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里德里希·恩格斯200周年诞辰——国际声明

二〇二〇年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弗里德里希·恩格斯200周年诞辰

“没有阅读过恩格斯的所有著作,就无法理解马克思主义,更难以表达马克思主义!”(列宁)

200年前,即1820年11月28日,伟大的弗里德里希·恩格斯诞生了!恩格斯是马克思主义的两位创始人之一,是马克思列宁毛主义的经典作家之一,是马克思主义三大巨头之一的卡尔·马克思的最亲密的战友。马克思主义是无产阶级真正的思想体系,因此它也是万能的。在恩格斯诞辰200周年之际,我们要纪念他的工作,特别是在伟大的卡尔·马克思的伟大领导下,他在创立、定义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方面为国际无产阶级所作出的贡献。恩格斯是新兴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仅次于马克思的伟大领袖,他的贡献对于马克思主义进一步发展为马克思列宁主义和马克思列宁毛主义至关重要。

恩格斯出生于巴门(伍珀塔尔),其家族是纺织制造商,这使他能够很早就先与德国工人,然后和英国工业无产阶级建立联系。恩格斯青年时期就开始造普鲁士资产阶级的庸俗主义的反,在诗歌、书信和短文中进行批判,是一位充满激情的革命民主主义者。19世纪40年代初,恩格斯在军队服役期间积累了重要的经验,这些经验以后对他非常有用,并使他对军事问题产生了持续的兴趣,这就是为什么马克思在赞赏恩格斯的军事知识和无产阶级友谊时总是称他为“将军”的原因。在去英国之前,在普鲁士首都,作为青年黑格尔派一员的恩格斯加深了对现有秩序的批判,之后他去了当时世界上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英国工作。在英国,恩格斯第一次面对最完整、最成熟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对他来说,阶级矛盾以及由此引起的阶级斗争越来越清晰。英国当时也发生了巨大的政治动荡和众多的群众运动,恩格斯积极参与其中。在经历了展开的资本主义生产和人民群众的政治斗争之后,恩格斯在这些斗争中逐渐抛弃了他原先的青年黑格尔派的唯心主义,并产生了强烈的愿望,不仅要关心工人阶级的斗争,而且要与工人阶级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使自己成为工人阶级斗争的一部分。关于此,恩格斯写道:“我愿意在你们的住宅中看到你们,观察你们的日常生活,同你们谈谈你们的状况和你们的疾苦,亲眼看看你们为反抗你们的压迫者的社会的和政治的统治而进行的斗争。我是这样做了。我抛弃了社交活动和宴会,抛弃了资产阶级的葡萄牙红葡萄酒和香槟酒,把自己的空闲时间几乎都用来和普通的工人交往;对此我感到高兴和骄傲。”伟大的恩格斯就是这样给全世界的共产主义者树立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榜样,与群众团结在一起,站在无产阶级一边,与人民群众一起生活、工作和斗争。

一 马克思与恩格斯之间永恒的团结斗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马克思主义的两位创始人——杰出的卡尔·马克思和他最亲密的战友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开始各自独立地研究和参加阶级斗争。他们在这个时期取得了相似的成果,并在此基础上建立起两个无产阶级领袖的团结,这一团结将改变世界进程,其中巨头马克思发挥了领导作用,因为正如贡萨罗主席所定义的那样,他是第一个巨头,三次飞跃中第一次飞跃的主要代表。早期在英国的生活对恩格斯的世界观和思想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这在当时的背景下非常重要,另一位巨头列宁也这样说过,弗里德里希·恩格斯正是因为“到英国后才成为社会主义者”。列宁通过分析马克思和恩格斯之间的信件后告诉我们:“马克思和恩格斯可以公正地并称为现代社会主义的创始人。”

作为现代社会主义,共产党人的思想体系,今天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的两个创始人之一,恩格斯与马克思在最紧密的团结斗争中,为阶级的科学思想体系的建立作出了贡献,在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中都有贡献和发展。这些是对马克思主义诞生的贡献,在恩格斯诞辰200周年之际,我们更要强调和突出这些贡献和发展。我们的创建者,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他们的思想和行动中,在争取无产阶级解放的共同斗争中有着坚不可摧的纽带,在他们的工作中团结在一起。他们是1848年《共产党宣言》的作者,这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诞生的标志。它的发表正值1848-1849年的伟大的革命高潮,这场革命震撼了从英国到匈牙利的整个欧洲,历史上第一次发生了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武装对抗。

