民族的群众身上,因此,它打击了帝国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他们为保卫在整个20世纪所取得的成就而进行了激烈的斗争。这场危机的后果并没有克服,这就是为什么恢复就业是以质量下降、工资降低和工作日延长为代价的。复苏是以增加对无产阶级的超额剥削为代价的。

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也因成千上万的战争难民和普通穷人——逃离帝国主义战争和半殖民地的残酷剥削和压迫——的移民潮而恶化。移民正在加强帝国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队伍。这些移民潮是这个体系本身造成的,他们导致的“人道主义悲剧”使帝国主义国家的垄断企业受益,因为这些劳动力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成本,因此降低了工资,从而降低了生产成本。

同时,帝国主义者自己在他们的媒体上乖张地宣传这些移民的“恐怖主义”危险,宣扬沙文主义的歇斯底里,滋生种族主义和民族主义。帝国主义运用沙文主义的反动政策,把无产阶级分为本地工人和移民工人,来阻止无产阶级统一的阶级自觉行动。阻止它组织成一个单个阶级,有着共同的的利益和单个思想、单个政治和单个党——共产党。

帝国主义国家的矛盾也存在于革命与反革命间,这不是改变这个或那个政治体制的问题——换言之,资产阶级专政的政府形式——而是用社会主义革命(通过人民战争进行)结束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和人民的专政。

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矛盾和帝国主义民族中的其他所有矛盾都在激化。而且,由于帝国主义国家(主要是美帝国主义)对被压迫民族的种种罪行,帝国主义国家内部越来越强烈的抵制——这是其当前分解阶段的一个特征。帝国主义战争必须滚回去。

此外,在他们自己的土地上,美国国家的镇压力量系统性地不断谋杀最贫穷的人,这是针对美国无产阶级和人民,特别是针对黑人和第三世界移民及其后裔的战争的一部分。面对压迫,倾向是群众造反反抗,将他们为被压迫民族大规模种族灭绝而获得的枪支转向他们自己的压迫者。证实这种倾向的表现已经出现。

总之,主要的是反帝国主义战争的运动将与反阶级剥削和压迫及群众贫穷加剧的造反一起壮大。这正在帝国主义国家发生。

第三对矛盾:帝国主义内部。正如列宁教导我们的,帝国主义不是一体的,他们是不同的帝国主义国家。换言之,有着帝国主义大国和超级大国,它们根据经济、政治和军事力量关系瓜分世界;力量关系一直在变化,因勾结和竞争而发展。

美国现在承担着唯一霸权超级大国的地位。在社会帝国主义苏联在1991年解体后,帝国主义俄罗斯的经济实力下降,军事力量也是如此,但它仍保持着核超级大国的特性。反过来,其他帝国主义大国,如德国、英国、法国、日本、中国、奥地利、荷兰、澳大利亚、瑞典、加拿大、意大利、西班牙等,也都属于少数压迫国家。自1990年代的十年以来,他们为新瓜分原屈从于社会帝国主义苏联的被压迫国家而竞争。自此,发生在东欧、中亚的前苏维埃共和国、所谓的大中东(波斯湾、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北非等)的与此有些许关联的所有事件(好战的或者非好战的)都包括在新瓜分这些国家的挣夺中。

当今的世界形势是美帝国主义用血与火发展其战争的计划造成的。他们的主要战略目标是夺走俄罗斯的核超级大国的地位,牵制社会帝国主义中国,推动其逐步开放经济。由于其他帝国主义大国的联盟(根据便利程度,是与德国、法国、英国等)被用于颠覆对俄罗斯有高战略价值的影响区的秩序,将经济制裁视为对所有帝国主义列强的威胁。反之,俄罗斯努力保持其影响区,特别是乌克兰、叙利亚和伊朗。

至于帝国主义者,无论是独自一个还是联合,他们反对第三世界的一个国家还是许多国家,不仅是主要矛盾在此刻表现出来,第三个矛盾——帝国主义者内部——也表现了出来。美帝国主义用“分而治之”对付其他帝国主义大国。帝国主义者肆意违反他们自己的条约,他们自己的国际规则——不侵略的原则——因为这项规则是让其他帝国主义者遵守的。这就是为什么帝国主义者间的和平与和谐是一再重复的老掉牙故事,如“超帝国主义”、“超级帝国主义”故事一样,散播如“新帝国主义”、“新殖民主义”、“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地缘政治”等反动概念,这些假理论被帝国主义自己和修正主义者用来主要反对民主革命和民族解放斗争。

