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的道路:论解放后两条路线的斗争

附录二:晚期帝国主义

金宝瑜
二〇二〇年

1917年,列宁所著《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出版,至今已经103年之久。在这100年中,世界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和两次大规模的社会主义革命。二次大战后,许多殖民地在多年的战斗后,脱离了殖民统治,获得了政治上的独立。但是独立之后,这些国家却又发现它们并没有真正获得政治上,或是经济上的独立。老式的殖民主义在历史上消失,但是却摇身一变,出现了新式的殖民主义。直到今天,我们所熟悉的在旧殖民时代人民所受到的各种痛苦和剥削,不但没有消失,反而变本加厉。

列宁在俄罗斯十月革命前夕出版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分析了,帝国主义是从垄断金融资本取得统治地位时开始,发生了质的改变。因此,列宁是继马克思、恩格斯《资本论》开创性的著作后,为我们对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理解,作出了重大贡献。1917年的俄罗斯革命,和1949年的中国革命,证明了在帝国主义时代,被压迫国家,受奴役的人民,确实能够解放自己,走上社会主义的道路,从而获得经济和政治的独立及社会的发展。这两个成功的社会主义革命,也证明了革命理论以及由革命理论衍生出正确的革命策略的重要。

当列宁在103年前,写到资本主义已经发展到垄断,说明了资本主义已经进入了它的最高的、最成熟阶段,也就是帝国主义。虽然,在100年前,资本主义就已经进入成熟阶段,但是世界上的事物总是会不停的改变,我们是否可以说,在过去这100年中,已经达到成熟的资本主义仍然不断地在发展?发展到更成熟,甚至达到了衰败? 因此,虽然今天的帝国主义跟列宁时代相比在本质上没有改变,但是却更成熟了、更衰败了。这样来看,在资本主义发展到最高阶段之后,是否可以分成不同的“期”,像前期、中期和晚期?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是否可以说今天资本主义发展到了最高阶段的晚期?这个晚期应该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到今天已经有40年的时光,也就是被称为“新自由主义时代”的40年。是否能够这样分,我们可以仔细研究,但是我们应该可以同意在不同的“期”里,资本主义的本质虽然没有改变,但是帝国主义有了新的形式和新的策略,原因是帝国主义在长期的发展中,资本积累不断地发生困难,在困难中资产阶级和代表资产阶级的国家,必须不断地策划出新的资本积累的策略。把帝国主义分成不同的“期”来讨论,完全没有意思要否定列宁对帝国主义的分析,只是要说明列宁之后的这100年中,帝国主义仍然不断地继续发展,不断地更成熟和进一步走向衰败。帝国主义在不断地成熟和衰败的过程中,垄断资本不断增添征服世界的新策略,所以虽然帝国主义的本质没有改变,但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的帝国主义与过去相比较,有了新的内容。我认为了解这些新的内容,会帮助我们为反对晚期帝国主义找出新的对策。

七十年代的后半,资本主义陷入了自三十年代经济大恐慌之后最严重的危机,这时世界性的资本积累发生问题。可以说七十年代时,晚期资本主义开始,到了八十年代帝国主义国家为了挽救资本主义的危机,推出了一系列有利于它们国家垄断资本扩张的政策,其中包括我们熟悉的“全球化”、 “自由化”和“私有化”。这一套政策的背后策略是由帝国主义国家进一步协助它们的垄断资本在世界各地扩张。40年来新自由主义发展的结果,证明了这一套策略对垄断资本极为有利,但是同时却给世界上的劳动人民带来极大的灾难。自八十年代以来,从短期来看,暂时延缓了世界资本主义的危机,但是到了21世纪初的2008年,大规模触及全世界的危机发生了。那次的危机几乎搞垮了整个资本主义经济。我认为过去的40年直到现在应该是属于帝国主义的晚期。那么在这40年中资本主义(帝国主义)有些什么变化?有些什么新的特征?

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出版后,许多前殖民地争取并赢得独立,独立之后,它们才发现事实上,并没有获得政治或经济的自主权,来发展可以满足人民需要的经济。二十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是不同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交战,二战结束后,所有的战争,从韩战、越战还有美国一系列或公开的,或隐蔽的,对其它国家的军事侵略和政治与经济的干涉,以及美国对阿富汗、伊拉克武力入侵后持续将近20年的统治,都是帝国主义国家,特别是美国,强加给发展中国家的暴行。更过分的是,二战后许多取得独立的国家,依然内战不断,原因多半是在过去的殖民时代所造成的许多阶级和族群之间的矛盾,和当前各个帝国主义国家根据本身的利益,对它们不断地干涉所导致。战乱与灾荒使得世界各地大量的人口无法过安定的生活,他们远离家乡,创造了近代史上最巨大的难民危机。

1976年,我们目睹了中国转向资本主义的改革和对外开放,一步步被整合进世界资本主义的体制内。1991年,苏联在35年的修正主义之后,全盘瓦解,东欧国家经济相继破产。其它发展中国家,即使老的殖民结构逐渐消逝,但是人民遭受的痛苦和剥削,仍旧持续不断,甚至更为强烈。过去一百年,资本主义不断经历了更大规模和更深刻的危机。

当我们研究晚期帝国主义,焦点应该置于何处?怎样的探讨可以有助于我们了解晚期帝国主义与世界各国人民在过去40年的处境,和今后世界人民策划反抗帝国主义的策略?中国是新兴的帝国主义国家吗?中国与其它帝国主义国家,尤其是美国之间的对抗,会如何展现呢?我们是否应该将主要的关切放在帝国主义之间的相互的对抗关系中?

即便中国与其它帝国主义间的关系是个重要的论题,我却不认为是今天我们讨论帝国主义的重心,也不是本文的焦点,本文主要关心的是要了解晚期帝国主义的发展,因为正确理解目前的帝国主义,才能使中国和全世界人民分析出对抗帝国主义的策略。设定正确的反帝途径和策略,才能将帝国主义消灭。

争取世界人民的自由和解放是研究帝国主义最重要的原因。因此,有关帝国主义的分析一定不能限于帝国与帝国之间的关系,或者只限于帝国和发展落后国家之间的关系,如果我们的目标是推翻帝国主义使得世界人民得到解放,可以过着免受剥削、免受压迫的生活,那么,更重要的是要分析每个国家内部的阶级关系。

毛主席在领导中国人民反抗帝国主义的斗争时,就主张要对中国的阶级作出清晰的分析,得出在中国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中,最主要的力量来自哪里,也要分析出在这场反帝的斗争中,谁是人民的朋友?谁是人民的敌人?

进一步了解晚期帝国主义,我们需要了解晚期帝国主义跟前期或中期的帝国主义有哪些显著的不同,这篇附录就是要将晚期帝国主义这些显著的特点,分成几点来说明:

晚期帝国主义的第一个特点:垄断跨国资本扩张到世界每一个角落,渗透到人类生活的每一个层面

七十年代中期后,资本主义经济成长率下降,资本积累停滞,资本主义体系的矛盾变得更为明显。1980年, 美国总统雷根和英国首相柴契尔为了挽救资本,合力促成各大帝国之间的合作,以便使资本可以顺利向全世界扩张,藉此来缓解资本积累的危机,这就是现今恶名昭彰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帝国主义国家执行了一整套政策,包括全球化、自由化(liberalization,或取消管制de-regulation)和私有化等新自由主义经济与政治政策,这一系列政策就是由帝国主义国家协助世界垄断资本对资本主义发展落后的国家施加压力来迫使这些国家消除一切对资本的限制。战后初年,许多资本主义发展落后国家因为寄望于发展更为独立的经济,抗拒外来资本和其它经济势力的侵入,实行了一些抵制外来的经济压力的政策,其中包括,限制外来投资、外来贷款,和另外一些保护它们自己国家资本的政策,其中包括将本国的一些重要产业(像交通运输、通讯、能源等企业)国有化,以便抵制外资收买。到了帝国主义晚期,国际垄断资本在帝国的保护下,来势凶猛(到了八十年代初,这些国家受了它们所欠的外债压力,下面会加以说明)它们无法继续抗拒国际垄断资本一系列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晚期帝国主义时代,取消管制给跨国垄断资本更多的自由,像取消对资本跨国界投资的管制,取消要求跨国资本保护劳工的条例,放宽对资本要求保护环境的措施等等,因此,到了帝国主义的晚期,垄断资本可以随意扩张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渗透到人类生活的每一个层面,垄断资本扩张和渗透的程度超过了历史上任何时期。今天世界的垄断资本不但有权决定什么东西在哪里生产,而且这些跨国公司策划了一个复杂的彼此互相关联的系统来将生产细分成很多步骤,把每一个步骤设置在生产成本最低的产地,分布在世界各地不同的国家。这样的分工就把高耗能、高污染的生产,从发达国家转移到发展落后国家。

