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义政党和组织2018年五一联合声明:“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二〇一八年五月一日

2018年五一,在“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下,作为我们伟大的创始人卡尔·马克思200周年诞辰的巨大的全球运动的一部分,我们向国际无产阶级发表这一宣言。

在我们伟大的创始人光辉的200周年诞辰之际,我们也庆祝《共产党宣言》170周年,重申马克思建立的国际无产阶级的基本思想体系、原则和纲领的全面有效性,这综合在“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中。

随着《共产党宣言》,共产主义第一次得到了系统的理论、思想和政治的呈现,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诞生了,从共产主义者联盟到国际工人协会,直到今天,经历了第二国际和第三国际。国际——光辉的第三国际和国际无产阶级先锋队的组织表现——迈过了曲折,一刻也不停地高举、捍卫和应用将领导人类进入新世界、无阶级社会的共产主义的原则和纲领。

随着共产主义运动的诞生,历史经历了新人的产生,具有思想和行动的坚实一致的共产主义者组织进一个党,这个党与迄今为止史上的所有政党都不同并反对它们。共产主义者不分男女通过唯一的可能道路,无产阶级政治解放的道路:无产阶级革命、无产阶级专政、作为过渡的科学社会主义直到共产主义,将自己的生命献给人类解放事业。在这个五一,我们向思想和行动的巨人卡尔·马克思、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弗拉基米尔·列宁、约瑟夫·斯大林和毛泽东主席致以我们最热烈的敬意,特别是马克思、列宁和毛主席这三座伟大的火炬,向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170年中以不屈的方式将生命献给所有事业中最伟大、最光荣事业的共产主义者的无数兵团致以我们最热烈的敬意。

自我们的创始人诞生200年和《宣言》发表170年来,世界从未如此动荡,考虑到不同以往的生产社会化水平和最先进资本——坐卧不安的帝国主义——的腐朽程度,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客观条件如此成熟。即使无产阶级因资本主义复辟而遭受到沉重打击,无产阶级曾在那夺得了政权和建设社会主义,革命无产阶级已经证明和发展了它的科学思想体系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和作为它的新的、第三和更高阶段的毛主义,比以往都更用它万能的武器武装阶级,动员、政治化和组织世界被压迫群众去斗争,从地球表面一部分一部分地击败和扫除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和一切反动派,用无情的方式打击修正主义和一切机会主义,这与这场斗争不可分离。

帝国主义腐朽的总危机不断加深,在接下来的数年和数十年里,它将造成越来越严重的破坏,给全世界人民带来闻所未闻的痛苦,因此导致了最凶猛的抵抗和正义造反。数百万受侵略战争和种族灭绝折磨的难民的戏剧表明了帝国主义“文明”的真实面目,帝国主义是癌症,世界人民不需要它。帝国主义除了逐个失败没有别的命运,正如人民注定胜利。因此,这需要无产阶级先锋队尽可能地实现它!

根据非政府组织乐施会的数据,世界财富的集中程度在2017年更高,去年世界生产财富的82%集中在1%的人口手中,同时世界一半的人口——37亿人一无所有。北美、欧洲和亚洲帝国主义国家的不平等增长也在加速,伴随着汇入这些国家的大规模无产阶级移民潮,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大大地激化。
第三世界国家经济增长的私有化和非国有化加剧了经济依赖和半殖民的或殖民的帝国主义统治。所谓的石油、采矿、森林“特许权”在拉丁美洲、非洲、土耳其和印度成倍增加,使得群众离开他们的土地,大规模流离失所,对自然和社会环境造成巨大破坏,在印度、巴西、墨西哥、秘鲁、玻利维亚、南非、菲律宾等的领土上形成了真正的殖民飞地。

根据官方数据,拉丁美洲的土地集中度甚至比1960年之前的十年还要高,是世界上最高的。在印度和整个南亚,数以亿计的农民大军正在保卫自己的土地,这表明他们在民主革命中的决定性作用已经加强,而不是相反。农民几乎是世界人口的一半,他们是世界革命的主要力量。

