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声明:升起作为战斗武器的巴黎公社的红旗

二〇二一年三月十八日

今天,3月18日,国际无产阶级和世界人民请自助巴黎公社开始150周年。这是无产阶级第一次大闹天宫,产生了历史上第一个工人共和国。人民起义十天之后,新的政府宣布公社从位于凡尔赛的资产阶级政权独立。

在巴黎,公社社员将政权掌握在无产阶级群众手中达71天。他们的英雄主义使得新型国家——无产阶级专政——为人类所知。

在公社最后的战士屈服于敌人力量优势的两天后,1871年5月30日,卡尔·马克思指出了公社经验的普遍的历史范畴,因此:“公社……是终于发现的、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法兰西内战》,马克思在1871年5月30日于国际工人协会总委员会前宣读的文本)

这次的实践经验与之前的1848年二月革命一起标志着在革命规律认识上的飞跃,马克思总结道:“特别是公社已经证明:‘工人阶级不能简单地掌握现成的国家机器,并运用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见《法兰西内战。国际工人协会总委员会宣言》德文版第19页,那里把这个思想发挥得更完备。)”(《共产党宣言》1872年德文版序言)

根据恩格斯,公社的工作是“炸毁旧的国家政权并以新的真正民主的国家政权来代替……实际上,国家无非是一个阶级镇压另一个阶级的机器,这一点即使在民主共和制下也丝毫不比在君主制下差。国家最多也不过是无产阶级在争取阶级统治的斗争胜利以后所继承下来的一个祸害;胜利了的无产阶级也将同公社一样,不得不立即尽量除去这个祸害的最坏方面,直到在新的自由的社会条件下成长起来的一代能够把这全部国家废物完全抛掉为止。近来,社会民主党的庸人又是一听到无产阶级专政就吓得大喊救命。先生们,你们想知道无产阶级专政是什么样子吗?请看看巴黎公社吧。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马克思〈法兰西内战〉1891年单行本导言》,恩格斯)

尽管巴黎无产阶级为保卫无产阶级政权进行光辉的、无情的斗争,但是他们被为资产阶级、地主和所有旧社会怀抱中的盗贼和寄生虫的利益服务的凡尔赛反动力量击败了。资产阶级的种族灭绝野蛮在“血腥的一周”(1871年5月21-28日)期间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揭露。

巴黎公社在1871年五月的失败绝非是工人阶级被简单地击败,而是伟大意义的历史性里程碑,“新社会的光辉先驱”,永远是国际无产阶级斗争的标志。巴黎公社是世界无产阶级革命进程中的第一个伟大里程碑,是无产阶级第一次夺取政权,因此,对它所采取的立场和它的公正天平将马克思主义与修正主义区分开来。

我们不仅必须庆祝这个伟大的里程碑,而且我们必须在无产阶级万能的思想体系——之所以万能是因为它是真理——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的光芒下学习它。我们必须以伟大的巨人卡尔·马克思的不朽的著作《法兰西内战》,和自1871年以来用无数的理论和实践贡献,主要是实践贡献不断发展了的我们的共产主义思想体系、政治和组织为出发点。其他巨人——列宁和毛主席,以及伟大的恩格斯、斯大林同志和贡萨罗主席的贡献使得我们能够将巴黎公社的贡献放在新时代燃烧的现实和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第三个时刻的进程中。在“五十年到一百年内外”,帝国主义和反动派将被从地球表面清扫干净。

这个时代以帝国主义的崩溃为标志,在全世界导致了紧张局势和动荡,是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战略进攻的时代。贡萨罗主席提出将帝国主义和反动从地球表面清扫干净的世界革命的进程拥有三个时刻:第一个时刻是战略防御;第二个时刻是战略平衡;第三个时刻是世界革命的战略进攻。巴黎公社开始了第一个时刻,革命的战略防御,应用事事有矛盾的规律,有着它的对应物反革命的进攻。