为了争取跨国的投资,落后国家之间彼此竞争,给投资者提供最优惠的条件。这些国家的政府尽量提高工人的教育和技能训练以便增加工人的生产效率,它们也尽量作基础建设的投资以便降低运输成本,互相竞争以便给外来资本提供税收上的优待和放宽环境污染的管制。除此之外,这些政府还严格限制工人组织工会,以便能够压低工资。所有这些政策都为了争取更多的外来投资。

二次大战后,五十年代开始的“绿色革命”最初只是在墨西哥和印度作初步的实验,但此后由帝国主义国家所主导的“绿色革命”导致人类几千年来食物的生产与交换传统的最后终结。“绿色革命”就是将农业生产工业化。到了八十年代,帝国主义国家的大型农业企业的垄断资本,把新的农业生产方式,一步步从资本主义发达国家扩张到资本主义尚不发达的国家。在这个扩张的过程中,世界的大型农业企业公司(Agri-businesses)一步步控制了全世界农业的生产,这些大型农业企业公司,一方面控制了世界各国的农业生产资料(包括种子,化肥,杀虫剂,除莠剂,饲养动物的饲料,农耕机器等),另一方面,它们控制了世界重要谷类的交易,把食物的生产大规模商品化。更有甚者,大型食品饮料垄断公司(包括可口可乐、百事可乐、雀巢食品公司等等)改变了长久以来,人类的饮食习惯,这些公司在全世界强力推销它们的各种加工食品(processed food)和饮料,这些食品中有各种对人健康有害的成份,像过多的糖、盐、脂肪、防腐剂及人工染色剂等等,引起人的各种新疾病,像过份肥胖症、高血脂和糖尿病等,在一些发展中的贫穷国家,像墨西哥,连许多未成年的儿童都患上了糖尿病。这里介绍并且非常推荐一部纽约时报推出的短片,这影片说明雀巢这个大型食品公司如何深入巴西的穷乡僻壤来推销它的加工食品。[1]

二次大战结束时,资本主义发达国家总合起来是谷类的净进口国,资本主义不发达国家是谷类的净出口国。但是到了八十年代,资本主义发展落后的国家在粮食上已经无法自给自足,必须依靠从资本主义发达国家进口。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二次大战后,美国用“美援”的方法来解决它自己的农业生产过剩问题。美国用它“剩余”的小麦作为对贫穷国家的“援助”,韩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从1956年到1979年韩国接受了8亿美元的“美援”,其中以小麦为主,这样的“美援”导致韩国的小麦种植面积从四十年代的58万英亩,下降到1968年的不到4万英亩。韩国农民本来生产足够自己人民吃的小麦,但是今天韩国的小麦生产可以说全军覆灭。另外,有许多从来不吃面粉的国家的人民,因为“美援”的小麦,都从吃米和吃杂粮改变成吃面粉,“美援”停止后,这些国家就变成了美国小麦出口的最好顾客。[2]而今天世界小麦的价格与一些其它粮食相比,超过一倍。美国除了用“美援”来解决它的粮食生产过剩问题之外,八十年代之后,美国更为解决它的粮食过剩问题,用各种压力通过《世界贸易组织》和各种的“自由贸易协定”来强迫别的国家进口它的粮食,特别是对与美国贸易在制造业上出超的国家(或地区,像韩国、台湾和今天的中国大陆)施加压力,强力迫使它们进口美国的小麦和其它粮食。

在帝国主义晚期的今天,经济发展落后国家的农业生产经历了质的改变,导致这些国家的农业生产进一步依赖农业生产资料的进口。一个资本主义发展落后国家的农民即使拥有一小块土地,也无法生产足够的粮食让家人吃饱肚子。因为农业生产的改变,农民如果没有足够的现金,就无法购买他们种植所需的种子和肥料。另外,因为贸易的自由化,落后国家被强迫降低粮食进口关税,并且被迫降低或取消政府对农业生产的补贴,落后国家的小农不但无法与廉价的进口粮食在市场上竞争,就连种点粮食给自己吃都不可能。几千年来,墨西哥生产世界上品质最好的玉米,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后,就被美国透过政府补贴的进口玉米顶替而绝种了。[3]很多小农不得不离开土地,到城市的贫民区勉强挣一口饭吃,也有很多资本主义发展落后国家的农民不得不为了生存,冒着生命危险,移民到资本主义发达的国家,以最低的价格出卖他们的劳动力,他们忍受着各种欺辱,以便能够靠出卖劳力,挣一点钱回去养活他们的亲人。落后国家农业的破产给资本主义发达国家提供了廉价劳动力,就跟许多帝国主义国家廉价进口劳动密集的产品一样,为垄断资本进一步压低工资,增加资本积累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这些年来,韩国农民的艰苦在2003年世界贸易组织在坎昆(Cancun)开会时,暴露于世,开会时韩国代表Lee Kyung Hae当众刺胸自杀。Lee是一个农民,也曾经是韩国国会的议员。他在自杀前发给大家一份报告,报告中说,“在不受管制的大型跨国企业和少数《世界贸易组织》的会员的主导下,《世界贸易组织》执行一套对人非常不利的全球化政策。这套政策缺少人性,摧残自然环境,而且没有民主。”[4]韩国的反帝运动和菲律宾一样,他们的反帝运动是和反官僚、反腐败和反专制运动结合在一起的,所以很有力量。2005年,《世界贸易组织》部长级会议在香港开会时,各个国家都有反《世界贸易组织》的人参加游行,韩国的抗议游行队伍,每走几步,就跪下来,然后站起来继续向前走,他们所表示的诚心很是感人。

晚期帝国主义的第二个特点:垄断资本与知识财产权的保护

到了晚期帝国主义,有一件极不公平的事,那就是一方面国际垄断资本要求所有国家的政府都取消一切对(外来和本地)资本的管制,但同时,同样的国家机器却必须允许国际垄断资本加紧它对所有财产权的保护,其中最重要的例子就是资本大幅加强了它对“知识财产权”的保护。虽然早在19世纪,资本就设立了对它所发明的技术的专利权,1883年,11个国家在巴黎签订了有关设立专利权保护程序的协议,这个协定规定,每个国家有权设定它授予专利的条件,但是任何国家都不能要求别的国家遵守它的专利权。如果两个国家同意,它们可以达成协议来彼此保护对方的专利权。因此这样的协定并不强制别的国家遵守另外一国的专利权。[5]到了帝国主义时代,对保护知识财产权的制定发生很大的变化。1967年,国际知识财产权组织(the 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 WIPO)成立 ,到2013年时,有175个国家参加。但是美国一直不认为这个机构对保护知识财产有足够的强制执行能力,美国主张将知识财产权的保护移到国际贸易组织内,这样美国就可以通过贸易的制裁,强迫别的国家尊重美国公司的知识财产权。在此之后,其它的帝国主义国家也同意,1989年时,在《关税贸易总协定》乌拉圭回合谈判中,“与贸易相关的知识财产权”被移到《关税贸易总协定》中,当《世界贸易组织》成立后,“与贸易相关的知识财产权”就变成《世界贸易组织》的一部份。从此,世界垄断资本靠着帝国主义国家的协助,用它作为征服世界的武器。