唯一霸权超级大国美帝国主义(“肥狗”)是世界人民的主要敌人,在与俄罗斯核超级大国(“瘦狗”)和其他帝国主义列强的争斗与勾结中,领导着针对世界被压迫人民和民族的侵略战争和掠夺。

在世界帝国主义体系不断加深的经济危机的基础上,被压迫国家的官僚资本主义危机是这场危机的一部分,整个旧秩序的政治体系进入了高级程度的腐朽。政治危机表现了统治阶级不同派别之间更高和更多的冲突,表明旧反动国家已经进入了腐朽和下沉的高级阶段。革命形势在其中一直不平等发展。

整个世界的腐败丑闻除了指出这些政府的腐朽本质,也表明了大垄断买办的代表者和国家政权的日益紧密的团结。作为使旧秩序合法化手段的资产阶级选举越来越名誉扫地,毫无合法性,唤起了群众的自发抵制,显现出反革命总攻势的疲软。

极反动的特朗普领导美国用瓜分和重新瓜分所谓大中东(西亚)的侵略战争来保持发展,进一步激化了当今时代的主要矛盾:一边是被压迫民族,另一边是帝国主义超级大国和其他列强。

在战场上遭受军事失败后,美国坚持准备对叙利亚和整个大中东地区进行新的侵略升级。在帝国主义的争斗和勾结中,他们不断利用这个地区的走狗和仆从势力,如沙特阿拉伯的地主-官僚君主、伊朗神权共和国、埃尔多安领导的反动土耳其国家的干涉部队,再加上各类反动雇佣军的帮助,给这一地区带来了更多和更大规模的种族灭绝。

作为这场侵略战争和种族灭绝的一部分,我们正目睹利用反动的民族主义运动来分化民族解放斗争,如机会主义的库工党地主-资产阶级领导将部分库尔德群众变为帝国主义占领和掠夺这一地区计划的旗子和炮灰,为把叙利亚瓜分为势力范围的帝国主义目标服务。

在反对反动派、帝国主义的艰苦阶级斗争中,在反对修正主义和取消主义的斗争中,英勇的土耳其无产阶级正锻造能够用人民战争发展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工具,反对地主、大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以及埃尔多安-正发党领导的独裁和种族灭绝政权的地主-官僚走狗旧国家。土耳其共产主义者正为在共产党完全领导下的革命统一战线中团结土耳其和库尔德人民而斗争,以用人民战争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

正如加泰罗尼亚、巴斯克地区、爱尔兰和其他地方一样,库尔德民族的真正的民族自决只能通过用人民战争的发展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或社会主义革命(根据各自的情况)来实现,为此,有必要建立或重建能够领导他们走向胜利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共产党。

要着重指出的是,巴勒斯坦人民反对帝国主义-犹太复国主义的殖民主义的斗争需要将民族解放武装斗争转变为人民战争。起初,他们与在一战后取代奥斯曼帝国统治的英国进行战斗,英国用欧洲移民(犹太复国主义运动成员)开始殖民地化巴勒斯坦,二战后,反对美帝国主义。1948年,美帝国主义继续用殖民地化来瓜分巴勒斯坦,建立了犹太复国主义的以色列国家。在这一切中,美帝国主义引进修正主义前苏联的犹太人定居者(包括士兵)占领巴勒斯坦,剥削它的人民,武装他们,维持对巴勒斯坦人和这个地区的阿拉伯人民的种族灭绝殖民战争。

亚洲有着地球上最多的群众,伟大的印度人民战争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巨大堡垒和源泉。印共(毛)击败了敌人的围剿运动和“和平谈判”的政治阴谋,高举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将毛主义的红旗升至高峰。要指出的一个要点是,民族解放斗争及其胜利将在世界范围内使革命与反革命的力量关系的变化。

印共(毛)将自身建设为有组织的无产阶级先锋队,是被旧印度国家压迫的少数民族事业的真正的和必然的捍卫者——坚决反对印度教民族主义的莫迪政权企图分裂群众的宗教歧视、种姓制度和对人民战争的反动政策——是全世界革命者的指引要点和源泉。

