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列毛主义基本教程第三十二章

印度共产党(毛主义)
二〇〇六年

第三十二章 毛主席去世之后

60年代后期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毛主义作为马克思列宁主义新阶段建立的时期,是世界许多地区革命动荡的时期。印度支那(越南、柬埔寨和老挝地区)的革命战争对美帝国主义巨大的军事力量造成了严重打击。与此同时,革命者们摆脱了现代修正主义者的控制,在毛主义的指导下,于第三世界许多地区发动了武装斗争——目前菲律宾和印度的武装斗争是它们的延续。进行游击战争的民族解放斗争席卷了很多地区,同时在格瓦拉主义意识形态(根据切·格瓦拉的观点和实践,在古巴和玻利维亚的革命斗争中发挥主导作用的意识形态)下的武装斗争也席卷了拉美的许多地区。

印度支那战争、第三世界激烈的斗争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导致六十年代末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学生运动和反战运动的主要因素。1968年5月的巴黎学生起义是最重要的一次运动,但它仅仅是从美国到意大利,甚至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和南斯拉夫的学生的反抗浪潮之一。它还对第三世界各地的学生运动产生了影响。与此同时,美国和世界其他地区的反越战抗议活动开始升温,欧洲主要城市爆发了大规模的反对战争和核军备竞赛的和平运动。美帝国主义者实际上是孤立的,因为他们的任何一个盟友都不同意派遣军队去越南作战。在学生运动之后,在西欧国家,特别是意大利和法国,产业工人阶级的斗争也有了很大的增长,尽管这些斗争主要需求是经济上的。但这一波又一波的大罢工往往都会让这些帝国主义国家的整个经济陷于瘫痪。

70年代中期,许多长期存在的殖民政权在持久的游击战争后最终被推翻。因此,1975年,美国和他们的傀儡被赶出越南、柬埔寨和老挝。在非洲,莫桑比克、安哥拉、埃塞俄比亚、刚果和贝宁共和国在这一时期成立。然而,这些国家大多是新帝国主义——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傀儡国或卫星国。但柬埔寨是一个突出的例外,真正的共产主义革命者——红色高棉——一直保持独立,直到1978年在苏联帝国主义的命令下被越南入侵。

在接下来的时期里,也继续出现了一个极好的革命局面,所有基本矛盾都在激化,帝国主义进一步削弱。特别地,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仍然是世界革命的风暴中心。这一时期初期,津巴布韦、尼加拉瓜、厄立特里亚和其他国家的游击队斗争仍在继续。1980年,在共产党革命的领导下,秘鲁爆发了人民战争。伊朗国王被推翻,一个反美的伊斯兰共和国诞生。在1978年成立苏联傀儡政权,1979年被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军队占领后,阿富汗爆发了民族解放战争。阿富汗人民的英勇斗争对苏联政权造成了严重的致命打击,它是苏联最终垮台的一个主要因素。

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人民斗争的划时代意义是,它永远地改变了帝国主义和被压迫民族关系的性质。越南战争和阿富汗战争都证明了,即使是超级大国也不能占领一个弱小的国家。这一情况在90年代在联合国维和部队试图干预的众多地区时被更加鲜明地揭示出来。索马里兰被英国和意大利殖民者轻易地控制了许多年。在90年代,索马里兰独立成为索马里,数千名美国士兵和其他部队在受到人民的攻击时,被迫可耻地撤退。即使是在不派遣地面部队的情况下对伊拉克和南斯拉夫的大规模轰炸,也是帝国主义认识到在这一时期下没有任何国家、地区或人民愿意被占领的体现。

自从东欧和前苏联各共和国的官僚政权垮台以来,那里也出现了持续的革命危机。即使在西方帝国主义国家,危机的恶化也加剧了劳资矛盾,导致了工人阶级反反复复的罢工斗争。然而,革命力量在组织上还不够强大,无法利用世界范围内的良好革命形势推动世界社会主义革命。

1976 年毛泽东去世后,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在修正主义者邓小平的领导下发动了政变,并以所谓的中派华国锋的名义领导控制了党。正如毛泽东经常教导的那样,随着政权被修正主义者掌握,社会主义基地已经脱离了无产阶级的控制。同时,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的领导转向机会主义路线,攻击毛主义,把毛泽东描绘成小资产阶级革命分子。虽然红色高棉继续在柬埔寨掌权,但他们一直在同内部敌人进行斗争。在被苏联支持的越南军队打败时,他们还没有摆脱战争对经济的蹂躏并巩固他们的统治。因此,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的无产阶级巩固了对国家权力的控制,能够为国际无产阶级发挥社会主义根据地的作用。

在毛泽东死后的几年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出现了相当严重的意识形态混乱,邓小平修正主义者通过华国锋试图把自己描绘成毛主义的鼓吹者。特别地,他们错误地兜售修正主义的三个世界理论作为毛泽东的国际无产阶级的总路线。许多革命团体接受了这些立场,直到1981年中国共产党非常公开的修正主义历史决议和1982年第十二次大会之后,世界各地的革命力量才开始公开反对邓小平修正主义。然而,一些组织继续遵循邓小平的修正主义路线,放弃了毛泽东的革命教导。其他一些组织也加入了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对毛主义的机会主义攻击。然而,这些政党后来要么解体,要么公开暴露其修正主义性质。

而那些坚决反对邓小平修正主义、在实践中坚持毛泽东主义的政党则可以取得相当大的进步。今天,这些力量构成了革命的国际无产阶级的核心。他们领导着秘鲁、菲律宾、土耳其、尼泊尔和印度的武装斗争。尽管这些力量在组织上仍然非常薄弱,但它们的力量仍在不断增长。

其力量增长的主要来源是马列毛主义意识形态的正确性。过去二十多年来发生的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证实了毛主义的大多数预测。特别地,苏联在人民的斗争下崩溃,不再是一个超级大国,以及面对世界上被压迫人民的斗争,美国这一超级大国严重削弱,证实了毛泽东的评价,即这些帝国主义者不过是纸老虎,人民可以教育他们。

同样,毛主义仍然是国际无产阶级和被压迫人民在各自国家制定和执行革命方案的最佳工具。它还对世界各地为民族解放而进行的武装斗争产生了重大影响。尽管在这一时期,马克思主义科学和理论没有取得任何重大的进步或重大的发展,但马列毛主义仍在适应世界上不断变化的形势。它为国际无产阶级提供了唯一科学正确的理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在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最终胜利道路上,经历了胜利——失败——再胜利的过程。对于那些因为这个过程的兴衰而沮丧的人来说,记住毛泽东在大论战和文化大革命中提出的观点是有帮助的,“资产阶级革命是由一个剥削阶级代替另一个剥削阶级,尚且要经过多次反复,经过多少次的革命、复辟和反复辟的斗争。资产阶级革命从思想准备到夺取政权,在欧洲的许多国家,都进行了几百年之久。无产阶级革命是彻底结束一切剥削制度的革命,更不能幻想剥削阶级会乖乖地听任无产阶级剥夺他们的一切特权,而不想恢复他们的统治。”

因此,在世界社会主义革命漫长而曲折的道路上,这只是暂时的失败。但是,马列毛主义 150 年的发展历史已经明确地证明,领导和指引国际无产阶级走向最终胜利是这一学说的历史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