马克思主义是在阶级斗争的烈火中锻造和磨练出来的。恩格斯发动的两条路线斗争和为马克思的著作加冕,是马克思主义红色派在1847年11月正义者同盟第二次大会上取得重大胜利的基础。在这次由马克思亲自领导的大会上,恩格斯担任秘书,联盟的名称从现在看是正式修改为共产主义者同盟,“人人皆兄弟”的旧口号改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不朽口号。

他们没有“重塑”世界,而是克服了有限的解释,通过为无产阶级革命的实践改造服务改变了它。他们从旧社会的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和哲学领域中汲取精华部分,由此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从上层吸取旧社会的最好成就,并用辩证唯物主义的方法克服了它们,从而在阶级斗争的烈火中创造出无产阶级唯一科学的、清晰的思想体系。马克思、恩格斯明白了社会主义胜利的保证“不是在一位智者的头脑之中,而是在无产阶级的被压迫和剥削的群众的真实的革命斗争中,在他们的组织程度、觉悟和革命决心的成长中,这些是通过斗争而发展的,马克思和恩格斯理解了社会主义的胜利的必然性”,这就是共产国际在1937年反法西斯战争中坚持的原则。这意味着理论与实践的统一,而不仅仅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

恩格斯的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另一个特征在政治调查工作中得到体现。他不仅搜集来自世界各地的书籍和统计数据,彻底地评估它们,用模范的方式研究它们,并获得合理的材料,而且还进行了政治调查,他的著作《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在书中写道:“是工人的军事学校,他们就在这里受到训练,准备投入已经不可避免的伟大的斗争中去”。列宁称这部著作是“马克思主义最好的著作之一”,这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最伟大的三个人之一的列宁高度肯定恩格斯的标志,称为社会主义同工人运动联系起来而斗争是“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的主要功绩”,这是无产阶级在革命(今天是人民战争的形式)胜利的前提和保证。

在这段激烈的阶级斗争时期,马克思转向在理论上发展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任务,在50年代和60年代完成了对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批判,在1867年,即国际工人协会成立后仅仅三年后,完成了对《资本论》的修订,从而完成了从理论上发展科学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在这段时期里,伟大的恩格斯竭尽全力地执行了保证无产阶级专业领袖马克思有组织支持的革命任务。

在这整个时期,恩格斯都与马克思保持着密切的来往,仔细讨论欧洲和世界上革命和无产阶级斗争的所有发展。1867年5月7日,马克思把《资本论》第一卷的手稿交给印刷厂后不久,在信中写道:“没有你,我永远不能完成这部著作。坦白地向你说,我的良心经常象被梦魔压着一样感到沉重,因为你的卓越才能主要是为了我才浪费在经商上面,才让它们荒废,而且还要分担我的一切琐碎的忧患。”

保尔·拉法格在一封信中对马克思和恩格斯这对战斗伙伴的全部天才进行了描述,很好地反映了恩格斯的贡献:“马克思对恩格斯知识的广博和他那能以闪电般速度看问题的敏锐头脑不停地表示惊讶。恩格斯总是乐于承认马克思的分析和综合能力。”显然,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的形成有着重要的意义,特别是他能够发挥重要作用,因为综合出自马克思之手。正如贡萨罗主席一再教导我们的,这次综合具有重要意义。正因为如此,恩格斯才能够出色、彻底、杰出地履行马克思主义两位创始人之一的职责,因为他认识到马克思的“综合能力”,把自己置于马克思伟大的领导之下,以令人难以置信的承诺捍卫了马克思的一生。这就是为什么恩格斯在强调他们那个时代的国际无产阶级运动时说:“马克思的天才、科学的准确性和博学远远超过他们所有人。”恩格斯进一步说道:“没有马克思,我们的理论远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所以,这个理论用他的名字命名是理所当然的。”这个名字代表了马克思与恩格斯之间永恒的共同奋斗!