敌人在阻止新民主主义革命发展的绝望尝试中正加强对群众特别是农民和土著人民的种族灭绝运动,以及对共产主义领导人和干部的选择性歼灭和迫害革命者、民主人士和进步人士。伟大的印度人民战争一再地展现出“抛洒的鲜血不会浇灭革命而是会滋润它”的原则,群众作出的所有牺牲正转化为阶级仇恨和人民与革命的更多胜利。

在菲律宾,人民战争坚持了45年多,击败了美帝国主义走狗政府不断的围剿运动,挫败了他们“谈判”、“和平条约”的不断呼吁和融入旧国家与选举闹剧的呼吁。杜特尔特政府极其反动的政策表明了,旧菲律宾国家只会向群众提供更多的种族灭绝、剥削和压迫。

在拉丁美洲,阿根廷、巴西、萨尔多瓦、厄瓜多尔、乌拉圭、尼加拉瓜、委内瑞拉、玻利维亚等“左翼”面孔的大资产阶级机会主义政府的破产正导致越来越多更大的人民抗议浪潮,播撒下人民战争的种子。大资产阶级旧国家是帝国主义主要是美帝国主义的走狗,处于急剧加速的腐烂过程,并且正在一个一个地崩溃。他们是这个半殖民地/半封建旧国家更高反动化的一部分,有着法西斯政府和预防性反革命军事政变的增长,反对不可避免的和暴力的、直面猖獗剥削和镇压的人民造反,以使帝国主义免于严重经济危机和使大资产阶级、地主阶级免于它们的统治危机,防止人民战争的发动。

纵览整个拉丁美洲,从智利到巴西、厄瓜多尔、哥伦比亚直到墨西哥,军事化毛主义共产党的重建或建立取得了显著进展;秘鲁瓦莱恩地区(VRAEM)的比斯卡坦(Vizcatan)高处有着这个进展中最高和最光辉的点,秘鲁共产党正在第一次代表大会和保卫贡萨罗主席的基础上推进它的全面重组,为人民战争添加新的强大推动力。正如毛主席说的,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是革命风暴区和世界革命的根据地。美国的“后院”拉丁美洲是一个巨大的火药桶,这片大陆更多人民战争的发动将是点燃人民战争燎原之火的强大的毛主义星火。

在欧洲,共产主义者领导的反对德国汉堡G20峰会的七月斗争是国际共运的完全胜利。共产主义者升起了毛主义的红旗,没有让它落下。德国帝国主义国家丑恶的猎巫运动不能阻止德国无产阶级重建德国共产党的征程。2017年法国、奥地利和其他国家的反对帝国主义反动派的斗争也表明,在帝国主义野兽的腹部的共产主义者在应用毛主义下前进,毛主义共产主义运动正在建立/重建共产党以发动人民战争的道路上快速地增强力量和前进。

在北美,在美国内部,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毛主义因革命组织红卫兵和其他共产主义集体的出现和成长而蓬勃发展。美国共产主义运动再次出现,在保卫马克思列宁毛主义共产党以发动人民战争的必要性下团结起来,是对美帝国主义和美革共的新阿瓦基安修正主义的猛烈打击。

因此,世界形势表明了巨大的潜力,其中,共产主义因新生力量而再次出现。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这种潜在力量换变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需要马克思列宁毛主义共产党的建立/重建,以将当前民族解放的武装斗争转变为人民战争,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根据各自情况发动新民主主义革命或社会主义革命的人民战争(分别是被压迫国家和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经过连续的无产阶级文化革命,使全世界进入光辉的共产主义。

伟大的马克思告诫我们:“为达到这个伟大目标所做的一切努力至今没有收到效果,是由于每个国家里各个不同劳动部门的工人彼此间不够团结,由于各国工人阶级彼此间缺乏亲密的联合。”

国际无产阶级需要完全克服当前力量的分散——这开始于毛主席去世后中国邓小平集团的反革命军事政变,因阿瓦基安、普拉昌达及其奉承者造成的革命国际主义运动的瓦解而加剧——以实现国际毛主义统一会议,推进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形成和新的无产阶级国际组织与世界革命指导部的成立。

