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义政党和组织2021年五一联合声明:灾难性的世界形势要求无产阶级革命!在毛主义的鲜红旗帜下联合起来!

二〇二一年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灾难性的世界形势要求无产阶级革命!

在毛主义的鲜红旗帜下联合起来!

在这个五一,我们向国际无产阶级,向世界人民和民族重申我们庄严的誓言:用民主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文化革命从地球表面扫除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和反动派,通过人民战争,建立和发展无产阶级专政,直到人类从一切的压迫和剥削形式下解放出来,直到我们实现我们决不放弃的最终目标共产主义——一个无阶级的社会,在那里,每个人的需求都能得到满足,没有穷人与富人、剥削者与被剥削者,所有人都将享有丰裕。为了创造新世界,我们将无情和无私的战斗。新世界将完全彻底地不同于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地狱,新社会没有吸血的杀人凶手(现在的老板大亨)。

现行的社会秩序帝国主义世界体系在勾结与冲突中发展,作为它的一部分,全世界人民的共同敌人美国帝国主义已经陈朽、腐烂到核心,它靠雇佣军队的滴血刺刀维持着自身,当我们——被压迫者和被剥削者——在无产阶级先锋队——共产党——的领导下组织起我们的共同力量,手拿抢在全世界崛起,摧毁旧世界,建立新世界的时候,它将在我们面前毫无力量。任何一个望向当今世界的人都看到我们正面临的形势:对人类来说,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是唯一的出路,唯一的道路;世界客观形势和主观形势的发展有利于革命。在这种形势中,我们有责任用新的人民战争突破进入世界已经进入的革命新时期。

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利用大流行

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对大流行的阴险管理展示了他们的种族灭绝特性;他们带着阴险的冷笑利用它来达到他们的经济、政治和军事目标,他们毫不关心因这些目的而被牺牲的死者。

全球经济危机在很久之前就被预知了,并且已经在2019年末开始表现出来。新冠病毒的出现给了他们一个完美的借口,使衰退突然发生,大范围破坏生产力,同时,在主要的帝国主义国家,推动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发展(如在欧洲),美国帝国主义的拜登在上任伊始就这么做,提出3.3万亿美元的一揽子计划,将巨额资金变为大垄断者的直接利润,重组他们的经济,而主要成本由被压迫民族承担。结果:危机直接造成每天有6000到12000人饿死;甚至在像阿根廷这样的非最贫穷国家,群众也饱受饥荒,不得不要求食物援助来活命,甚至在帝国主义国家,饥荒也在扩大。全世界至少有4亿9500万的工作“消失”,仅在印度的城市就有1亿人失去了挣得每日口粮的机会,受到影响的主要是最穷的人,他们之中最重要的人属于种姓少数群体、妇女和青年。与此同时,金融资本的所有者正在攫取巨额的利润,只要注意2020年3月至12月能够证明这一点,绝大多数的人更贫穷,世界上最富的10个人的财富却增加了5400亿美元。同时,在危机中,金融资本遵循着不合情理的利润逻辑,在“刺激计划”的驱动下,流向帝国主义中心,更加加剧了被压迫国家的危机,而这同时也意味着人民的更多饥饿和痛苦。

在政治上,每一个国家的统治阶级都利用大流行的借口,加强对群众的压迫,在数量和质上增加镇压的措施和方式,以摧毁群众的抵抗和日益增加的战斗精神,企图阻止革命。行政部门集中和强化了更多权力(资本主义国家反动化的过程)。尤其是在所谓的“民主自由”政权那里,没有将立法机构的权力或权限转交给行政机构的法令和法律,践踏“法律”,事实上是践踏它们自己的宪法(它们自己的资产阶级法律秩序),采取控制人群的大规模的、随意的方式;甚至企图通过所谓的“apps”控制每一个公民的“合法”移动。当然,所有这些都是为了“抗疫”。因此,议会制的危机正在加深,在拉丁美洲更加臭名昭著,联合国自己已经发现,78.8%的人口确信政府是为“一小群权势人物”服务的,这一趋势正在增长。情报部门主要通过他们的法西斯代理人,试图篡夺反对这些方式的民众抗议,给他们一个反动的扭曲,散播过时的神话,即关于“锡安长老会纪要”的著名警察骗局的“现代”版本。在这一闹剧中,它得到了各色修正主义和机会主义的无条件支持。在“公共健康”的名义下,修正主义和机会主义披上据说是“反法西斯”的外衣,紧靠着旧国家的队伍,因此,他们在群众面前暴露了自己是:“有用的傻瓜”、剥削压迫制度的奴颜婢膝的保卫者。