帝国主义的争夺是绝对的,勾结是相对的。这决定了帝国主义联盟的偶然性和暂时性;这就是为什么不能说“帝国主义集团(block)”,这是修正主义。因此,欧盟不是一个集团或“欧洲帝国主义”,而是一个德国霸权下的欧洲国家联盟,德国与法国竞争又勾结,企图增加力量,制止美帝国主义。

二流帝国主义大国为把自己变为新的超级大国而斗争,开始为今天美帝国主义占据的世界霸权地位而争斗,通过一场新的世界大战对已经划分为新世界秩序的世界进行新的重新划分。

关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矛盾,这对应着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整个时代,在当前形势下,在思想和历史领域表现出来和发展。

在反动一方,这个矛盾表现为正在减弱的反革命总攻,当前用“反恐战争”针对民族解放战争。我们用马克思列宁毛主义的革命反攻反对它,发展人民战争。在革命一方,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矛盾表现为社会主义作为思想在无产阶级和世界人民的斗争中,在印度、秘鲁、土耳其和菲律宾的正在进行的战斗和人民战争中存活,为在毛主义的指导和应用人民战争下再次团结国际共运,而不懈地宣传和加强马克思列宁毛主义党和组织间的两条路线斗争。

1962年,毛主席指出:“从现在起,五十年内外到一百年内外,是世界上社会制度彻底变化的伟大时代,是一个翻天覆地的时代,是过去任何一个历史时代都不能比拟的。处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必须准备进行同过去时代的斗争形式有着很多不同特点的伟大斗争。”

所有这些,一方面推动了资产阶级国家(被压迫国家的大地主资产阶级国家为帝国主义服务)更大的反动化,应对在全世界不平衡发展的革命形势。它表现为向行政权的绝对权力集中前进——总统绝对主义或法西斯主义——根据不同国家的特点。面对革命和为了帝国主义侵略战争而集中权力。

世界的客观形势在发展,根本上是由于帝国主义的总危机——甚至反动派自己也承认。这是其崩溃的加深。由于少数帝国主义者和第三世界大资产阶级与地主的社会财富的私人占有,社会生产的巨额财富不断增加。所有这些的结果是加深了危机和帝国主义最后总危机中的更短的周期,促使所有帝国主义国家发动新瓜分的掠夺战争。

正如毛主席在1958年指出的:“帝国主义还活着,美帝国主义作为唯一霸权超级大国和反革命世界宪兵,是世界人民的主要敌人;它仍然在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为所欲为;它仍然用不多占领殖民地,在世界各地建立军事基地,强加掠夺战争;它继续在国内压迫人民群众。”六十年后的现在甚至更严重。但是,但是,同样的形势也变得更加无法忍受,世界人口的90%迟早会起来反对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的,这是不可避免的。这一切都在激烈的斗争中,在不平衡的发展中,这是已经在正进行的新的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巨浪。

自这个时代开始,帝国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危机就在全世界加剧。每当它的腐朽加深时,所有的矛盾就会加剧;这进一步发展了在全世界不平衡发展的革命形势。这种情况表现在群众的伟大活动上,它的爆发使一切反动派及其修正主义走狗颤抖。它以前所未有的大爆发而无处不在。客观形势遇到了主观因素的快节奏,主要是新型毛主义党发动新的人民战争。因此,一个新的时刻开始了,这个革命时期是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新巨浪的一部分,处在“五十年内外到一百年内外”的时期内,其中包括了世界革命的战略进攻。这个形势决定了全世界共产党的任务、战略和策略。