马克思主义反对一切帝国主义沙文主义和狭隘民族主义。无产阶级是一个有着密不可分的利益和命运的国际阶级,为此,只有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马克思主义原则才是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修正主义者控告马克思主义者是教条主义,那时的赫鲁晓夫和刘少奇,以及今天的普拉昌达和阿瓦基安用他们的黑线反对无产阶级革命。毛泽东主席一再指出:“国际主义是共产主义的灵魂。”

马克思指出了国际工人协会(IWA)存在的重要性,重申了虽然无产阶级的先锋作用在1848年后的历程中花了数十年才能得到承认,但当巴黎公社出现时,它立即得到承认,它的教训被纳入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今天,国际无产阶级在将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从地球表面扫除干净的艰苦斗争中,需要国际共运和国际组织,为保卫和传播马克思主义发展的第三、新的和更高阶段的毛主义服务;为建立/重建马克思列宁毛主义共产党,以通过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人民战争夺取和保卫政权的无产阶级服务;为保卫、支持和传播正在进行的人民战争,从而组织全世界人民斗争和造反的团结服务。

修正主义是世界革命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主要危险。因此,不与修正主义进行不懈斗争就无法向前迈出一步,这与反对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的斗争密不可分。毛主席一再指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还表明,无产阶级的团结是在同机会主义、修正主义和分裂主义的斗争中巩固和发展起来的。”因此,只有思想和政治上的团结才能使无产阶级实现组织凝聚和行动的统一。

我们必须拒绝广泛团结、思想独立和政治团结的机会主义计划。正如列宁一再指出:“问题不在于数量,而在于正确反映真正革命的无产阶级的主张和政策。”

共产主义运动需要坚强团结在毛主义和人民战争周围的新国际组织,它将为把毛主义置于世界革命的指挥和指南,发动和发展更多的人民战争服务。

因此,世界范围共产主义者的团结要求:(1)保卫马克思主义新的、第三和更高阶段毛主义,反对新旧一切形式的修正主义,如秘鲁右倾机会主义路线、阿瓦基安主义和普拉昌达主义;(2)保卫阶级的最高军事战略、无产阶级军事路线、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中心的人民战争,也就是说要用世界人民战争实现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击败帝国主义世纪大战,如果它被强加。

国际毛主义统一会议的实现应该以这些思想和政治原则为基础,推进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形成,产生能够完成这些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所要求的任务和目标的新的无产阶级国际组织,为全世界共产主义者在重新统一中向前迈出巨大一步服务。

共产主义运动因新力量而再次出现,对国际毛主义统一会议和无产阶级国际组织的形成来说,今天的主客观形势比革命国际主义运动建立的时候更好,充分说明的是,在革命国际主义运动1984年的成立会议上,反对毛主义作为马克思主义的新的、第三和更高阶段的与会党和组织占据优势,它只是接受了“毛泽东思想”,只是在更晚之后才接受了毛主义,尽管只是形式上接受。

我们马克思列宁毛主义党和组织重申并举起我们为世界共产主义者在马克思列宁毛主义和人民战争的指导和基础上再次统一而斗争的承诺。

在我们的创始人诞辰200年和国际共产主义诞生170年之际,我们重申他的杰出预言:“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万岁!
打倒新旧外衣的修正主义!
保卫全世界的政治犯和革命战俘!
争取国际毛主义统一会议和新的无产阶级国际组织的形成!
用人民战争保卫贡萨罗主席的生命与健康!
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新巨浪万岁!
打倒帝国主义战争!战无不胜的人民战争万岁!

签署:
巴西共产党(红色派)
秘鲁共产党
厄瓜多尔共产党-红太阳
智利共产党红色派
重建哥伦比亚共产党毛主义组织
重建墨西哥共产党革命核心
玻利维亚人民革命阵线马列毛主义
红旗委员会——联邦德国
(毛主义)共产党建设员会——奥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