二 恩格斯作为马克思主义创始人之一的工作

在国际工人运动中,伟大的恩格斯以坚定捍卫共产主义原则而闻名,而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领袖,伟大的列宁则着重强调,恩格斯“成了一个毕生毫不留情地反对‘把庸人习气带到共产主义运动中去’的人”(列宁)。恩格斯这种坚定态度的高度表现是他反对蒲鲁东的斗争,他在蒲鲁东《贫困的哲学》一书发表之前就已经领导了这场斗争,这也成为马克思《哲学的贫困》这部粉碎性的、基础的著作的重要基础。恩格斯在这场反对蒲鲁东的斗争中,以强硬的态度,“证明的主要就是暴力革命的必要性。”(恩格斯) 为了反对一切企图把恩格斯和马克思分开的势力,反对所有后来试图歪曲恩格斯的著作并以修正主义的名义占有它的势力,恩格斯早在1846年同普鲁东的斗争中,就把暴力革命确定为三个宗旨之一和实现共产主义的普遍手段。把“暴力革命”定义为共产主义原则是恩格斯对军事科学问题进行深入分析的一部分,他是第一个把军事科学直接用于为无产阶级服务的人。在这个问题上,恩格斯还通过把军事路线同无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紧密联系起来,为国际无产阶级提供了军事战术和方法问题上的重要指导,恩格斯指出,街垒的巷战是一种陈旧的、无用的战术,无产阶级及其政党必须随着历史的发展进程,在革命中寻找新的战争形式。但是他强调了革命新的形式的持久性的必要,警告道,“把革命想象成能够在一夜之间完成谈判的事情。实际上,这是在不断加速的情况下,持续数年的群众发展的过程。”

恩格斯进一步指出,无产阶级必须把人民团结起来反对资产阶级,领导革命取得胜利。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赋予了无产阶级恩格斯所强调的“新的形式”,最终创造了无产阶级军事理论的最高发展阶段,持久人民战争。它是由我们阶级的三大巨头中的另一个,中国革命和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领袖毛泽东主席第一次系统地阐述,作为一般的、独立的理论。在与可怜而又令人厌恶的普鲁东的斗争中,恩格斯为分遣队的基础作出了决定性的贡献,德国社会民主工党正是由此形成的(后来的德国共产党),因为他亲自领导了会议,在这次会议上,这个团体摆脱了无政府主义和蒲鲁东的影响,并将自己置于马克思主义的领导之下。恩格斯以此证明自己是争取无产阶级政党的斗争的先锋。创立无产阶级政党从一开始就是马克思、恩格斯伟大的斗争友谊的主要目标。

谈论恩格斯和无产阶级政党,总是意味着也要谈论无产阶级国际主义。这是至关重要的。恩格斯对于国际无产阶级运动、第一国际工人联合会和第二国际的功绩是不可估量的。在第一个国际时期,他领导的争取共产党人的编队和共产党的建立的斗争,得到了马克思的最大尊敬,马克思主义的两位创始人在这个问题上密集的通信清楚地表明,他们的行动是系统的、密切一致的和坚定统一的。这就是伟大的卡尔·马克思委托弗里德里希·恩格斯起草《共产党宣言》的原因。马克思逝世后,正是恩格斯继续他的工作,他指导如何卓越地领导第二国际成为反对机会主义和修正主义的斗争工具。恩格斯亲自倡议将5月1日定为无产阶级的国际斗争日,以此强调“国际行动”的重要意义。

特别是在反对考茨基的错误观念的斗争中,伟大的弗里德里希·恩格斯一再指出,反殖民斗争和农民问题的重要性日益增加——列宁明确了这一点,毛主席通过提供指导肯定了它——这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第二股力量(革命运动的两股力量:在全世界发生的国际无产阶级运动和在被压迫国家产生的民族解放运动),也是集中于爱尔兰、阿尔及利亚、印度和更多殖民地国家的革命问题。值得注意的是,在反殖民斗争方面,马克思、恩格斯承认为实现德国民主革命而进行农民斗争的必要性;马克思关于无产阶级与农民联合的必要性和民主革命的论述,经由列宁发展,又由毛主席进一步发展为新民主主义革命。恩格斯的著作《德国农民战争》是了解农民为无产阶级革命而斗争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恩格斯代表了这样一种观念,即反殖民斗争越来越重要,其在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意义将大大增加。恩格斯在这些著作中指出,德国资产阶级不可能领导自己的革命;因此,这就由无产阶级及其政党领导德国的民主革命;无产阶级在民主革命中的主要同盟者是农民;从军事的观点看,起义道路存在局限性。在《德国的革命与反革命》中,恩格斯为研究特定的国家而建立了马克思主义分析模式。他首先介绍了对德国社会的研究,然后介绍了德国国家的阶级特征,最后是对革命必要性的论述。毛主席和贡萨罗主席分别在《〈共产党人〉发刊词》和秘共的党的统一基础中创造性地运用了这种分析模式。