四、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我们重申1848年《共产党宣言》地全面有效性(包括了马克思和恩格斯写的所有的序言和注解,特别是1872年的序言),它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诞生的起点和基石。它建立了无产阶级革命者的基本原则和纲领。我们的创始人马克思和恩格斯给出了伟大的号召和口号:“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这个战斗口号激励着全世界无产者的斗争,指引着解放的道路。马克思、恩格斯开始的革命之火,点燃了世界,永远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马克思说:“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们,忽视各国工人间应当存在的兄弟团结,忽视鼓舞他们在一切解放斗争中坚定地并肩作战的兄弟团结,就会使他们的分散的努力全都遭到失败。”

列宁明确了真正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需要:“第一、要求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斗争的利益服从全世界范围内的无产阶级斗争的利益;第二、要求正在战胜资产阶级的民族,有能力和决心去为推翻国际资本而承担最大的民族牺牲。”毛主席重申:“它是共产主义的灵魂”时,提出了国际主义的最深刻意义。

因此,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是光辉的斗争历程,在这个历程中,全世界的共产党人进行斗争,进行团结的斗争而为实现不变的目标:共产主义社会服务。

在这个英勇的斗争建立了三个国际:

1864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反对安那其主义、布朗基派和其他立场的激烈斗争中建立了第一国际或国际工人协会,确立了无产阶级唯的意识形态是唯一的——马克思主义——它与无产阶级及其革命政党的国际性牢固、科学地结合在一起,奠定了无产阶级革命的思想基础。当时的国际被企图篡夺它的机会主义者渗透和包围,马克思提出国际工人协会最好结束,看到了它被无原则的团结扼杀。

以马克思主义为基础的第二国际是恩格斯在1889年建立的,为剧增的公认的社会主义组织和党,特别是欧洲和北美的党和组织服务。在恩格斯死后,伯恩施坦和考茨基的修正主义攻击第二国际的领导层,它退化成了机会主义,最终在一战期间破产,当时,它们的领导人在护国主义(保卫祖国)的借口下反对反帝国主义战争的斗争。他们拒绝变帝国主义战争为革命,他们支持帝国主义战争和本国的资产阶级,他们在议会投票赞成战争贷款,变成了社会爱国者和社会沙文主义者。

第三国际在1919年3月建立,这是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党的伟大领导下发展的国际共运左派长期斗争的结果。这是反对第二国际成员党的所有修正主义和机会主义的斗争——他们接受了旧秩序。列宁设想和帮助第三国际为一个开展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建设的战争机器。第三国际的建立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上的一次伟大飞跃。

第三国际——共产主义国际或共产国际——存在了24年,1943年解散,期间召开了七次世界代表大会。它不得不在复杂环境下发展。这种复杂环境表现为其创建者和主要领袖——伟大的列宁——在1924年逝世,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巨大挑战,法西斯在世界许多国家的权力中崛起——特别是欧洲,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开始。

它的存在受到布尔什维克党内长达13年的激烈而艰苦的两条路线斗争的强烈影响,其中,左派在斯大林同志的领导下不得不进行顽强地斗争,揭露和粉碎托洛茨基主义、布哈林主义和加米涅夫-季诺维也夫右倾机会主义集团和其他派别及黑线,反对企图削弱苏联无产阶级专政的企图,他们企图篡夺国际共运的领导,控制机构在许多部分推行他们的政策——造成严重伤害的罪恶行为。

因此,共产国际遭受了右倾和“左”倾偏差——特别是在五大至七大期间——它发布了许多错误的建议和指示,对各革命党和进程曹成了一些伤害。但是,主要的是,斯大林同志领导——发展两条路线斗争——共产国际中的左派阻止了修正主义的篡权,粉碎了领导层中托洛茨基主义和季诺维也夫主义的影响。在斯大林同志正确而公正的领导下,它保持了红色,马克思列宁主义占据上风,修正主义不能抬头。

由于当时的环境和面临的挑战,1935年的七大尤为杰出。这次重要的大会必须在困难而复杂的形势中回答影响深远的新问题。

七大确立了世界反法西斯统一战线和人民阵线的策略,来保卫无产阶级专政和发展无产阶级革命,同时与法西斯的反革命进攻作战。接着,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第一次,国际无产阶级和全世界人民群众能在同一个旗帜、同一个政策、同一个计划和同一个领导下团结起来,有着同一支战斗部队,提供了列宁像一个世界革命的真正的战争机器一样工作的任务的形式。