甚至在巴西独特的例子中,实际上存在的极反动的军事政府因蒙昧主义反对任何预防新冠病毒的健康措施,在这种背景下,经济的瘫痪削弱了它,机会主义和顽固的修正主义试图加入大资产阶级和媒体垄断者的合唱团,在歇斯底里的运动中反对民众抗议,污蔑他们是传染病传播者。

自觉的群众知道,如果病毒能够造成如此大的损害,那是因为世界的健康体系不是为人民服务的,过去和现在,他们因政府的政治决策的结果,而没有必要的物资;因此,每一个新冠死者都是因统治阶级而造成的种族灭绝。帝国主义国家如何使用各自的疫苗来提高自己的地位(主要是在被压迫国家),这是群众的生活对这些鬣狗来说并不重要的另一个证明。帝国主义国家集中了最大数量的疫苗。在第三世界国家,除大资产阶级和地主外的人没有疫苗。被压迫国家没有技术在医疗上制造疫苗,这是因为官僚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通过自由市场看不见的手的知识产权,用工人的命做生意。换句话,世界上的穷人被判定要遭到种族灭绝。

在军事领域,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利用大流行进一步军事化他们的国家,从促进国家垄断资本主义——他们好战计划的根本问题——开始,到使军队在国家行政的各种任务中常规使用,无论是直接行政、巡逻还是卫生,目的是提高军队的民族英雄的形象。他们利用真实却是由其制造的大流行恐慌,通过更换傀儡和增加直接干预来推动掠夺战争,如在非洲,他们已经将非洲大陆变成了从北部的利比亚延伸到南部的莫桑比克、从西部的西撒哈拉延伸到东部的索马里的战区。同时,当被认为缺乏应对健康危机的人员和手段时,他们越来越多地武装自己。

全世界的无产阶级和人民正在战斗与抵抗

剥削和压迫、饥荒和痛苦、镇压和种族灭绝的增加导致了斗争的必要,因为有压迫就有抵抗,群众不能在当前条件下继续生活,因此,他们站起来在任何一个地方进行战斗。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帝国主义已经增加了对世界的剥削,企图逃脱正威胁着它的总的和最后的危机,进一步推动资本的积累,所以,它正在引发正在任何一个地方爆发的群众的巨大爆发。过去两年里,我们已经看到的爆发只是一个的宣告:随着共产党重建的推进,他们正在宣布世界正在进入革命的新时期。

群众已经前所未有地增加了他们的活动,即使所有的社会隔离措施是为了扼杀他们。这就要求共产主义者领导他们走上革命出路,因为群众是革命与反革命斗争的舞台。只要我们没有埋葬帝国主义和反动派,他们就总是有办法在修正主义和机会主义的服务下,摆脱他们的处境,就像列宁在阐述一战和凡尔赛条约之后的国际形势中警告的那样;今天,他们企图让群众走摆脱危机的反动道路,从当前“抗击新冠大流行的社会一揽子计划”,到“新宪法”的反动道路,再到法西斯主义。因此,破坏他们“抗疫”的计划非常重要。这些计划是有利于剥削者的应对危机方案的基础;破坏这些计划的关键是,要加紧为工资和薪水,为群众最被忽视和最繁重的需求而奋斗,例如紧急医疗保健;必须要求所有基本需求,要求引导群众以最用力的斗争形式表达他们的抗议,通过揭露国家的无所作为,要求它执行义务,将争取要求的斗争与在争取政权的斗争联系起来,目的是引导群众沸腾。

当前的土地斗争日益激起被压迫民族,是反帝斗争的基础。拉美国家的反半封建斗争也正在强有力地发展,在厄瓜多尔和巴西这样的国家,夺取和保卫土地、反对大规模掠夺成为了日常要求,用无产阶级思想武装起来的武装农民正在有条不紊地向着实现民主革命迈出一大步。印度农民的巨大斗争已经震惊整个国家,在世界面前揭露了旧地主官僚国家的计划。这项计划是通过数百万农民的毁灭来促进官僚资本主义,以便将土地进一步集中在地主手中,从而增加半封建剥削。农民是世界上人数最多的阶级,因为农民因帝国主义、大资产阶级和地主的大规模采矿、能源和旅游等项目而被剥夺土地、祖地(ancestral communities);因为农民土地和少数民族领地被剥夺,农民斗争的重要性正越来越重要。在非洲,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利用武装斗争驱使群众斗群众,而这些武装斗争与争取土地和领地的斗争紧密相关。