卡尔·马克思认为公社社员们的主要功绩是,他们在历史上首次尝试创造无产阶级国家。他杰出地证明了工人阶级不能简单地接管现存国家机器,根据自己的需要使用它,而必须拆毁它。列宁指出,公社是无产阶级“能够实现资产阶级只能空喊的民主任务”的光辉典范。(《公社的教训》,列宁)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中分析巴黎无产阶级采取的社会和经济措施时,强调无论这些措施是如何的胆怯,他们的主要倾向是剥夺剥夺者。

在布尔什维克党和列宁的领导下,俄国无产阶级接受马克思关于巴黎公社的教导,取得了1917年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建立了苏维埃政权——无产阶级专政——作为公社的真正延续。苏维埃是以工农联盟为基础,联合最多数的落后和分散的被剥削的劳苦群众,从而确保了从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到社会主义革命的不间断地通道。伟大的列宁和斯大林同志通过它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

当在毛主席和共产党的领导下,群众在1949年夺取中国政权时,它是由马克思综合的、列宁发展的公社的经验,是直接过渡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主义革命发展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基础。

之后,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伟大的和最高的里程碑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期间,它是三结
合的革命委员会,这是新的政权机构,是作为公社经验继承者的继续。

三结合革命委员会是在毛泽东主席发动和领导的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顽强斗争中产生的,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必不可少的工具。亿万群众通过它将国家事务、政治、军事、文化、生产等掌握在自己手中,推翻了在党、人民解放军和国家内部根深蒂固的资产阶级代表,阻止资本主义在中国复辟达十年。

在公社期间,我们看到两种根本不同类型的国家——新世界和旧世界的表达——的武装对抗,武装是政权,一切政权的核心。公社肯定了革命暴力的必要,展现了内战的力量,建立了马克思主义原则的实践证明,根据“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和“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毛主席发展了它。“在欧洲游荡的幽灵”已经成为现实威胁。马克思指出,“武装的巴黎是阻碍反革命阴谋实现的唯一严重障碍。因此必须解除巴黎的武装。”
(《法兰西内战》,马克思)不仅要用武装夺取政权,而且要用革命暴力保持政权。这个的第一个经验表明,我们只能用暴力阻止资本主义复辟,在今天则是人民战争,如果阶级已经失去政权,那它就有必要应用人民战争重新建立政权。

永远不放弃国民自卫军的枪支,这是公社社员们150年来最大的呼喊!

关于领袖问题、党的领导问题,公社的经验告诉了我们什么?关于这方面,马克思在1871年4月12日与库格曼的同性只能够指出了公社社员们的致命错误:(1)当敌人处于恐慌,没有时间集中力量时,应该立刻进行进攻凡尔赛。他们错过了这个机会;(2)中央委员会仓促地放弃了权力,将它交给公社。

马克思认定在阶级斗争的动荡中,无产阶级需要一个有能力领导它的统一的党。将公社社员们分成不同“党派”的推诿是公社的致命错误。只有一个实行民主集中制的、在无产阶级思想体系指导下的统一的党,才能公正地发动战争,取得胜利。

遵循公社的教导,毛主义确立了:政权是根本。“以由共产党领导的武装为基础,以人民战争的形式来建立和捍卫的政权。”(《论马克思列宁毛主义》,秘共)睿智的马克思分析的公社的经验已经证明了这一必要,仅此而已!谁否认毛主义者是英勇的公社的忠实继承者,谁就是修正主义者和伪装成马克思主义的人。公社提出的这一必要在我们重建/建立/重组共产党和准备/发动人民战争的公正与坚定的愿望中得到了日常表达。秘鲁人民战争在困难和复杂问题的特定情况下仍在继续,为了克服这种形势,对应着要通过粉碎修正主义的和投降主义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ROL)的可悲老鼠,用人民战争重组党和为了人民战争而重组党。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老鼠遵照帝国主义和反动派呼吁“和解”的计划,乞求反动派的原谅,假装让我们相信“人民战争已经在失败中结束”。贡萨罗主席教导过,即使只剩下一个共产党人,他也有义务再做一遍,继续战无不胜的人民战争之路。