八十年代新自由主义开始,保护知识财产权的法律在美国经过了非常大的变化。1980年,通用电力公司(General Electric, GE)的一个研究员发现了一种可以吃石油的微生物,这个微生物给了GE带来未来赚钱的潜力,因为如果有一天载运石油的船发生意外,把石油流散到海洋中,这种吃石油的微生物就可帮助清理。因此,GE就去美国授予专利权的机构(US Patent Office)申请专利,但是GE的申请被否决了,原因是到那时为止,美国的专利只能授予“发明”(invention),但是这个微生物不是一种“发明”而是一种“发现”(discovery)。GE被否决之后,它就把授予专利权的机构告到法院,这场官司一直打到美国最高法院,最后GE获胜。GE的例子对美国授予专利权产生了极大的改变,一个是GE获得专利权不是因为发明了什么东西,而是发现了这个微生物,另一个改变是活的、有生命的东西也可以申请到专利,成为私有财产。继GE的微生物获得专利后,哈佛大学肿瘤研究者发现了一种特别的老鼠,这种老鼠有特别的基因,使得它对治疗肿瘤的药物与其它的老鼠有不同的反应。有GE获得微生物专利权的前例,哈佛也就获取到这种老鼠的专利权,此后,任何使用“哈佛老鼠”作治疗肿瘤的研究实验的人或是机构,都得付专利费给哈佛大学。从此之后,不但是有生命的动物或植物可以经由获得专利变为私有财产,而且,跨国垄断公司使用高科技,将有生命的植物和动物作基因改造,也可以把改造基因后的植物和动物用专利权变为私人财产。这样有关专利权的发展,就成了《世界贸易组织》制定“与贸易相关的知识财产权”的基础。

垄断资本利用写在“与贸易相关的知识财产权”的条列来窃取属于公众所有的东西变为私有,用来作为牟利的商品。一个例子就是大型食品公司把几千年来世界各地农民培育出来的种子稍加基因改造,就变成属于它们私有的基改种子。也就是说垄断资本窃夺劳动人民长久所积累下来的耕耘知识,把他们培育出来的优良种子据为己有。譬如,上世纪末,孟山都把玉米的种子基因改造成可以抵抗它自己制造的除莠剂(商业名为Roundup),Roundup的主要化学成份是对人身体极为有害的草甘膦。孟山都把转基因的种子从玉米,扩展到大豆、棉花、油菜籽油、洋芋、木瓜等。孟山都先把改造过基因的种子在美国推广,再销售到其它农业生产的大国,包括巴西、阿根廷、中国和印度。[6]孟山都最早是个生产化学药品的公司,越南战争时,美国政府向它购买了销毁树林和其它植物的橙剂(Agent Orange),美国用飞机把橙剂撒满在战地上,将植物杀死使得解放士兵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直到今天越南的许多土地还是极度的污染,无法种植任何谷物。在越南为美国打仗的许多士兵也因中了橙剂中的二恶英或称戴欧辛(dioxins)的毒引生疾病。这些退役军人联合起来向七家生产橙剂的化学药品公司起诉,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孟山都。1984年这七家些公司总共赔款1亿8千万美元。孟山都这些年来在法庭上不停的对农民兴讼,它控告农民保留了转基因种子种出来下一代的种子。孟山都也被许多因使用Roundup除莠剂中毒的人控告。2008年德国公司贝尔(Bayer)收买了孟山都,贝尔是个名誉不错的有156年历史的老公司,在和孟山都合并后,概括承受了孟山都极多的被告案件。[7]

孟山都的转基因种子中最有名的就是将原来的玉米和大豆的种子经过基因改造后,种植出来的玉米和大豆不怕孟山都的除莠剂(Round Up),因此在种植的过程中可以大量使用Round Up杀死杂草,省去清除杂草的很多人工。这样虽然孟山都一方面可以出售转基因种子,但是长期用大量的除莠剂后,杂草产生抵抗力,变得又粗又大,更难处理。另一方面Round Up的毒性很厉害,对耕种的农民造成身体上的伤害,近年来因Round Up中毒向孟山都提告的案子非常多。另外,还有一种棉花的转基因种子叫Bt棉花,这种棉花种子可以杀死一种吃棉花叶子的肉虫,因此,可以减少用除莠剂。最初在印度使用这个转基因的种子,后来在中国也用,根据2006年的一个报告,中国棉花农民在用了这个种子7年之后,发现它虽然对防止肉虫有用但是对其它害虫却没有用,因此还是得喷洒杀虫剂增加了农民的成本。[8]

大型跨国农业企业除了靠《知识财产权》来保护它们的转基因种子外,一些出售农业机械的企业,也靠《知识财产权》来控制它们的农业机械。现今农民花很多钱买一部农机,但是这些大公司却控制着操纵农机的软体,过去如果农机发生故障,农民可以自己修理,或是找会修理农机的人帮忙,但是今天这些农民却失去修理农机的权,农机坏了,出售农机的公司不给农民软体,农民就不能自己修理,得又花很多钱找专门代理公司来修理。美国的农民争取他们有修理他们的农机权已经有10年的历史,原因就是垄断农机公司,不给买农机的农人修理农机必须要用的软件。就像今天的修理汽车一样,没有软件就无法修理。今年三月就有一位农民向农机公司约翰迪尔(John Deere)提告的事件,这位农民花了80万元买了一部John Deere的农机,但是农机坏了John Deere却不给他修理所需要的软件,如果要修理就得请John Deere的代理公司,修理起来又是一大笔开支。看来这一类的官司以后会是没完没了。[9]

孟山都积极地向世界各地推销改基因的种子,很可能导致有一天世界上的农业生产从多种种子的种植,变成单一种子的种植,而这唯一的种子就控制在孟山都的手中。如果真的到那天,世界上的种植只靠孟山都所控制的单一的种子,那时孟山都的权力有多大?而且,当农业种植发生问题时(像发生病虫害),灾害将无法限制在某些地区,而是影响到整个世界的农业生产。除了将种子做基因改造,大型药品跨国公司派人到许多国家去收集古传的药材,经过同样程序,变成它们的私有财产。大型跨国公司聘请了知识财产权的专家利用它来保护它们的利润,创造出一大批靠“保护”知识财产权的高薪律师。事实上,《世界贸易组织》的“与贸易相关的知识财产权”条例就是由这些律师写成的。1997年,我参加了在温哥华举行的反帝斗争大会,那次反帝的目标就是针对《世界贸易组织》。我们这个团体在《世界贸易组织》开会前早到两天,反帝活动的组织者告诉我们,一个专门服务于大型企业的律师团正在撰写和修改当时在《世界贸易组织》内的有关知识财产权的条例,以备在世界贸易组织开会时,把修改过的“与贸易相关的知识财产权”条例由他们的政府写进《世界贸易组织》中。在这个时代,大型跨国公司非常依赖这些专门研究知识财产权法的律师,垄断资本靠他们来撰写、解释和辩护知识财产权的各个条例,靠他们代表公司来起诉,来保护公司的超额利润。知识财产权的保护,除了农业生产的种子和制药公司的药的发明或改进,更包括高科技电子计算机的运作程序,甚至包括外科手术上一些程序的专有权。

到了晚期帝国主义,垄断资本对知识财产权的保护起了质的改变。19世纪时,甚至到了二次世纪大战结束时,美国农业技术的研究主要是由美国政府主导的,那时每个州都有州立大学专门致力于农业技术的研究,它们研究的成果对美国农业的发展有极大的贡献。除了农业之外,美国联邦政府也大力支持有关医疗技术的发展,包括疾病的预防和新药品的发明,因为新的医疗技术和药品在研究阶段要花大量的经费,但是研发成功,药品的生产只要用极少的成本就可以大量生产,廉价供给大众。但是所有这些,到了晚期帝国主义都改变了,今天所有的技术,像农业技术、医疗技术、高科技电子技术都完全控制在垄断企业的手中。这些大型企业用颁发研究经费的方法收买了有名大学的研究室,私立或公立的大学都靠着这些经费来买器材和雇请研究人员,那么研究出来的成果就属于某大制药公司、食品公司或其它高科技公司。这些公司就可以通过知识财产权来控制它的新技术。目前各大药材公司在竞争两种药的发明,那就是医治癌症的药,和医治老年痴呆症的药,这时哪个公司对这两种病有任何小小的研究成果,它的股票价格就会大涨,如果在研究的过程中,遇到任何挫折,升上去的股票又会大跌。于是就有知道内幕消息的人从中获利,但是这些人又会被控告。大家告来告去,给律师制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为了取得暴利,各大药厂之间激烈地竞争,一个药厂的研究员绝对不可能把他研究的一点成果,或者失败的经验与别的公司的研究员分享,以便大家一起把技术向前推进。有一本书:“谁控制了我们的未来?”(英文是 Owning the Future),作者是斯德舒曼(Seth Shulman)。[10]根据书中的资料,用货币数额来计算,今天知识财产权所控制的财产额已经超过了真实的财产额(像生产工具、土地、矿山等等),而且少数公司对知识财产权的垄断程度超过历史上任何时期。

