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鲁人民战争40周年万岁!

《人民论坛报》编辑部
二〇二〇年五月二十二日

5月17日是秘鲁发动武装斗争(ILA)40周年,这场由秘鲁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战争今天仍在继续。

40年前,美帝国主义在秘鲁的忠实仆人,宣布恢复民主选举,作为回应,秘鲁共产党炸毁了投票站并烧毁了选票。安第斯高地的人民为这些行动提供了支持性根据地,打响了人民战争的第一枪。依据毛泽东主席的教导,国家是“枪杆子里变出政权”,秘共知道选道路不能使秘鲁摆脱美帝国主义,获得民族解放。与许多革命不同的是,秘共在没有任何外国资金支持的情况下发动了武装斗争,当时,旧国家正假装实行“民主”。由于资本主义在苏联(1956年)和中国(1976年)已经复辟,他们只有自己的思想体系和群众可以依靠,这对这个事件是极其重要的。秘鲁的共产主义火炬曾比世界上任何地方的都要高,它的光芒在今天仍然指引着人们。

秘共领导的人民游击军(EGP。现为人民解放军,ELP)的战斗人员,依靠毛主义的方法,将敌人当做补给线,起初没有武装,但随着他们从建筑和采矿工程中夺取黄色炸药,到从统治阶级的军队和警察手中夺取轻重武器。在几年的时间里,一小群游击队发展成为一支巨大的力量。秘共和贡萨罗主席领导的游击队依靠着毛的另一个教导:在战争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是人,而不是技术或武器。

到1982年3月,秘鲁共产党和它的人民游击军用印加式弹弓和从警方缴获的自动步枪封锁了阿亚库乔市,并在黎明前对监狱发动了突袭。最高戒备监狱被大约150名游击队员包围,他们解放了所有250名囚犯,并空无一人的监狱上空升起红旗。人民战争初期的这一行动引起了国际统治阶级媒体的注意。

这样的行动在人民战争的早期不断升级并继续,到1983年,腐朽的旧秘鲁划定了数个紧急区域,试图控制战争,但以失败告终。

对国际工人阶级来说,最重要的是秘共和贡萨罗主席在人民战争的熔炉中发展的思想体系,这就是指导当今国际无产阶级革命的思想体系: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中国革命的教训和毛主席的突破,代表了马克思主义的新的、第三的、更高的阶段。他们在对这些教训和突破的认识上开始工作。1982年,这种认识使马克思列宁主义发展成为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但秘鲁共产党花几年的时间才召开第一次代表大会,使这一概念在1988年传播到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其他成员。秘鲁人民战争像灯塔一样照耀世界,它的思想体系的发展使之成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最重要的事件。

秘鲁是一个受帝国主义,主要是美帝国主义压迫的民族,是世界革命风暴中心的一部分。因此,人民的道路就是新民主主义革命,就是一切受外国统治压迫的阶级在无产阶级的领导下团结起来,毫不犹豫地解放自己的国家,提高建设社会主义的独立能力的革命。这是现代一切半封建的被压迫国家的道路。伟大领袖贡萨罗主席已经领导40年了。

秘鲁革命以马克思列宁毛主义、贡萨罗思想为指导,共产党领导人民战争,人民战争由人民来执行。在整个战争中,党产生了许多为人民的具体需要服务的组织;学生组织、青年组织、妇女组织、生产点工人组织、农民组织、法律辩护组织等都是人民战争中进行的斗争。

党带来了解决方案

人民战争扩大到哪里,哪里的群众生活和斗争就改善。人民委员会成立,委任各种负责人民需要的机构。党施行三三制,农民占三分之一,进步分子占三分之一,共产党人占三分之一,形成了人民委员会的领导机构,反过来,在推翻反动派的不懈斗争中形成新国家。

随着人民战争从高地农村蔓延到利马周边的棚户区(秘鲁共产党称之为“新城镇”),革命与反革命之间必然产生矛盾。贡萨罗主席和他的党领导了反对旧国家的亲帝国主义代理人的斗争,无论他们是作为腐败的政客还是非政府组织(NGO)出现的。这些类型的亲美帝国主义组织得到了秘鲁人民的仇恨,作为他们的先锋队的党在进行选择性歼灭之前,会对这些敌人发出三次警告:停止伤害群众。

今天,贡萨罗主席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政治犯和在世的最伟大的共产主义者。1992年,他被捕后,人民战争遇到了道路上的一个弯道,不久后中央委员会被捕,围绕在取消武装斗争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其余党员的一部分投降。这个弯道没有结束人民战争,仍在继续,因为党已经进入了围绕红线进行党的全面重组的时期。这里有许多叛徒,例如攻击人民战争和贡萨罗主席的老鼠何塞。还有老鼠和叛徒“米里亚姆”,她领导者另一条右倾机会主义路线,是大赦与基本人权运动(MOVADEF)的领导人,该组织在特赦政治犯的幌子下寻求结束人民战争。这两条右倾机会主义路线都支持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及其秘鲁同僚的谎言,声称贡萨罗主席已经投降,寻求与反动派的和平。这些都没有证据,那些参与起草假和平信的人已经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

在国际上,秘鲁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被“美国革命共产党”的鲍勃·阿瓦基安以及国际人民斗争联盟前领导人何塞·马利亚·西松等老鼠和修正主义者重复、重申和承认。他们各自歪曲马克思列宁毛主义和投降主义的区别,同时攻击“人民战争直到共产主义”这一真正的毛主义者的口号。紧随其后的修正主义导致了对国际共运的红色政治路线和贡萨罗主席的大规模攻击是不足为奇的。修正主义只能为自己的死亡做好准备和支撑,任何人,任何事物不能保护它。

另一方面,革命是用生命做出的承诺,没有人,任何事物都不能战胜它。人民战争是不可战胜的,它将继续下去,直到修正主义、反动派和阶级永远从地球上消失。

秘鲁共产党领导人和人民解放军司令员劳拉同志在2013年接受秘鲁人民运动(重组委员会)采访时直言:“值得记住,党一直都在:我们的中心是斗争。我们的基础是无产阶级和人民。我们的道路是人民战争。我们的目标是秘鲁人民共和国。我们的思想体系是马克思列宁毛主义、贡萨罗思想。我们的最终目标是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和共产主义。”

“所谓的‘路径的失败’、‘恐怖主义的失败’、‘和平协议’是什么?我们坚定地相信,所有这些都是反对党的罪行。我们用革命热情,在风中扩散造反的红旗。人民战争万岁!造反有理!在风暴中大闹天宫!我们无敌的武器是:马克思列宁毛主义、贡萨罗思想!反动派说:放下你的武器。我们只会回答到:有种就来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