无产阶级的斗争正在全世界增加,既有争取经济要求的斗争,也有为工资、工时、劳动条件的罢工、保卫已经赢得的权利和为了政治要求的斗争。印度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罢工、保加利亚卫生工作者为劳动条件和工资而进行的斗争、中国无产阶级反对修正主义-社会帝国主义老板的各种形式的斗争(如因本国帝国主义剥削者和其他帝国主义国家的大垄断者的利润而被驱逐出农村、成为廉价的“二等”劳动力的2亿工人的斗争)、西班牙汽车工人的斗争、法国“黄背心”和其他工人的斗争,以及美国和全世界群众性的、暴力的反种族主义抗议。这些仅仅是这场斗争的几个例子,面对金融资本对所有国家无产阶级的总攻击,巨大的战斗正在酝酿。在波兰(有必要强调妇女的突出作用)和东中欧的其他国家的群众政治斗争,主要是无产阶级的政治斗争;西班牙战斗性的抗议(现在为保卫意见权和人民艺术而表达出的群众愤怒),是展示群众巨大活动的例子,全世界的无产阶级正变得越来越自觉并正付诸行动。事实上,即使是在被认为最“稳定”的帝国主义国家,如荷兰和挪威,无产阶级青年领导的大规模战斗性群众斗争已经在最近发生,四十多年来都没有经历过的事情表明,群众正在世界上的所有地方崛起。

为了进一步的积累和集中资本,以利于金融资本产生的大垄断,所有国家的小资产阶级在危机中遭到重创,数以百万计的小店主被毁灭,数以百万计的商店和旅馆所有者被剥夺了一切。通过直接攻击言论自由或强加后现代主义的形而上学,知识分子遭到加倍攻击。这些与提倡极端唯心主义的中世纪蒙昧主义并存。学生被剥夺了多年学业,只剩下没有工作的前景。千百万的孩子无法接受学校教育,甚至在帝国主义国家,“社会平等”的神话再次破灭,因为他们的家庭没有购买电脑的钱。人民妇女遭受到了危机的最重打击,她们是在卫生部门做着危险的工作的人,她们是最先失去自己的工作的人,她们是承担增加的家务劳动的人,她们是遭受父权制暴力增加的人,所有这些似乎还不够一样,她们的权利,如堕胎权,在数个国家遭到攻击。移民和少数族裔最有可能因病毒而死亡,受到最少的药物治疗,失去他们工作,失去他们每月只能向母国家庭提供的微不足道但至关重要的汇款,这从根本上加剧了群众的苦难,也加剧了歧视和种族主义迫害。对群众的每一部分来说,都是更多的压迫和剥削。因此,他们的爆发、他们对革命的呐喊正在增长。

帝国主义对被压迫民族的侵略增长了民族抵抗,激起了民族解放战争。被压迫民族是帝国主义者的战利品。在他们相互之间的争斗中,他们发动了掠夺战争,无论是像萨赫勒地区那样的日益干预的直接侵略,还是像在高加索地区或也门那样的傀儡战争,都是用过度剥削来控制资源和市场。无论他们压垮人民的次数如何,就像英勇的巴勒斯坦人民一样,他们不会停下争取解放的斗争;他们唯一得到的就是新一波争取民族解放斗争的战士,当前的攻击的结果也不会有什么不同。在东欧和巴尔干,民族问题正在变得更加剧烈,甚至西欧,它也变得更为重要,如在加泰罗尼亚和苏格兰,爱尔兰人民武装行动的继续存在表明,尽管有着所有的背叛,但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们反帝斗争的呐喊。

全世界的群众正在渴求着革命。它要求共产主义者组织和领导他们,以便他们表达他们的全部变革能力,因此,世界上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止他们。

共产党领导的必要

为了使群众的呐喊结出果实,为了将他们巨大的无组织力量变为能够颠覆世界的有组织力量,就需要一支能够组织和领导被压迫和被剥削群众的斗争的力量。这种力量就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共产党。这是历史性的真理,这足以在中国的例子中看出,这个亚洲的“年老病夫”在过去,被帝国主义分而治之,因腐朽的地主与官僚资产阶级、人民的叛徒而落后、受到耻辱和充斥卖淫,只是几年,就从这种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悲惨境地变为了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人民群众达到了人类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