一方面,跨国垄断资本将原本属于公有的东西据为私家占有,并且用法律进一步加紧控制它所占有的东西,但是,另一方面,在“取消管制”的政策下,人民失去了保护他们生活所依赖的自然环境的权力。资本把在生产中所造成的污染物丢到属于大众所有的空气、土地、河川和海洋中,结果是因此所产生的严重污染,造成全球气候的变化,使得世界上很多本来人居住的地方,和他们从事生产的地方变成了荒地、死河和死海。资本为了谋求利润,剥夺了人生活的空间和人生产所需的自然资料。

晚期帝国主义的第三个特点:垄断资本控制下的新国际分工

国际垄断资本在对它最有利的条件下,将世界的生产重新分工,也将世界商品的销售重新安排。以谋取最高利润为准则,来决定生产什么和在哪里生产,在哪里销售。我们比较熟悉的是制造业的分工,跨国公司把劳动密集的制造业,像纺织、成衣、制鞋等,以及能源消耗最高和最污染的生产,像粗钢、电子等从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移到资本主义发展尚落后的国家。除了制造业的分工,垄断资本也将农业生产按照对它最有利的情况加以分工。虽然在殖民时代,处于热带和亚热带的殖民地就生产大量的农作物,像蔗糖、咖啡、热带水果(凤梨、芒果、香蕉等)供给殖民者国家中收入较高的家庭消费,但是今天在农业生产上的分工有了质的改变。这样的分工更进一步把资本主义尚不发达的国家的农业产品商品化,剥夺了这些国家的人民用他们的劳动力、土地和其他自然资源来生产供自己消费的产品的权利。

新的农业生分工开始于七十年代,应该可以追朔到六十年代时美国的农业工人运动。1965年美国农民组织成农业工人工会(United Farm Workers),开始提高了农业工人的工资,于是美国许多需要较多人工的农产品就移到墨西哥生产,结果许多墨西哥生产的蔬菜和水果,墨西哥人自己却吃不到,蔬果的价格因为出口到美国而提高,只有中等收入以上的人才买得起。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策划和协助下,1973年时,智利的大独裁者皮诺切特(Augusto Pinochet)用军事政变夺取了智利民主普选选出的萨尔瓦多.阿连德(Salvador Allende)总统的政权。在“全球化”中,皮诺切特赶在最前面,积极参与了农业生产的世界分工,大规模种植专门为出口的水果,在水果种植园中,农业工人因为承受了大量的杀虫剂而生病。另外,智利有很长的海岸线,长久以来,智利人很多都以捕鱼维生,海产也曾经是当地人民食物中蛋白质最主要的来源,有名的猫粮公司普瑞纳(Purina Cat Food Company)在智利设立了分公司,用智利的鱼生产专门为了出口的猫食。另有一家世界知名的法国皇家(Royal Canin)宠物食品公司,这家公司70%的生产都在法国之外,2000年,它在印度设了新厂。在印度这个满布饥饿、营养不良人群的国家,除了拿粮食和肉类制造宠物食品之外,也不断输出黄豆给欧洲国家作动物饲料。另外,巴西的贫穷人家的儿童普遍营养不良,但巴西却是世界最大的黄豆出口国。巴西出口的大豆都是被用作喂牲口的饲料。

一方面,发展中国家变得愈来愈依赖从更大的粮食生产国进口粮食,另一方面,许多发展中国家将它们自己的土地、水和其它的自然资源,以及更多的劳动力去生产蜂蜜、鸡、鱼、虾、动物饲料、宠物食品、水果、蔬菜、花生以供出口。全球垄断资本把曾经自给自足的农民、渔夫,变成出口商品的生产者。全球化、自由化和私有化的结果迫使曾经是积极生产者的数千万,甚至上亿的人民放弃了他们原有的生活方式,被迫接受各种出口工作的微薄工资,凭这点工资,他们无法购买自己生产的食物,更不用说其它的生活必需品。贫穷国家丰富的资源,原本是用来生产粮食和人民生活所需的物品,如今却大规模地被转向生产在世界市场上出售的商品。我们可以想象今天世界上有这么一个大的食物市场,市场里有最上等的牛排、最新鲜的蔬菜和水果、各种精致的甜点、奶酪、坚果等美食,甚至家里摆设的鲜花(哥伦比亚除了出口咖啡外,也出口大量的鲜花),其次就是各种粮食,其中包括饲养鸡、羊、猪、牛的饲料,和喂家里宠物的猫食和狗食。在这个供给极为丰富的食物市场,人可以随便将各种食物放进自己的菜筐子里。但是要能拿着东西出去,必须在门口用现金或信用卡付账。没钱付账的人只可以在市场里转,但是什么也拿不走。发展中国家的穷人为了生存所需要的基本食物,要和富裕国家的猫、狗、猪、牛竞争。

帝国主义利用经济发展落后国家之间的互相竞争,给垄断资本提供最优厚的条件,这些国家压低了它们国家工人的工资、取消了工人的福利、阻止工人组织工会、政府颁布对环境最宽松的保护条例,以便吸引外来投资和增加出口。资本主义发展落后国家的统治阶级在与国际垄断资本的合作中,获取到优厚的报偿。这一点跟前期的或中期的帝国主义有很大的差别。之前,半殖民国家里的资产阶级(往往被称为民族资产阶级)受到外来强大资本的挤压,得不到发展,因此,他们会对帝国主义有所不满,因此有反帝的可能,在民族解放战争中,他们可以成为联合统一战线的一部份。但是他们知道因为社会主义革命最终要消灭他们,因此,他们不可能成为无产阶级的盟友。在今天晚期帝国主义时代,国际垄断资本给落后国家的资产阶级发展空间和充裕的资本积累机会。这就是为什么今天许多经济发展落后国家的资产阶级(统治阶级)可以成为国际排行榜上的大富豪。这些富豪只会尽他们的所能来维护帝国主义,他们完全没有任何可能要和无产阶级站在一起反对帝国主义。

通过新的世界分工,垄断资本改变了帝国主义国内的阶级关系。垄断资本用它随时可以将生产移到国外作为要胁,迫使发达国家的工人作各种退让。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工人面对着随时可能被解雇的威胁,放弃了二次大战后,几十年中,通过工会所争取到的工资增长和福利的增加。因此,从1980年开始,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工人的(实质)工资停止增加,工人曾享有的福利如果不是不断地下降,就是被完全取消。可以说,在二次大战后,帝国主义国家的工人经过不断地与资本抗争而得到的“和平相处”的契约,在帝国主义的晚期,资方通过生产外移,把它撕毁了。在资方的压力下,工会同意将工人分成几个梯层,像在汽车厂里,资方不断地压低新雇的工人的工资和减少他们的福利。另外,在一些零售、饮食等服务业工作的人,仅仅能挣到最低工资,而且没有任何福利,就连生病请假也会被扣除工资。这些工人即使每周工作40小时,甚至在40小时之上再加班,或者同时作两份工作,也难以维生,更不要说养家。特别是在住房紧张的许多大城市里,每个月必需的生活费用不断地增加,生活越来越难维持,如果再遇到生病或是失业,就只能靠借债。近些年来,美国家庭的信用卡债和买车借的债都不断地增加,再加上很多人读书时,为了付学费所欠下的学贷;最近两年来人们因为生病而欠下的医药债也不停的上升。

除此之外,在帝国主义主导的全球化下,垄断资本更进一步渗透到原属于政府管辖的一些一般称为公共事业的领域,像交通,运输、水电、教育、公共卫生等等都被私有化,把原来由国家提供的一些公共服务变成可以贩卖的商品。上面已经提过跨国农业企业公司藉助新的强化了的知识财产权法,透过它们的基因工程,垄断了好多全世界重要的植物种籽。