在他的领导下,数以百万计的群众为反法西斯、革命和保卫苏联而像巨大的洪流而崛起。中国革命坚持到底,改变了世界范围内反对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的斗争,有利于社会主义、无产阶级和被压迫人民的力量相互关系。

在第三国际的领导下,在数十个国家,不仅是欧洲,也在亚洲,共产党人进行了英勇的武装斗争(游击战争),如西班牙内战。在这些国家,革命没有成功,造成这种结果的主要是由于他们没有足够成熟和准备以马列主义为基础的共产党。此外,如历史表明的,它的斗争促成了法西斯主义的失败,共产党人向全世界展示了共产主义的崇高勇气和英雄主义精神,不允许阶级的士气受到打击。

在毛主席的领导下,中共运用七大的决议,明白了如何针对中国革命的特定需要运用统一战线政策,实行独立自主,打败了日本法西斯,继续进行解放战争,直到夺取全国政权,打败了本国统治阶级及其帝国主义主子,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不间断地进行社会主义革命。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创造应用和把七大确立的路线应用到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中,产生了更加深刻的发展和对统一战线的完全理解,全面发展了无产阶级的军事理论:人民战争。

在许多国家发生的问题和偏差主要发生在应用,主要责任是负责把国际路线应用到各自国家的共产党。与毛主席提出的不同,为了建立对这一经验的正确评估,必须在那些仍留在马克思主义饥饿滑入修正主义的人之间画一条分界线,对于仍留在前一个集团中的,我们需要区分实践工作中所犯错误的主要错误。此外,毛主席发展了统一战线的五条规律、革命三大基本工具及其相互关系。

在如意大利和法国这样的许多国家,由于共产党领导层中的右倾机会主义立场,在进行了反纳粹法西斯的英勇抵抗的武装斗争后,这些党离开了共产国际的道路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则,他们的领导在资产阶级面前投降了,同时中心是保卫民主自由制度,背叛了革命,堕落为最极端和腐朽的修正主义。

在世界上,在斯大林同志的领导下,反法西斯阵线得以出色运用,中心是保卫苏联为代表的无产阶级专政。由此,面对法西斯的无产阶级专政和世界革命向前推进。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是社会主义的胜利,是国际无产阶级和世界被压迫人民对帝国主义和世界反动派的胜利,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对修正主义的胜利。

随着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帝国主义阵营被削弱,无产阶级革命壮大。得益于红军和抵抗战争的光辉作用,革命扩大到东欧和中欧,到达部分德国,社会主义阵营从而壮大。需要强调的是,随着1949年中国革命的胜利,革命和反革命在国际上的力量相对关系变得有利益世界革命,推动其进入战略相持阶段,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出现了强大的社会主义阵营和强大的民族解放运动。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认为七大是一次重要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大会,用正确和合理的政治路线武装了无产阶级,去和法西斯战斗,推动了世界无产阶级革命。

尽管共产国际和斯大林同志在某些情况下犯了一些错误,但是严重的偏差和背叛问题是这些党的领导层的修正主义犯下的,而不能归咎于斯大林同志、苏共和共产国际。

但回顾国际共运和无产阶级革命的历史时,我们看到斯大林同志明白如何坚定和英明地在复杂且困难形势中应用列宁定义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使特殊利益和国家利益服从整个国际无产阶级的利益,把保卫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和共产主义事业放在首位。

1943年,共产国际宣布解散,国际共运进入了相对分散时期,这主要是现在修正主义的分裂主义和背叛行动造成的。现代修正主义是以白劳德、铁托、陶里亚蒂、多列士和赫鲁晓夫(主要的)为代表的逆流。在臭名昭著的苏共二十大上,赫鲁晓夫集团篡夺了苏共领导,使其堕落为修正主义党,破坏了无产阶级专政,损害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团结的原则。

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斯大林同志逝世后,共产党人在国际上统一的任务是在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激烈斗争进行的,其中,毛主席作为成长的世界革命的伟大领袖出现。

1957年和1960年,莫斯科举行了两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这些会议的宣言对应着当时国际共运中两条路线斗争的发展,考虑到苏共的巨大分量,反映了毛主席和中共领导的左派正确处理了斗争,运用了合理、有利和不扩大的原则。