国际非常重要的政治文件《法兰西内战》用公社的经验武装了全世界的国际无产阶级,是马克思主义战胜前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各种变体的杰出示范。“到第一个时期(1841-1871年)即风暴和革命的时期的末尾,马克思以前的社会主义已经奄奄一息。”(《马克思学说的历史命运》,列宁)在反对否认无产阶级专政必要性的小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斗争中对公社经验的杰出分析特别重要。

在《法兰西内战》中,马克思清晰无比地确定了这些机会主义者在工人运动中的作用,革命工人运动在其矛盾运动中,积累的被恩格斯称为“巨大的垃圾堆”作为行动的直接结果。每一次危机,每一个阶级斗争尖锐的时刻,都是我们能够和必须清除修正主义和机会主义的时刻。

当前的巨大危机是真理获胜的伟大时刻之一。即使在这个时刻,当帝国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危机在全世界尖锐时,所有的矛盾都在激化,在全世界不平衡发展的革命形势也正越来越发展,随着群众的伟大行动,它的爆发将是所有的反动派和他们的修正主义仆从发抖;它无处不在,走向前所未有的巨大爆炸。主观因素的发展,主要是共产党——作为新型军事化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毛主义党发动新的人民战争的进程正逐步满足这个客观形势。因此,在刻画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战略进攻的“五十到一百年内外”的时期内,这开启了革命的新时刻或时期,成为了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新巨浪的一部分。这一形势决定了全世界共产党的任务、战略和策略。

只是在美国的一次反动选举中,像鲍勃·阿瓦基安和其他领导者这样的“真正的”毛主义的虚假捍卫者通过保卫反动的帝国主义者拜登的胜利,就在世界无产阶级面前揭露了他们的真实的面目。

真理从这些危机中涌现出来,无产阶级的行动将“巨大的垃圾堆”扫除了。

修正主义者和机会主义者并不想看到没有什么是线性发展的,一切都是不平衡的发展,为了学会走路,你就必须摔倒。那些不接受秘鲁人民战争经验的巨大贡献的人,没有根据的不断重复帝国主义-反动派-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宣传:“人民战争已经在失败中结束。”毫无疑问,他们对公社的经验不屑一顾。尽管马克思就公社失败说道:“工人的巴黎及其公社将永远作为新社会的光辉先驱受人敬仰。它的英烈们已永远铭记在工人阶级的伟大心坎里。”(《法兰西内战》,马克思)

正如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强调的:“虽然这次群众性的革命运动没有达到目的,但是他在这次运动中看到了有极重大意义的历史经验,看到了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一定进步,看到了比几百种纲领和议论更为重要的实际步骤。分析这个经验,从这个经验中看到策略教训,根据这个经验来重新审查自己的理论,这就是马克思提出的任务。”

我们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从一切经验只中学习,确认秘鲁人民战争是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战略进攻的第一个行动。让帝国主义者、反动派及其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和平信”骗局的仆从们继续他们的鬣狗梦想吧;因为无论是贡萨罗主席、秘共,还是真正的共产党人、人民解放军战士、新政权的群众,都从未放下武器,从未接受美国中情局的“和平协议”。就像公社社员们一样,他们坚持了人民战争。在后一种情况下,工人阶级的士气低落比消灭任何数量的“领导人”都更为不幸。

秘鲁人民战争所面临的复杂而困难的问题主要是由于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修正主义和投降主义老鼠的背叛。他们在反动派的帮助下,渗透到党的委员会中,在他们要求放下武器,结束人民战争的呼吁失败后,煽动基层反对领导层,出卖坚持人民战争的领导者。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策划了以上所有内容,以换取剥削者和压迫者——革命的刽子手的赦免,否定毛主义、贡萨罗主席、贡萨罗思想和人民战争。荒谬的是,那些将肉体和灵魂交到反动派手中的人假装与反动派进行谈判。他们在谈判什么?什么也没有!只有背叛,他们提议用自己的背叛作为交换,来为抹黑贡萨罗主席的交换服务,目的是消灭党和人民战争。