除了制造业和农业生产,服务业的生产(在可能的范围内)也已经全球化。《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服务贸易总协定最终在1995年1月1日生效。虽然,这个协定在理论上承认每一个国家有权决定要开放哪一个服务业部门,但实际上,每一个国家,在WTO和区域贸易协定以及各种双边多、边贸易协定的压力下,被迫将服务业部门不断开放。一个国家,一旦开放了某一个服务业的部门,就必须采用国民待遇的规则对待所有外国企业。这意味着,它对本国企业的协助不可以凌驾外国公司之上。所谓服务业的项目非常广,包括:商业服务(像法律、会计、税务、工程、计算机、房地产、广告、销售、保安、保险、包装、摄影等等),通讯,建筑,批发与零售,教育(从小学到大学),环境保护,金融(银行和证券),医疗,旅游,娱乐,和交通(飞机、铁路、和公路)。这些项目中间有很多都已经全球化了。其中, 最重要的是金融、教育、娱乐、通讯和物流。[11]服务业的全球化意味着跨国垄断资本将一步步占据这些大大小小的服务业。

在“全球化”时代的帝国,必须为它们的跨国公司(transnational corporations TNCs)创造最有利的条件。跨国公司利用各国工人之间彼此的竞争,以最低工资雇用有最适当教育和技艺的劳工。跨国公司并且享有低的公司所得税,和现代基础设施,宽松的劳动法规,以及无限制地将利润汇回国的种种优惠。同时,跨国公司还可以无限制地将它们制造的垃圾弃置在生产地。现阶段帝国主义的贸易与投资制度加上美元霸权,对国际化的生产和积累极为方便。发展中国家为了经济的成长,必须维持出口不断上升,因此,当他们从贸易的剩余,收到愈来愈多的美元时,为了避免自己的货币升值,只好不用美元来换取本国货币。而被迫将美元(或购买美国政府的债券)存入本国的中央银行。这些国家持有美国政府债券所得的利息很低,偿还外国的投资报酬率却极高,这就是另加一层的剥削。在全球垄断资本控制下,几乎将所有世界上生产活动都国际化,是这跨国资本积累新策略的基础。而这个全世界生产活动的整并过程,如果没有美元的霸权和许多发展中国家经济的崩溃,再加上中国投身与全球垄断资本的合作,是不可能成功的。这个资本积累的新策略已经证明对全球垄断资本极为有利,对发展中国家和包括帝国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和农民在内的全世界工人、农民却极端有害。

晚期帝国主义的第四个特点:国际金融组织和贸易协定在晚期帝国主义的功能有了质的改变

1944年时二次世界大战尚未结束,美国就带头重新整顿战后新的经济次序。在其它帝国的合作下,成立了两个国际金融组织和达成一个贸易协定。这里所说的金融组织就是:1944年成立的《国际货币基金》(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和《国际重建与发展银行》,简称世界银行International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简称World Bank)。1947年,经各帝国的同意,又在它们之间签订了《关税贸易总协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 and Trade)。这两个金融组织和一个国际的贸易协定是为了避免再次发生二战前经济大恐慌时,各大帝国之间的恶性竞争。国际货币基金稳定了各国的货币,世界银行为战后经济发展贷款,关税贸易总协定则大幅降低了各国的进口税率。1929年的经济大恐慌是世界资本主义到那时为止最严重的危机,每个资本主义大国都无法解决自己国家与生产相比较需求不足的严重矛盾。像美国粮食生产大量过剩,一方面粮仓里的粮食堆积如山,另一方面人民却吃不饱饭,只能在街上讨一碗稀汤。[12]生产猪肉的农人把猪仔养大卖不出去,干脆就先把猪仔给杀了埋起来。牛奶卖不出去就倒在水沟里。为了解决这样的矛盾,每个资本主义大国都想用出口来解决自己的生产过剩,和因生产过剩引起的失业问题。于是,由美国领先,一方面提高进口关税,另一方面,将自己的货币贬值。1930年胡佛当政时,通过Smoot-Hawley Act来提高进口关税,随后,二十五个国家也都提高了它们的进口关税。各国相竞争提高进口税和将货币贬值导致汇率不稳定,因此,国际贸易在1929年至1934年间,下降6%,贸易大幅下降,把已经衰退的经济带入更严峻的危机。二战结束后,国际货币基金和关税贸易协定,降低了各国的关税,稳定了各国之间的汇率,促进了国际贸易,世界的商品流通顺畅,对战后经济复苏有很大贡献。

国际货币基金和世界银行成立时,隶属在联合国的社会和经济委员会(Social and Economic Council of the United Nations)之下。1944年成立国际货币基金的目的就是将各国货币之间的汇率固定下来,作法是将美元与黄金维持一定的比例,每一英唡黄金订价为35美元,然后每个国家的货币都与黄金挂钩,这样就定下了各国货币间的汇率,汇率一旦固定下来,除了有特殊原因不得更改。大战结束后,美国储存了全世界70%的黄金,美国承诺所有持有美元国家的中央银行都可以用35美元换取一英唡黄金,从那时起美元就取代了长久以来黄金(或其它稀有金属)作为国与国之间的交易媒介。到了六十年代底,美国经过了二十几年的国际收支不平衡,它每年的进口,加上它对外(欧洲、日本和世界各地)的投资,再加上它庞大的军事开支,超过了它出口所赚取的外汇。美国经济入超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它战后所存有的黄金陆陆续续被在国外的美元兑换成黄金,到六十年代底,美国已经无法继续它的美元换黄金的承诺。1971年8月。美国尼克森总统宣布停止美元兑换黄金,从此之后,美元就成了没有黄金支持的纸币。到了今天,联合国对《国际货币基金》完全没有权过问。参加基金的每个国家根据它们国家的经济实力被分配一定的投票权,美国的投票权约占总投票权的17%左右,每件重要事情的决定,需要有85%的票数才能通过,因此,在《国际货币基金》决定事情时只有美国掌有否决权。

到今天,美元不但继续是国与国之间交易的媒介,而且继续作为所有国家中央银行的外汇贮存,同时美元也作为所有国际商品的价格单位。即美元是所有国与国之间交换的每样商品的定价的单位。美元在国际货币基金成立到1971年,再到1971年之后,一方面是美国联邦储蓄银行印刷出来的纸钞,另一方面,却被所有国家当成它们在国际交易上所用的媒介,和每个国家中央银行的外汇贮备。美元虽然只是美国的纸钞,但却变成了国际通用的世界货币,这样的发展有极为重大的和深远的意义。因此,美元在晚期帝国主义发挥了非常独特的功能,有非常深远的意义。对这一点,下面会作进一步的说明。

在美国帝国之前,殖民时代的帝国,像大英帝国、西班牙帝国,在极盛的时期都握有大量的贵重金属(像黄金和白银等)。这些贵重金属一部份是靠在贸易交易上换取来的,另外的则是靠抢劫来的,如18世纪和19世纪西班牙等国到南美洲抢劫来的黄金和白银。

现在先要说明的是:在八十年代,帝国主义进入晚期后,这两个国际金融组织和一个贸易协定承担起了协助国际垄断资本在全世界扩张的作用。[13]

《国际货币基金》成立后,它维持了世界各国货币交换的汇率,汇率一旦订了下来,除非一个国家在国际收支上长期不得平衡,就固定不变。在一个国家发生结构性的外汇收支不平衡时,基金允许它将自己的货币贬值。在一个国家外汇短缺时,可以向《国际货币基金》申请贷款,但是在向基金贷款时,就必须接受基金的贷款条件。除了需要付利息之外,接受贷款的国家还要接受基金提出的其它条件,条件之一就是要这个国家缩紧财政支出,另一个条件是必须一方面增加出口,另一方面降低进口来减少在外汇上的需要。这样的条件就使得《国际货币基金》可以用贷款来干涉欠债国家的内政。在七十年代之后,更多的落后国家靠向基金借债来补外汇的不足,这也就使《国际货币基金》可以债权者的身份来操纵借债国的内政。到了八十年代,新自由主义的政策开始,特别是在拉丁美洲外债开始累积后,基金对这些欠债国更是掌有生杀大权。