第一个条件曾是共产党的存在

1921年7月1日,中国共产党在上海成立了。它是中国革命无产阶级运动发展和将无产阶级思想体系应用到运动中去的必然结果,十月革命的枪声给中国带来了无产阶级思想体系。随着中共的建立,中国的革命和历史进程发生了变化。起初,它仍是一支弱小的力量,但是通过聚集人民最优秀的儿女,它开始前进,在它之中产生了毛泽东主席,作为党和中国革命的领袖。毛主席将他那个时代的马克思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创造性地应用到中国革命的具体条件中,在公正、正确的思想和政治路线的指导下,在阶级斗争和两条路线斗争中建设建设革命的工具:共产党、革命军队和统一战线;在新政权建设和团结人民反对他们的压迫者的斗争中,第一个工具是领导,第二个工具是主要的,第三个工具不可缺少。作为中共的领袖,毛主席应用马克思主义解决中国革命的具体问题,发展了人民战争理论,用人民战争打败了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这首先赋予了世界共产主义者自己的军事学说——这是世界历史上最高的知识。在毛主席的领导下,中共建立了一个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国家,在那里,群众是自己命运的主人,被动员起来消除饥荒、贫穷、文盲和旧社会的所有苦难。这是场艰苦的斗争,发生在动荡、湍急的水中,但伟大舵手毛主席知道,在反对中共内部认为应追求与帝国主义订立协议这条容易之路的人的斗争中,怎样航行和保持革命的进程。当修正主义者在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篡夺了权力,毛主席发起了反对中共内部想要接过当时看起来是最强大的现代修正主义的接力棒的人的斗争,团结世界上的共产主义者,拒绝向帝国主义投降,坚持无产阶级世界革命。他从苏联资本主义复辟中得出结论,发起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变革性群众运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用深刻的思想斗争去推翻中共内部的走资派,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继续革命,目的是改变灵魂,扫除自私。自私是一切反动派的来源和修正主义的营养。这个壮举惊动了世界,马克思主义达到了第三、新的和更高阶段,毛主义;因此,在今天成为马克思主义者就意味着成为马克思列宁毛主义者。

在毛主席逝世后,邓小平领导的中共右派举行了反共的反革命政变,将中共变为了一个修正主义党,将社会主义国家变为了今天中国法西斯主义统治下的社会帝国主义国家。这并没有否认马克思列宁毛主义,而是清楚地证明了毛主席确立的关于党内斗争和社会主义内部阶级斗争的一切的全面有效性。中国真正共产主义者的任务就是再次大闹天宫,今天,中国共产主义者的任务首先是重建光荣的中国共产党。

中共的历史给了我们非常有价值的教训,我们认为我们应该庆祝它成立一百周年,以加深对这些有价值教训的认识,因为如果我们能正确吸取这些教训,它们就能照亮我们所遵循的道路。

今天,绝大多数国家的形势类似于中共成立前的中国,那里没有共产党,因为它们被修正主义破坏了,我们必须去重建它们。这是从每个国家的革命无产阶级运动的发展和将无产阶级思想体系(今天的毛主义)应用到运动中诞生的。近年来,这一进程取得了显著的进展,我们必须将它进一步向前推进,从我们阶级最先进的经验中学习。

解放的道路是人民战争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最先进的支队是正在秘鲁、印度、土耳其和菲律宾领导人民战争的共产党。这些人民战争是希望的火炬,红旗宣布着马克思列宁毛主义的普遍真理。它们给了所有被压迫者和被剥削者勇气,它们鼓舞着亿万万人战斗与抵抗,反对帝国主义、世界反动派和形象色色的修正主义。它们展示了道路,向世界共产主义者,特别是加入国际无产阶级钢铁军团的新一代呼吁,到最深和最广大的群众中去,为革命组织他们的呐喊。

暴力是新社会的助产士,这是历史规律。帝国主义者及其走狗——这些垂死的寄生虫——绝对不会向无产阶级和人民自愿放弃权力。他们已经展示出,他们有犯罪的能力,为了维持他们的压迫与剥削制度,他们有意愿犯下一场场种族灭绝。他们想在血泊中击垮人民起义。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共产主义者和革命者,不得不十分坚决地应用革命暴力推翻他们,这就是人民战争的道路。没有这条道路,我们在这个世界就没有立足之地,没有这条道路,人类就不能实现自身的解放。所以,我们必须为了人民战争锻造自己;在还没有共产党的地方重建我们的党,作为战斗机器;用行动发展现存的党的军事化,为那些通过克服阻止他们进一步发展的问题和困难,领导人民战争向前飞跃的党服务。只有坚定地举起毛主义,通过解决产生的新问题,将它创造性地应用到每场革命的具体条件中,我们才能做到这一点。