恩格斯对1848年10月第三次维也纳起义的分析是民族问题的一个非常重要支柱。在恩格斯的分析中,我们找到了伟大的斯大林——列宁笔下的格鲁吉亚天才——在1906年提出的解决民族问题的彻底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基础。

马克思、恩格斯在《新莱茵报》上发表的关于民族和农民问题的文章是非常切合时宜的。马克思在分析波兰民族解放斗争时强调:“波兰人在那时就已经清楚地了解到,他们的独立是和推翻大贵族阶级,和国内的土地改革根本分不开的。”他说:“在波罗的海和黑海之间的各个农业大国,只有施行土地革命,才能摆脱宗法封建的野蛮状态,才能把农奴制的或劳役制的农民变成自由的农民,这个革命和1789年法国农村中的革命完全相似。波兰民族是邻近的农业民族中首先宣布施行这个革命的民族,这是它的功绩。”他总结了波兰斗争和德国革命之间的联系:“建立民主的波兰是建立民主的德国的首要条件。”(《法兰克福关于波兰问题的辩论》)

马克思列宁毛主义的关键问题是解决这些点。当斯大林说“殖民地和半殖民地问题实质上是农民问题”时,我们看到他在马克思、恩格斯的基础上进行了更高的综合。我们在马克思主义也看到,马克思列宁主义路线的基础的土地国有化的口号和列宁号召农民在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中“走出去并夺取土地”的号召结合在一起。帝国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革命与民族解放运动的关系这个根本问题被提出。正如马克思所说的那样:“如果说英格兰是大地主所有制和欧洲资本主义的堡垒,那么唯一能使官方英国受严重打击的地方就是爱尔兰。”(马克思《关于巴枯宁的秘密通讯》)

恩格斯强调,这些革命不是抽象的、形式平等的问题,而是对阶级斗争具有决定性意义。恩格斯无论是对考茨基早期偏差的斗争,还是对伯恩斯坦的批判都是有力的,机会主义者只有在恩格斯去世后才敢于公开提出他们的资产阶级肮脏理论。就像在第一国际成立时坚定地、有原则地反对无政府主义和蒲鲁东主义一样,恩格斯对“左”倾机会主义、宗派主义和脱离群众进行了严厉的批评,随后又猛烈抨击了右倾机会主义,对议会迷和合法主义进行有益的打击。

马克思于1883年3月14日逝世后,恩格斯不仅捍卫了马克思主义,而且发展了马克思主义。1885年,恩格斯出版了马克思认为可以发行的《资本论》第二卷,并在《资本论》第三卷中发挥了根本作用。随着《资本论》的出版,恩格斯完成了马克思主义最重要的科学著作之一,这些著作是不能分割理解的。正是恩格斯保证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全面呈现,他称之为“有史以来向资产阶级和地主们发射的最可怕的炮弹”。作为国际无产阶级的领袖,恩格斯继续发展马克思主义,从这一时期开始,他创作了一些经典著作,如1884年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在这部著作中建立了在妇女问题上马克思主义路线发展的科学基础,也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国家理论。在1886年的《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恩格斯科学地区分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辩证法和形而上学;他还确立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核心问题:认识论和辩证法。列宁在《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和《哲学笔记》中巧妙地发展了这些问题,毛主席在《实践论》和《矛盾论》中出色地完成了这些问题。

1878年10月,俾斯麦的容克政府通过反社会党人法,将社会民主党定为非法,恩格斯与右倾取消主义立场进行了斗争,并表明反社会党人法不能摧毁该党,因为:“……消灭社会主义运动,是不可能的。相反,反社会党人法将完成对德国工人的革命教育。”(《德国反社会党人非常法》)