1980年初,拉美国家经历了危及它们生存的外债危机,外债的起源是因为1970年石油出口国家联合将石油减产来提高石油的价格。它们控制了市场供给而导致国际石油价格上升,大量的美元流入石油出口国家。这些国家把它们收入的美元存进美国和日本及德国的跨国银行。此时世界经济萧条,大型公司并不踊跃向这些银行借款。石油输出国家存在这些银行快满溢出来的钱,急迫需要贷出去。[14]这国主义国家借着这些国家欠债为理由,利用《国际货币基金》为工具,用结构性调整(Structural Adjustment Program SAP)来迫使他们的经济自由化,私有化,以便将这些国家的一切资源、财富压榨出来,来偿还外债。SAPs强迫这些政府缩紧开支,这时一些发展落后的国家一方面需要进口高价的石油,另一方面需要进口高价的小麦(这时国际小麦价格因苏联减产而上升)。它们就成了向跨国银行借款的顾客,帝大幅削减医疗教育的支出,取消对穷人食物与交通费用等各方面的补贴。SAPs也逼迫这些国家取消对外国资本的限制,让资本摆脱管制。亚洲国家1970年代底以及随后的危机期间,也遭受了同样的恶运,经过了几个回合的经济重整,饱受通货膨胀和失业之苦,不再有任何选择或能力来独立发展资本主义经济。他们别无选择地和刚开始资本主义改革的中国连在一起,被完全整合到世界帝国主义体系之内,并且积极参与由全球垄断资本设计的国际化生产和新的国际分工。

经济发展落后的国家在石油危机中,向帝国主义国家的跨国大银行借钱,实际上是帮助了整个帝国主义的经济。在石油出口国家将石油加价后,大量的美元就停留在跨国大银行中,上面提过这时经济萧条,各大国际企业都没有借钱的意愿,所以这些大银行才想尽办法借钱给一些发展落后的国家。把钱贷给拉丁美洲国家后, 这些国家就用借来的钱去买进口石油、粮食和一些工业品,于是,钱就从新恢复流动,活了起来,解决了银行资金不流动的问题。到了八十年代初,帝国主义国家,尤其是美国,因为前一时期经济萎缩时的放松银根而引起了通货膨胀,物价上涨。这时美国的联邦准备银行就锁紧银根,将基本利率(prime rate)提高到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18%。此时,跨国银行给落后国家的贷款也跟着提高了。这才发生这些国家无法偿债的问题,导致外债危机的爆发。根据美国联邦银行的行长吴克(Paul A. Volker)的报导,八十年代初,世界中心的最大的银行给拉丁美洲的贷款总额,高达这些银行的资本的两倍半。也就是说,如果欠债国家还不了债,世界上各个最大的银行都会破产,连带着整个资本主义银行系统都将破产,后果很不堪设想。这时 G-7国家与《国际货币基金》进行抢救,美国带头以援助欠债国家为理由,用纳税人的钱贷给欠债国家,并规定由这些“受援助国家”保证,把收到的钱最先用来偿还借钱给它们的跨国银行。名义上用来援助欠债国,实际上是援助了世界最大的跨国银行。

我们可以从下面的一些数字计算出,八十年代资本主义发展落后的国家在外债危机中遭遇到多大到损失。苏珊乔治(Susan George)的一本书:《债务飞旋镖》(Debt Boomerang)中说:从1982年到1990年的8年中,资本主义发展落后的国家付给资本主义先进国家的本金加利息,一共是1兆3450亿美元(这个数字还不包括从发展落后国家流到先进国家的利润、股票分红、专利权使用费等项)。从这个1兆多的资本流出减去9270亿美元的资本流入(包括外来投资、援助、新的贷款等),从资本主义发展落后国家流向资本主义先进国家的净额是4180亿美元。以1948年的币值来计算,是当年美国援助欧洲国家的马歇尔计画的六倍。到了1990年,发展落后的国家欠先进国家的外债比起1982年时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61%。[15]这代表了晚期帝国主义时代,富有的帝国向贫穷国家吸走的人民的血汗。

八十年代中,东南亚国家开始在经济上和政治上推行了国际化、自由化和私有化的改革。为国际垄断资本铲除了进入亚洲这些国家的各种障碍。它们将自己的货币与美元维持固定的汇率,因此外资进入不必承担当地货币贬值的风险。并且提高本国的利率,这时美国的各种互惠基金在东南亚新兴起的股票市场投资的收益率高达30%到35%。很容易看出这样高的收益率不是从投入生产中获得的,而是由投机获得的。房地产的投机、股票的投机导致这个气泡越吹越大,气泡爆炸是必然的,只是时间上的问题。1997年8月时,气泡果然爆炸,先从泰国的泰铢不能兑换美元开始,这次的危机蔓延到马来西亚、菲律宾、南韩、香港和台湾。

九十年代亚洲国家的危机尚未终了,危机就又回到拉丁美洲,美帝国再一次将新自由主义推向墨西哥,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 Free Trade Agreement, NAFTA)来打开墨西哥的投资市场,迫使墨西哥减少进口税。给墨西哥人民带来极大的灾难。1993年1月年NAFTA签订,次年1月美国总统克林顿去庆贺周年,就在克林顿发表祝贺演讲时,墨西哥的〈扎帕蒂斯塔革命军〉(Zapatista)发动了反墨西哥政府的武装叛变。

晚期帝国主义的第五个特点:金融资本的扩张与金融危机

列宁在“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中已经说明到了二十世纪初,金融资本已经在资本中占主导的地位,但是在1980年之前,金融资本尚没有过去40年来如此的神通广大。二次战后,资本金融化更进一步发展,到了帝国主义的晚期,金融资本通过了新的传播技术,更进一步操纵了全世界经济,金融资本到世界各地投机,导致金融市场的泡沫,当气泡越吹越大时,金融资本找到适当的时机,把气泡刺破,在这一吹一破的过程中,金融资本获取到巨额的利润。垄断金融资本掌握了将危机从世界的某一部份转嫁到另一部份的能力。从最近几次世界性的金融危机中,我们看到金融资本可以将大量的财富,从贫穷的国家转移到富有的国家,特别是转移到帝国之首,握有金融资本霸权的美国。在一个国家内,通过金融资本的操纵,一般市民一生积存的少量储蓄化为乌有,他们在危机中失去仅有的最重要财产,像他们居住了多年的房屋,在危机中因为付不起房屋贷款,房子被银行收回,原来的屋主被警察赶出家门,就这样把财富从一般人的手中,转移到少数大型金融机构和控制这些机构的亿万富豪的手中。

从1980年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开始,金融机构和金融交易的自由化、取消管制,使得金融资本从政府的管制中解放出来。藉助新通信技术的操作和帝国主义国家机器的力量,金融资本获得从来没有的自由。近年来,垄断金融资本的力量成几何级数增长,为了争取更大的收益,金融资本扩大了资产的流动性,使各种金融资产可以随时买卖。高流动性的资产涌进世界金融市场,一方面,膨胀了资产的价格,另一方面,扩大了债务,因为资产的价格和债务是同样事情的两面。从而制造了越来越大的金融泡沫和潜在的危机。从1980年到2020的40年中,我们亲眼目睹到的危机,不仅不断地重复发生,并且日益深化。

1980年之后,拉丁美洲的危机连续不断,一直延续到今天。1990年初,日本因金融泡沫破裂,引起房地产的破产,把经济从极端的繁荣打到谷底,经济萧条延长了10年之后,直到今天尚未完全复原。九十年代,亚洲经济一连串的危机直到2008年全世界前所未有的金融危机开始,在危机尚未结束时,接着就是南欧一些国家,特别是希腊、西班牙,面临了国家主权债的危机,在这期间,这些国家的政府在被逼债的过程中,屡次紧缩财政开支,大幅削减社会福利的支出,人民的生活陷入极端的困境。金融危机的另一面就是在金融资本迅速扩张中,点燃了住房和商业建筑的投机。休闲渡假区、高尔夫球场、高档旅馆,还有各种的旅游设施,在全世界以疯狂的速度大规模展开。这些建设侵占了农地、森林、草原和海滩,摧毁了农民、渔夫、牧人还有其它自产自足者的生计。金融泡沫的扩大及随后的破裂,对资本主义经济的伤害之大,不下于全面的战争。当金融资本沉溺在上下起伏的波动时,资本家获得难以形容的巨大财富,一般百姓承受着如同战争一样的苦难。