正如贡萨罗主席所定义的,毛主义在秘鲁人民战争开始以来的事实和火焰中得到了验证,就像公社社员们用鲜血验证了马克思主义一样。秘鲁共产党人和公社社员们证明了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中所说的他们的历史创举和自我牺牲。现在,为了克服人民战争所处的形势,秘鲁的共产党人坚定举起贡萨罗主席和马克思列宁毛主义、贡萨罗思想的领导,坚持党的全面重组的任务,因为贡萨罗主席的被捕与 1992 年以来的单独羁押和中情局-反动帮派助下在监狱中组织起来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背叛。

在反动派正企图动员群众为帝国主义战争计划做准备之时,我们必须具体和紧紧抓住公社的另一个原则:国际主义。正如马克思所说的,“公社的旗帜是世界共和国的旗帜”非常恰当。公社任命德国人为劳动部长和波兰人担任巴黎的国防部长,向世界确认,全世界无产者必须联合起来,击败敌人。

毛主席说它非常好,国际主义是共产主义的灵魂!从组织的观点来看,国际工人协会(第一国际)对公社具体和积极支持的经验使第一国际内部反对无政府主义观点的斗争激化。在公社之后的第一国际大会上,马克思和恩格斯肯定了总委员会并不是无政府主义者想要的简单的信息机构,而是无产阶级真正的总参谋部。自公社以来,资产阶级已经注意到在国际上组织起来的工人所代表的危险。在第三国际随着 1917 年伟大的十月革命胜利而建立之后,这种非理性的害怕变成了恐惧。今天比以往更需要重建无产阶级的总参谋部,这是我们的紧迫任务之一!在这条道路上,在当前形势下,毛主义共产党和组织对举行第一次国际毛主义统一会议(UIMC)和建立新的无产阶级国际组织(NIOP)的呼吁极端重要。

正如贡萨罗主席正确说道的,公社是这个“阶级斗争史诗”的一部分。它证明了“只有阶级斗争能够产生我们的思想体系”,“阶级斗争的中心是政治,是通过推翻其他政权夺取和保卫阶级的政权,只有作为探索实践,阶级才能够产生思想和行动的巨人。”

在每天的生活中,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展现了它作为无产阶级在为解放人类的英雄史诗中所做出的贡献的生动。在毛主义者正于全世界加强印度、秘鲁、土耳其和菲律宾的人民战争,发动新的人民战争,重建共产党,再次出发大闹天宫的无情的斗争中,它更加展现了它的全面有效性。

今天,我们需要采取主动,敢于战斗,不要害怕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献出鲜血。当新的革命巨浪正在发展,新的革命时期正宣告到来——帝国主义及其产物官僚资本主义的巨大危机随群众爆发的积极一面——时,怀疑、畏缩就是犯罪。我们正生活在整个世界大动荡大变革的时代。粉碎修正主义,揭露机会主义,在思想上加强我们,因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推进需要扫除“巨大的垃圾堆”!用人民战争谴责并坚决对抗帝国主义掠夺战争。用人民战争开展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使这成为帝国主义大战是准备的主要形式。为了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为了社会主义的实现,要像公社一样,变帝国主义战争为被压迫阶级反对压迫阶级的内战,一场剥夺资产阶级的战争,让我们成为向光辉公社社员们一样的榜样,让我们用人民战争为共产主义升起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红旗!让我们忠于英勇的公社社员们,升起、捍卫和应用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

“工人的巴黎及其公社将永远作为新社会的光辉先驱受人敬仰。它的英烈们已永远铭记在工人阶级的伟大心坎里。那些杀害它的刽子手们已经被历史永远钉在耻辱柱上,不论他们的教士们怎样祷告也不能把他们解脱。”(《法兰西内战》,马克思)

今天,只有毛主义者举起了作为战斗武器的公社旗帜!

签署:

美国共产党重建委员会
奥地利(毛主义)共产党建设委员会
红旗委员会——联邦德国
巴西共产党(红色派)
哥伦比亚共产党(红色派)
厄瓜多尔共产党-红太阳
秘鲁共产党
芬兰毛主义委员会
毛主义共产党(法国国家)
挪威为人民服务-共产主义联盟
共产主义团体(毛主义),中国
重建墨西哥共产党革命核心
智利共产党红色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