1961年,苏共举行了二十二大,系统总结了现代修正主义的立场。毛主席领导中共,确定了新修正主义的本质,他总结为“三和两全”。赫鲁晓夫歪曲列宁的将国家之间的关系与国家内部的关系区分开的和平共存的论点,而提出了“和平共存”作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总路线。对赫鲁晓夫来说,问题是避免战争,因为据他说,核武器不会区分剥削者还是被剥削者,这就是为什么为了避免人类灭亡,人类必须相互合作。“和平过渡”的提出则是革命不再需要革命暴力,而是通过“和平道路”、选举和议会主义来用一种社会制度取代另一种社会制度。至于他们提出的“和平竞争”,则是为了摧毁帝国主义体系,社会主义制度应该进行竞争,来向帝国主义者展示社会主义制度更加优越,因此,帝国主义应该变为社会主义。“全民国家”的修正主义理论意味着否定国家的阶级性质,具体反对无产阶级专政。因此,赫鲁晓夫提议苏共二十二大是共产党人的新纲领,用“自由、平等和博爱”来代替《共产党宣言》。宣言是共产党人的纲领,对它的否定激起和激化了马克思主义与修正主义的斗争。

1963年6月14日,毛主席和中共在《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即知名的“中国复信”)和之后的“九评”中,全方面地精辟揭露和粉碎了现代修正主义。

只有随着毛主席和中共领导的大论战产生的鲜明的分界线,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才能提升在毛主席的伟大领导及其对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贡献周围再次统一。

毛主席在发展这场斗争的同时,也进行了反对中共内部篡夺了党和国家重要机关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斗争。

毛主席和中共认为,这种情况下尚不足以适应新的共产主义国际,因为当时应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思想和政治基础还没有确定。特别是恩维尔·霍查领导的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没有接受毛泽东思想,想要只基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国际,而不考虑已有的新发展,因为霍查在本质上反对毛泽东思想。

随着中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毛主席的影响在全世界迅速增长。中共的精力集中在非常紧迫的事情上,如从刘少奇-邓小平的修正主义篡权中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权再夺回来,以及如何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由此,在国内外反对修正主义的阶级斗争中,毛主席成为了无产阶级的伟人和世界革命的伟大领袖,他的思想变为了马克思主义的第三阶段,尽管定义和承认这一点的斗争只是在以后完成的。国际毛主义统一会议在同样的道路上迈出勒巨大的重要一步。

1976年9月,毛主席逝世,中国修正主义者进行反革命政变,攻击毛主席及其思想。因此,马克思主义者的统一遇到了巨大而复杂的问题。随着毛主席的逝世和邓小平集团在中国的修正主义篡权,我们共产党人在世界上变得分散,没有世界革命的中心或根据地;反革命露出爪子,否定毛主席和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有效性,释放了邓小平(中国修正主义)、霍查(阿尔巴尼亚修正主义)和勃列日涅夫(俄国修正主义)的修正主义攻击。

1976年中国的反革命政变开始了国际共运深刻分散的新时期,其中美帝国主义发动了反革命总攻,主要集中在攻击革命的灵魂——它的意识形态,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

1980年秋,13个共产党和组织签署了《致全世界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工人和被压迫者》的声明,呼吁共产党人团结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周围,坚持毛主席,但是并不认为它是一个新的阶段,因而不具有普遍适用性,这次的工作主要是在美国革命共产党的带领下完成的。

1984年,第二次会议举行,决定建立革命国际主义运动。在成立宣言中,它重申它受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

革际运是再次统一道路上向前迈进的一步,这就是为什么有必要对这一经验做出正确公正的评价。对此,有必要分析革际运内部的两条路线斗争的经过和每一个党所发挥的作用。就像所有的革命团体一样,左派、中派和右派在其核心的两条路线的发展中确定。