很难想象的是在这40年整连续不断的危机中,不但没有搞垮金融霸权国家的货币(美元),反而巩固了美元在帝国主义中的地位──至少短期上如此。美国透过印制更多的钞票、短期国债等,进一步扩大了美元在金融市场上的流动性。美国对外贸易持续的入超,使它能够持续挥霍其它国家为了自身发展而节省下来的储蓄,这是对其它国家最大对剥削。全球各个国家的美元外汇储备从1980年的1兆,增加到2017年的10兆。所有这些美元,都是美国欠下的外债。[16]在晚期帝国主义期间美国所享受的特权,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一方面,美国利用美元的特权把资本主义尚不发达的国家生产的剩余吸干,另一方面,因为美元的特权,其它帝国主义国家也不得不对美国退让三分。从另一方面来看,今天帝国主义能够继续维持也可以算做美元所作出的贡献,这一点在后面晚期帝国主义的第七特点(也是最后的特点)中还将再作分析。

晚期帝国主义的第六个特点:各大帝国之间的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

我认为今天许多对帝国主义的分析中,可能过份侧重了各大帝国资本之间的竞争关系,而不够重视各大帝国资本之间的合作关系。前两年,中国的一些左派对中国是否已经是帝国主义产生很大的争议。认为中国已经是帝国主义的一些人,也同时认为如果各大帝国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化,可能再度发生帝国与帝国之间的战争,就像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一样的情况。当然,没有人可以保证帝国之间的竞争不会再度引起世界大战,但是今天帝国与帝国之间的关系应该和上世纪1914年和1941年时不同。但是不同的地方在哪里?

我认为在40年前开始的帝国主义全球化中,各个帝国的资本之间是一种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各国的垄断资本看到除了竞争之外,彼此之间的合作也会为它们争取到非常大的利益。现今我们如何决定某家公司是属于哪个国家的?是否一家公司在哪里上市就决定了这家公司是那一国的公司?或者一个公司的大股东或者总经理是那一国人,这家公司就是那个国家的公司?

譬如,阿里巴巴在美国纽约股票市场上市,马云是中国人,阿里巴巴是中国最大的网上购物公司, 那么阿里巴巴是中国公司还是美国公司?几年前,美国制药公司Pfizer要收买英国制药公司Astra Zeneca,因为这家英国公司有很大的研发新药的潜力,在谈判中,有计画将未来的新公司总部设在英国,因为英国的公司所得税比较低,后来这两家公司合并的谈判没有成功。今日在国际上,大型跨国企业的收购和合并每日每时都在发生,除了收买和并吞之外,各国的企业还有各种办法用合资、技术合作的种种办法取得合作来征服市场,因此,今天要分辨一个企业是属于哪个国家还不那么容易。以前有个说法,说要知道一个企业是哪一国的,就看保护它的是哪个国家军舰,今天如果还是这样说,就有点荒谬了。

也就是因此,资本家没有祖国这样的说法也越来越接近现实了,这一点转变在美国看得很清楚,在早年美国工业化时,国内修建各种基础建设,包括铁路、公路、大小桥梁,即使到二次世界大战后,五十年代时,美国还建了畅通全国各州的公路网(Interstate Highway)。到了新自由主义时代,美国不但不再造新的公路、铁路,即使桥梁也是年久失修,大半以上的桥梁有倒塌的危险。一个城镇上最常见的工程就是建新的监狱。五十年代时,二战退役的军人享有各种福利,包括上大学的奖学金,和国家低利购屋的贷款,到了今天,征兵制度已经被废除,从阿富汗和伊拉克退役下来的军人,不但找工作困难,甚至会有不少退役军人因为失业或者健康有问题(包括心理失常)而变得无家可归。美国政府就连国民教育也都放弃了,教育变成可以牟利的私有企业。其实原因也很简单,国民教育是为了训练一个有知识的产业军,到了工人进入工厂做工时,不用从ABC学起,今天美国的资产阶级已经不再依靠本国的工人赚钱,又何必在乎这些工人的教育?

我们也应该回头来看看资本主义发展仍然落后的国家的资产阶级。毛主席在中国革命中,为中国作了阶级分析,毛主席指出中国社会存在着一个力量薄弱的民族资产阶级。这个力量薄弱的民族资产阶级无法领导革命,但是因为在帝国主义下,他们无法发展,革命者应该把他们和买办阶级分开,作不同的对待,无产阶级可以将他们作为可以争取的统一战线的对象。但是到今天呢?资本主义发展落后的国家是否还存在这样一个民族资产阶级?在帝国主义全球化的今天,在世界生产的新分工下,这些资产阶级是否在世界垄断资本控制的新分工下有一些新的发展机会?因此,他们还会支持无产阶级革命吗?这是各国革命者需要认真对待的一个问题。

晚期帝国主义的第七个特点:作为世界货币的美元享有霸权的地位。美元的霸权一方面延续了帝国主义的寿命,但另一方面也注定帝国主义必然走向灭亡

今天越来越多的人看出帝国主义日益深化的矛盾。帝国主义的矛盾是资本主义内在的不可协调的矛盾。二次世界大战摧毁了大规模的基础建设和生产设备,但是反而给资本主义带来几十年战后的繁荣。资本主义不怕战争带来的破坏,战争造成的大规模破坏却给资本创造了新投资的大好机会。当战后欧洲和亚洲国家都急待重建就给资本提供了世界各地投资和资本积累的好机会。仅仅在10年内,战争所造成的破坏就修建完毕,而且新建的生产设备比之前有更高的生产效率。到了七十年代中,世界生产商品的能力再度超过了市场的需求(需要+购买力),生产过剩,多余的商品无法在市场中销售,因此,在生产中资本获得的剩余价值无法实现成利润,资本积累无法持续,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再度面临战争的危机。

二战结束之初,在欧洲和日本重建中,美国是帝国主义国家中唯一享有贸易顺差的国家。它在贸易上的顺差超过了美国企业的对外投资和美国政府在全世界军事基地的费用。因此,在国际收支上保持平衡,也就没有很多美元回到美国换取黄金。但是到了五十年代底,美国商家的对外投资和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军事支出已经超出它贸易上的顺差,此时流出去的美元,开始回到美国兑换黄金,美国的黄金储备因此一天天减少。甘乃迪总统当政时,为了美国的黄金储备持续流失而非常忧心,曾经短期限制美元出境。到了詹森总统当政期间,美国在越南的侵略战争扩大,更因此造成大量的贸易赤字。引起许多欧洲国家(尤其是法国)的不满,因为美国不用去管它在与欧洲国家在贸易上的逆差,因此,欧洲国家通过贸易上的顺差承担了美国在越南战争的费用的一部份。到了尼克森总统时,经过了几次美元贬值之后,终于在1971年8月时,美国政府宣布单方面废除美元兑换黄金的承诺,美国赖账了,所有世界上持有美元的国家只好拿着美元这个没有内在价值的纸币。

在1971年之前,美国对国际收支上赤字的大小还有所顾虑,因为如果美国境外的美元过多了,就会回到美国兑换黄金。为了不再损失黄金储备,贸易上的赤字对它还有一点约束能力。等到1971年美国宣布美元不再兑换黄金后,美国就不需要在乎它的国际收支赤字有多大。八十年代初,美国贸易上每年的赤字就高达500亿美元,主要来自美国与日本贸易上的逆差。美国贸易上的赤字从那时一直持续到今天,从对日本在贸易上的逆差,转变成对中国贸易上的逆差。