作为无产阶级内部的资产阶级前线警卫,修正主义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主要敌人;它是特洛伊的木马、第五纵队,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一起企图“从内部攻克堡垒”。他们是站在敌人一边的叛徒。就像蛇一样,他们企图麻痹共产主义者、无产阶级和人民,使他们士气消沉,拿出他们的毒药,仿佛这就是上帝的花蜜,可以使我们远离所有的邪恶。当秘鲁人民战争前进的唯一道路是应用贡萨罗思想,用更多的人民战争解决新问题时,他们就像修正主义的和投降主义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ROL,现在是一个单独的党,被称为“大赦与基本人权运动[Movadef]”)的例子一样 ,宣称“革命的性质已经改变”,否认民主革命,继续说“必须利用议会积蓄力量”,必须从旧国家那里寻求“大赦”,以“解决党的问题”。在土耳其,类似的暴行也在继续,就像在秘鲁一样,他们没有停止,直到共产主义者和革命者曝光他。显而易见,土耳其的唯一道路就是沿着凯帕喀亚描绘的道路,应用毛主义解决新问题。在印度和菲律宾也是如此,修正主义者呼吁投降,但是那里革命的发展也依靠共产主义者怎样应用毛主义解决他们今天所面对的问题,飞跃进战略相持阶段。企图麻痹我们的阿瓦基安和叛徒普拉昌达的历史插曲是:前者是毛主义是“过时的”,而后者是应该运用“游击中心理论”而不是人民战争,我们知道这两个人的结局如何,阿瓦基安是拜登的公开支持者,普拉昌达则是尼泊尔革命的扼杀者。

修正主义是无产阶级队伍中的资产阶级虚荣,它是中俄帝国主义的尾巴,在第三世界国家,它支持大资产阶级的官僚派,主要是脱离人民斗争,将群众拖进资产阶级间的斗争(官僚的、买办的资产阶级之间),它用这种方式禁止这些国家的造反。

印度和菲律宾革命的推进粉碎了投降的呼吁,这也依靠共产主义者怎样应用毛主义解决他们今天所面对的问题,飞跃进战略相持阶段。因此,在革命暴力和反修正主义斗争锻造我们自己,对为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服务、为正在进行的人民战争的发展服务、为发动更多的人民服务是不可或缺的。人民战争是解放的唯一道路。在此,我们作为共产主义者和革命者,必须更加团结,在世界上肩并肩斗争。

在毛主义的鲜红旗帜下联合起来!

今天我们正生活在战争的时代,在全世界有着不平等却日益增长的革命形势的发展,群众正呼喊着革命,这确定了主要政治倾向的事实。我们处在自上个世纪“大萧条”以来,帝国主义世界体系的最深危机的第一阶段。群众的伟大起义将增加,无产阶级和世界人民的斗争将在造反的巨浪中前进,资产阶级民主的危机将越来越深,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不能再像往常一样统治了。客观条件对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前进是无与伦比的,我们全世界的共产主义者——毛主义者——必须进行斗争,回应时代的要求,担负起这个任务,勇敢前进。我们需要集中我们的力量,为正在进行的人们战争的发展服务,为更多的人民战争的开展服务,为重建共产党服务,从而开启革命新时期的道路。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认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任务——将毛主义提升为世界革命的唯一指南和指导的斗争和在它的原则下团结我们的艰苦斗争——是不可或缺的。

通过两条路线斗争、批评与自我批评,国际毛主义统一会议(UIMC)和新的无产阶级国际组织(NIOP)将会出现。这是这条道路上不可替代的一步,是我们进行必要飞跃的历史必要。如果我们共产主义者不能统一起来,我们就不能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因此它也就不会发生。通过斗争实现统一,我们所有在马克思列宁毛主义基础上进行斗争,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服务的人都知道,它是一个艰难而复杂的任务,但这正是我们所要做的。

这个世界上存在的一切事物都处于运动中,稳定总是相对的,斗争、转变总是不断的,旧世界将会消失,在战无不胜的鲜红的镰锤旗帜下,新世界将诞生。这要求我们大闹天宫。

光荣属于国际无产阶级五一节万岁!

毛主义万岁粉碎修正主义!

中国共产党成立的第一次会议万岁!

迈向国际毛主义统一会议和新的无产阶级国际组织!

胜利属于人民战争!

签署

秘鲁共产党

土耳其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

巴西共产党(红色派)

共产主义小组(毛主义),中国

重建墨西哥共产党革命核心(NR-PCM)

爱尔兰社会主义共和主义者

红旗委员会——联邦德国

智利共产党红色派

奥地利(毛主义)共产党建立委员会

挪威为人民服务-共产主义联盟

美国共产党重建委员会

法国共产党-红色派

芬兰毛主义委员会

厄瓜多尔共产党-红太阳

哥伦比亚共产党(红色派)

加利西亚毛主义共产党建设委员会

红色浪潮(丹麦)

2021年5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