1980年代的十年,在贡萨罗主席的伟大领导下,秘鲁共产党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高举、捍卫和应用毛主义,作为马克思主义新的、第三和更高阶段。贡萨罗主席对国际共运的主要贡献是在1980年5月17日发动的秘鲁人民战争中高举、捍卫和应用毛主义,用彻底和科学的方法定义了毛主义。这个事件对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有着基本的重要性,因为它证实了毛主义和人民战争的有效性。他在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的地牢中,抵抗绝对隔离制度达29年,在2021年9月11日英勇地陨落后,他的名字永久镌刻在国际无产阶级伟人长廊中。

经过秘共在革际运中的活动,它最终在1993年承认毛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新阶段。

从1984年成立到2006年因普拉昌达背叛尼泊尔人民战争和美革共声称让其服从于阿瓦基安的“新综合”而解散,革际运存在了20多年。2012年,革际运正式解散。它的存在反映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两条路线斗争的发展。当左派能够在艰苦的斗争保持推行毛主义作为世界革命核心的指导和指南时,革际运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和共产党人再次统一而斗争的任务服务。

但是,随着1992年贡萨罗主席被捕,及随后秘鲁人民战争遭到的打击——这阻碍了国际共运内左派的行动——美革共与机会主义路线、修正主义和投降主义合流,利用复杂形势攻击左派,推进他的小霸权——首先是隐蔽继而公开散播修正主义反对马克思列宁毛主义,所谓的“新综合”。

革际运更加缺乏凝聚力。阿瓦基安领头的美革共及其同伙普拉昌达在勾结与争夺中加剧了这一点,在发表了《宣言:革际运争取人民战争的世纪》(2000)后,他们开始否定它,都滑入了修正主义道路,加大对毛主义的攻击。在随后的几年里,修正主义潮流和人物不只是在革际运中,也在整个国际共运中争夺领导权,革际运也加剧了在思想上、政治上和组织上的凝聚力的缺乏。最后,修正主义的霸权主义立场被推行在革际运的委员会中。结果,革际运造成了消极作用,堕落、破产和解散。

今天,当世界上产生了新的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巨浪,人民战争正在印度、秘鲁、土耳其和菲律宾进行,在许多国家准备,全世界产生了民族抵抗和人民抵抗的英勇斗争,当帝国主义的总危机及其溺死大大加剧,急迫和必要的是把国际共运核心进行的两条路线斗争提升到更高的水平,目的是确立和发展其必要性、公正正确的总政治路线,通过在许多国家用人民战争点燃革命之火加强新巨浪,进一步推进已经发动的人民战争和无产阶级领导下的反帝国主义革命运动。

这就是为什么有必要在对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公正正确的总体评价的基础上加深思想和政治斗争。这个评价主要是总结马克思主义第三阶段(即毛主义)的应用经验。

推行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作为世界革命指南和指导的斗争是漫长、复杂和困难的。没有斗争,马克思主义就不会前进,但最终,毛主义正指引着已经开始的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新巨浪,为了用人民战争把帝国主义和反动派从地球上扫除,为了进行民主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无产阶级文化革命——根据各自情况——和向光辉金黄的共产主义过渡,需要给它推动力。

特别需要保持正加深的反对不同形式的新修正主义的斗争,因为尽管他们在国际共运中被揭露和粉碎,但他们仍然通过右倾和“左”倾机会主义立场、中派立场、取消主义立场等发挥影响,他们损害着国际共运的团结,因为他们是国际共运的主要危险。

五、我们主张以下基本原则

  • 矛盾规律——永恒物质不断变化的唯一基本规律;
  • 群众创造历史和造反有理;
  • 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
  • 把马克思列宁毛主义的普遍真理与每个国家革命的具体实践融合起来;
  • 坚定应用独立自主和自力更生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共产党的必要性;
  • 无情地和密不可分地与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及反动派作斗争;
  • 用人民战争夺取和保卫政权;
  • 两条路线斗争是推动党发展的动力;
  • 不断转变思想和总是政治挂帅;
  • 为人民和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服务;
  • 完全无私和公正的工作作风;
  • 反潮流。

第一次国际毛主义统一会议是基础,无情地向着国际共运中共产党人的再次联合前进——一个战争机器——战斗机器,举起马克思列宁毛主义和战无不胜的人民战争的不朽旗帜!

国际毛主义统一会议协调委员会(CUM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