为什么美国欠债越来越多,但是美元却越来越享有别的国家货币所没有的特权?这一点需要加以说明。六十年代,美国政府为了防止美元外流,曾暂时进行资本管制,限制美元的流出量。当时已经有大量的美国跨国公司在欧洲做生意,这些公司需要用美元投资或进行日常交易;由于资本管制,把美元从美国转账到欧洲并不那么方便,于是这些公司就决定把它们在欧洲赚到的利润直接用美元存入欧洲(大多在伦敦)的美国银行。1970年后,美国公司存在欧洲银行的美元(所谓的欧洲美元Euro-Dollar),每年成长率超过25%。欧洲美元从1971年的850亿到1984年的22000亿,随后在 1988 年时更高达4兆美元。这些美国境外的巨额美元,是建立美元成为国际货币的开始。[17]当美元大量涌进其它国家,美元就变成了这些国家的交换媒介,尤其是在有一些国家中,自己的货币币值不稳定,就用美元来支持本国的货币。更重要的是美国利用它的霸权要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出口国,像沙特阿拉伯等国家出售石油时只接受用美元付款,美国用继续出售军事武器给这些国家的条件。除了国际上石油用美元作为交换媒介外,另一项国际上的交易就是美国出售武器的交易时当然会只接受美元付款。此后的十年中,欧盟(EU)与日本也希望能够扩展张它们国家的货币影响,以便能在国际金融领域和美国竞争。但是却因为欧元和日币在境外的流通量不够大而失败。这就是美国如何利用它的特权将美元变成世界货币的手段,因为几乎所有国家都需要进口石油和美国制造的武器。

在美元和黄金脱钩之后,美国国际收支赤字不断地升高,美国境外的美元数量也大幅增加。除了1960年后期美国曾对资本作短期的管控外,它一直维持了一个开放的资本市场,因此,资金可以很轻易地在国内国外之间自由流动。除此之外,美国更有一个庞大的证券市场,供给其它国家的政府、企业、私人在任何时刻将它们的美元股份存入或取出,美元就因此成为世界上最流动的金融资产。因为金融市场变动无常,对很多人来说,保存这种流动性大的资产比较放心。美元也同时构成全世界外汇市场的大半交易 ,2014年,一天的平均交易额5.3兆美元。这些每日巨额交易的美元,大多并非为了贸易,而是为了使美元成为流动性极大的资产,持有美元的个人或生意可以在任何时候将它转换成其它货币或别种资财。1971年之后的10年,起初被视为弱点的美国赤字与债务,竟变成美国强大的武器,美元获得了目前没有任何货币可以相比的霸权的地位,以及其它国家货币从未享有过的特权。美国境外所有的美元都是美国的债务,但是美国却是世界上唯一没有还债义务的国家。

美元与黄金脱钩后,当美国的赤字持续升高,美元却不弱反强。美元的霸权意味着,美国身为债务国仍然能够不去管它在国际收支上的赤字。目前美国最大的债权国是中国和日本,其他债权国包括德国、南韩,还有像墨西哥、阿根廷、印度、泰国和中东石油出口国家。他们因为要维持贸易上的顺差,被迫继续借更多的钱给美国。因为这些国家的经济必须依靠贸易的出超才能维持成长。它们在贸易上的出超,是用不断地借钱给美国来完成的。所以虽然美国的债务堆积如山,却能充当世界货币。如果说美国在越南的侵略战争的部份费用是靠欧洲国家借钱给美国来支付的,那么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侵略战争的部份费用,包括美国政府每年的赤字开支则是靠日本、中国和其它借给美国钱的国家来支付的。美元在七十年代时不断地贬值,成为没有一个国家愿意持有的货币,到今天却变成所有国家的央行、企业、私人紧握的货币。

资本主义永远面对的就是生产过剩的危机。在新自由主义时代,许多本来制造业发展落后的国家,工资也被压得很低,以便利用出口来增加就业。于是除了中国之外,还有大量的出口商品堆积了起来,这时靠了美国这只狮子大张口,把这些多余的商品都吞了下去。美国用欠账的方法(美元钞票)进口了大量商品,解决一部份世界生产过剩的问题,使生产过剩的危机暂时得到舒缓,居然在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恢复后又拖了一阵。

今天帝国主义的经济是靠由美元欠债所“制造”出来的总需求维持的。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今天帝国主义的“繁荣”是靠一个虚拟出来的假象,这个假象的背后是空的。还说明了什么?说明了这个假象不可能继续维持下去。我们要认识到在这帝国主义败落的时期,一方面太多的多余的商品堆积起来无处可去,太多的汽车、太多的名牌手表、皮包、化妆品、运动器材、iPad、iPhone等等;另一方面,无可数计的人被剥夺了他们生存的权利,连最低的生活必需品,像饮水、食物、住房、医疗卫生和教育都被剥夺了。这是帝国主义和世界人民之间无法解决而且日益加深的矛盾。

在这帝国主义败落的日子,垄断资本还在分秒必争地急速扩张,与它对照的是在美国败落的工业城市里和在世界各地为出口建起来的厂房和机器,都变成了废墟。在这帝国主义存在的100年中,它对世界自然环境和自然资源的摧毁超过了人类历史的任何时期。所有这些都说明了帝国主义的不可持续性。但是我们不能等待帝国主义自然走向灭亡,因为我们必须要尽力为人类的后代保存尚存的资源,和自然环境,为此,人类不能等待着帝国主义将资源耗尽与它同归于尽,我们必须尽所有的力量来加速消灭它。

[1]美国纽约时报影片:How Big Business Got Brazil hooked on Junk Food, https://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17/09/16/health/brazil-obesity-nestle.html

[2]二战后美国对落后国家的“援助"是用它为了支持小麦的价格而收买和囤积起来的小麦,运到“受援"国家,在这些国家的市场廉价销售,把销售所收到的当地货币作为“美援"给当地政府。这样一步步使得本来不吃面粉国家的人民改变了他们的消费习惯。之后,这些国家就成了向美国进口小麦的顾客。见:Harriet Friedman, “Distance and Durability: Shaky Foundations of the World Food Economy”, The Global Restructuring of Agro-Food System, Philip McMichael, editor, Chapter 11, 259-262, Cornel University Press, 1994

[3]NAFTA +US Farm Subsidies Devastated Mexican Agricultur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4KRd7Qjyys。也请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z_XHabnqQ0

[4]BBC News: http://news.bbc.co.uk/2/hi/asia-pacific/3099568.stm

[5]经济学人,2002年9月14日,75-76

[6]孟山都几乎控制了所有的转基因种子。世界上转基因种子的播种面积从1996年的1.7百万公亩增加到到2015年的179.7百万公亩。2015年时,世界上有28个国家使用转基因种子,占全世界耕种面积的10%。以农作物用转基因种子的作物来说,土地面积来说,世界的83%的大豆,29%的玉米,75%的棉花都已经是用转基因的种子。资料来源: Royalsociety.org。也 请见食物安全报告:https://www.centerforfoodsafety.org/files/cfsmonsantovsfarmerreport11305.pdf

[8]这是Cornell Chronicle根据中国科学院研究,2006 年 7 月 25 日所作的报告: Seven-years Glitch : Cornell Warns Chinese Cotton。这个报告很不清楚,国内的关心认识,应该,取得科学院的材料作进一步调查。

[9]请见: Bloomberg Businessweek, 2020年3月5日

[10]Owning the Future, Inside Battles to Control the New Assets – genes, Software, Databases, and

Technological Know-How- that make up the lifeblood of the New Economy, Houghton Mifflin Company, 1999

[11]世界服务业出口从1995年的1.2兆到2005年的2.5兆美元,2014年达到4.9兆美元

[12]经济大恐慌时,美国挨饿的人在街上排队为了讨一碗稀汤。美国的左派特别作了一首讽刺穷人讨碗稀汤喝的歌。

[13]这里因为避免将这个附录拖得过长,对世界银行对帝国主义发展的贡献没有作叙述和分析。

[14]这就是后来广为人知的石油美元再循环。

[15]Susan George, Debt Boomerang, Pluto Press, 1991, XV-XVI。

[16]The Economist February 11th-17th, 2017 .65。

[17]这些额外的欧洲美元可以扩张的原因是,这些被称作无国家银行的银行(stateless banks)并不像一般银行那样对欧洲美元的储备有任何的限制,但是这些银行的储备和贷款却被美国和英国政府承认为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