与右翼机会主义路线作斗争的恩格斯向社会民主党领导层发出一封信,这封信由马克思签名,恩格斯执笔撰写。信中重申了国际规约:“我们明确地规定一个战斗口号:工人阶级的解放应当是工人阶级自己的事情。”恩格斯与选举和经济主义立场进行战斗,揭露了右倾机会主义路线主张党“不应当把那些能吓跑资产者并且确实是我们这一代人所不能实现的远大目标放在主要位置,它最好是用全部力量和精力来实现这样一些小资产阶级的补补缀缀的改良,这些改良会巩固旧的社会制度。”在这一段中可以看到马克思主义政党观念的发展,这之后在列宁的新型党理论和反对伯恩斯坦“最终的目的是微不足道的,运动就是一切”主张得到了充分发展。

最后,恩格斯支持与机会主义决裂的必要,他说:“将近四十年来,我们都非常重视阶级斗争,认为它是历史的直接动力,特别是重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认为它是现代社会变革的巨大杠杆;所以我们决不能和那些想把这个阶级斗争从运动中勾销的人们一道走。”恩格斯以这种方式捍卫和发展马克思的遗产,并在第二国际中推行马克思主义。在恩格斯逝世几年后,共产国际的创始人和领导人列宁成为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伟大领袖,捍卫了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的遗产,并在当时的条件下进一步发展它,实现了一个伟大飞跃,马克思主义进入了列宁主义阶段,这就是为什么列宁在伟大人物中尤为突出的原因。

天才的列宁有力地一次又一次地以这项工作为基础,并给予它敬意,特别是因为事实证明,恩格斯给国际无产阶级留下的许多远见卓识被证明是正确的,这证明了恩格斯巨大的意识形态力量和深刻的理解,这就是为什么列宁总结说:“然而,最令人惊讶的是,恩格斯的许多预言都变成了事实,就像他所写的那样。”但是,杰出的列宁不仅继承了恩格斯的政治遗产,而且伟大的恩格斯和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领袖列宁的思想体系关系也在政治经济学问题上受其影响颇深,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因为恩格斯晚年所写的关于垄断发展及其经济重要性的笔记,为划时代的著作《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提供了启发性的成果。恩格斯关于垄断早期发展的解释,与他对经济变化、问题和规律的深刻理解相对应。他早在1844年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就对此进行了阐述。这本书被马克思评为“第一个关于经济范畴批判的精彩概论”。

在哲学领域,恩格斯阐释了马克思主义的唯物主义概念,概括起来就是:“包括宗教、哲学、理论在内的历史的动力不是批判,而是革命。这表明历史没有终结。”因此,他一直进行两条路线斗争直到生命的最后,以推动革命向前发展。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强调伟大的恩格斯领导的最后的两条路线斗争:在1891年《爱尔福特纲领草案批判》中,他承认社会民主党中左派的发展,但指出了非常重要的不足,其中包括:缺乏对德国单一的共和国的民主要求,没有捍卫无产阶级专政。还有1894年对德国法两党土地和农民纲领的批判。恩格斯在1895年《〈法兰西阶级斗争〉导言》中对暴力革命的有力捍卫。众所周知,与国际无产阶级领袖马克思联系最密切的是恩格斯,他是第一个系统地阐述马克思主义暴力理论的人。他在《反杜林论》中做到了这一点,这是对马克思主义作为一个思想体系的第一次系统阐述,得到了巨头卡尔·马克思的明确认可。《反杜林论》的意义在于,它第一次把作为无产阶级整体学说的马克思主义系统化,分成了三个组成部分: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

在哲学部分,恩格斯阐释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唯物辩证法,肯定了“唯物主义本质上是辩证的”和“运动是物质的存在方式”。在《反杜林论》中,这位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粉碎了自然哲学(形而上学)的二元论,为列宁后来通过其著作《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消灭二元论,向一元论转变奠定了基础。恩格斯证明了辩证法的普遍性,为后来毛主席的矛盾普遍性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因此,这两部著作属于同一类,列宁在新时代的挑战和问题下进一步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毛泽东主席通过天才般的著作《矛盾论》,将《反杜林论》中规定的规律进行发展和系统化,到了马克思主义的新的、第三和更高阶段:毛主义,发现了矛盾是辩证法的唯一基本规律。在政治经济学部分,恩格斯明确了经济、政治和战争的关系;他还介绍了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中涉及的重要方面,如价值理论和剩余价值理论。在社会主义部分,恩格斯区分了科学的、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和小资产阶级的、乌托邦的社会主义的区别;但是,他也将乌托邦的立场(在他的时代是先进的)与当代机会主义者的立场区分开来。

三 恩格斯的遗产

对于国际无产阶级来说具有深刻的象征意义的是,今年是两位世界无产阶级领袖,弗里德里希·恩格斯诞辰 200 周年与光辉伟大的列宁诞辰 150 周年!共产党人应该利用这个象征性的巧合作为机会,加倍领导人民战争、发动或准备发动人民战争的努力。伟大的恩格斯所赋予马克思主义的仍然存活于秘鲁、印度、土耳其、菲律宾的人民战争中,它们是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战略基地。在那些地方,他的贡献正在日复一日地普遍扩展和发展到新的阶段,毛主义之中,这是对万能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的鲜活的证据和持续不断的展示。

在列宁和恩格斯的诞辰纪念日,全世界的共产党人正提出这两位世界无产阶级领袖的教导,目的是加倍努力建立或重建各自的共产党,因此,他们确认了这个普遍的规律,党是轴心,领导着它自己的建设和其他两个工具的同心建设。这就是为什么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的贡献存活于今天的共产党人的斗争中,他的工作不仅是我们历史的年表部分,而且是我们的工作、我们的计划、我们的工作的一部分,以便越来越多地联系群众以创造或捍卫和发展军事化共产党,越来越高地举起国际无产阶级的、共产主义的红旗。

更好地表达这一事实的方式是,今天的共产党人正在用全部的决心、勇气和魄力为他们在世界范围的统一而斗争;正在坚定地走向国际毛主义统一会议,通过发展新的人民战争,在重建共产国际的道路上,走向新的国际无产阶级组织,也将使无产阶级的国际党——国际——回归,而这是恩格斯已经所献身的!

恩格斯就在我们当代的斗争中。他在作为经典伟人之一的马克思的领导之下贡献给马克思主义的教诲一次又一次地提醒我们,我们必须认识到,对于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的应用是在各自国家中的无产阶级革命发展中的重大挑战和问题;如果没有对于无产阶级伟大思想的具体化以作为指导思想,就不能在任何具体的革命中取得决定性的进展。

我们在这个事实中重申,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基础上的世界范围内共产党人的统一,将为将它具体应用到各自特定革命中服务,将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服务,正如弗里德里希·恩格斯所亲自教导共产党人的那样。我们必须重建共产国际,就像恩格斯所描述它的,它将是一个“行动的国际”!

马克思、列宁、毛泽东这三位经典作家中的伟人都强调恩格斯作为榜样对马克思主义的重要性。我们用列宁的话说:“没有阅读过恩格斯的所有著作,就无法理解马克思主义,更难以表达马克思主义!”

值此恩格斯诞辰200周年之际,我们重申我们的立场,并聚集我们的全部力量确认伟大的列宁重要表述:“没有阅读过恩格斯的所有著作,就无法理解马克思主义,更难以表达马克思主义!”

庆祝弗里德里希·恩格斯诞辰200周年的口号:

弗里德里希·恩格斯诞辰200周年万岁!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马克思-恩格斯的所有著作永垂不朽!
粉碎修正主义!
毛主义万岁!

让我们一起喊出:

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万岁!
国际毛主义统一会议和新的无产阶级国际组织的形成万岁!
为了共产国际的重建!
世界无产阶级革命万岁!

签署:

秘鲁共产党
重建墨西哥共产党革命核心(NR-PCM)
奥地利(毛主义)共产党建立委员会
巴西共产党(红色派)
智利共产党红色派
厄瓜多尔共产党-红太阳
为人民服务-共产主义联盟,挪威
哥伦比亚共产党(红色派)
美国共产党重建委员会
红旗委员会,联邦德国
芬兰毛主义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