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在军事化的共产党领导下,全面发展不断增长的人民抗议,服务于人民战争的发动!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拉丁美洲:在军事化的共产党领导下,全面发展不断增长的人民抗议,服务于人民战争的发动!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

整个拉丁美洲都布满了干柴,很快就会燃成烈火。

“因此,如果我们服从于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今天是马克思列宁毛主义],并从中分析秘鲁革命的具体现实,我们就必须得出结论:我们正生活在一个发展中的革命形势下,因此一切政策、策略和行动都必须从这种认识入手,否则我们要犯严重的错误。总而言之,今天的阶级斗争,从革命和反革命的对立斗争的角度来看,只有从认识到正在发展中的革命形势的存在出发,才能得到精准、恰当的认识,并加以坚决、果断的应用。正是基于这种认识,无产阶级及其政党和全国的革命者才能判断当前的政治局势并制定策略。”

——贡萨罗主席,《让我们发展不断增长的人民抗议》,1979年

我们向厄瓜多尔和智利的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表示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问候和声援,他们英勇战斗的日子,作为拉丁美洲人民的一部分,为捍卫自己的权利、自由、战果和利益而斗争,这是在与剥削者及其旧国家的镇压工具的艰苦斗争中实现的,大资产阶级和大地主的有组织的暴力是为帝国主义,主要是美帝国主义服务的。他们呼唤着军事化共产党的领导,以掀起强有力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彻底扫除剥削压迫的旧社会以及维持、捍卫它的旧国家。这是民主革命的高潮,因此要立即、不间断地向社会主义前进,并继续进行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直到抵达辉煌的共产主义。

我们向全拉丁美洲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表示这一问候和声援,他们的斗争,显示出他们需要在军事化共产党——运用贡萨罗主席普遍有效的贡献的马列毛主义共产党——领导的强有力的造反中崛起,来发动和发展人民战争,通过人民战争,沿着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建立新政权,从而扫除吞噬、压迫我们的帝国主义、半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
我们认为有必要从对拉丁美洲革命形势发展的简要分析开始,这在人民群众的动员、抗争和起义中得到了体现,例如在智利和厄瓜多尔最近的人民反抗起义中,并看到近十年的厄瓜多尔及其他国家相较于前一个时期(从上世纪80年代至本世纪头十年)的特殊性,以便吸取相应的教训,并重申共产党未完成的发动人民战争的任务。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有必要从一些因素入手,例如:帝国主义,主要是美帝国主义的总危机,是主导我们的主要因素。这场危机不仅由美国本国的无产阶级本身所担负,而且由于官僚资本主义赖以运行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条件,很大程度上转嫁给了我们国家。正如毛泽东主席指出的那样:帝国主义对被压迫民族的压榨愈益严重,这些民族要在强大的革命风暴中崛起,就必须由共产党来领导。

自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至整个九十年代,通过采纳“华盛顿共识”及其“私有化、放松管制”的所谓“新自由主义”,加以反人民的“一揽子”经济措施,我们目睹了我们各国半殖民地局势的加深。

这些年来,在拉丁美洲各国当中,如墨西哥、委内瑞拉、厄瓜多尔、阿根廷、巴西、玻利维亚、智利、海地等等,以不平等的形式,根据主客观形势的发展,群众对旧国家及其反动政府、合法政党和机构的强烈抗议和不满发展起来,在某些情况下,引起了浩大的人民起义和抵抗浪潮,以捍卫在整个20世纪的艰苦斗争时期取得的权利和战利品。这些运动,几乎毫无例外地表现为有农民参与的城市中的自发起义。

如上所述,我们正在经历世界和拉丁美洲的不平衡发展的革命形势,这在不断增长的人民抗议和群众运动中得到了明确的体现。对策为何?锻造具备革命主观条件的革命领导:军事化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共产党,通过人民战争摧毁压迫我们的三座大山(帝国主义、半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

没有无产阶级通过共产党的领导,农民争取土地的斗争,这一民主革命的主要问题,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不会越过本地或区域的界限的。这些运动不能导致农民起义,从而沿着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前进。农民是民主革命的主力。因为群众不仅是革命和反革命之间的争夺地带,而且也是反动派的争夺地带;因为革命党没有利用群众的自发动员,以在它的领导下将群众科学地组织起来,所以这成为了各色的机会主义者和反动派为维护旧国家利益而斗争的大好时刻。
嗯,一如既往,各色机会主义者和修正主义者聚集在愤怒的群众的正义抗议活动上,呼吁“对话”、“谈判”和“宪法”,来转移他们的注意力,从而对智利、厄瓜多尔、玻利维亚等旧国家进行新的改组。在这些叛徒的效力之下,人民运动的成果被大资产阶级的两大派系(买办或官僚)之一和他们所处的集团所利用,借以平息争端,并通过进一步集中行政权力等手段来重组旧国家以镇压酝酿中的革命,在其中一些国家产生法西斯主义统合政府;而在其他国家,通过权力集中于总统或行政机关(专制总统或专制行政),反动的资产阶级民主政权得以维持。

因此,在这之前的二十年中,主要是买办派系的一系列反动政府倒台,又由同一派系的其他人接任;在少数情况下,由另一派系(官僚派系)接任,在某些情况下是由机会主义者领导的。这些政府尽管在反动性上有或大或小的区别,但却无一例外地在世界银行的监督下推行“新自由主义结构改革”的附加部分,也就是实行“无偿援助”的所谓“第二波改革”,从墨西哥经过巴西到阿根廷、智利,即从里奥格兰德南部到巴塔哥尼亚的地带,均得以实施。这些与贫困作斗争的“援助”,是为了将更放肆地掠夺自然财富正当化,扩大政权的社会基础,并通过所谓的“再分配政策”或“利益均沾论”的手段来遏制人民的不满。

官僚派系的政府,作为与买办派系同样忠实的帝国主义走狗,对委内瑞拉、厄瓜多尔、阿根廷、玻利维亚等国家的进行了双重的帝国主义掠夺:帝国主义直接投资(外国直接投资,FDI)和外债(在90年代转化为“主权债务”)的增长,改称“新提炼法”来掠夺我们的自然财富,并带有一些经济政策上的细小差别,例如“民族主义政策”、“反帝国主义”,有时也称为“21世纪社会主义”。这些都是为单一霸权超级大国美帝的计划服务的,这导致了金融投机和全球债务的空前增长,资本作为主要的外国直接投资通过其子公司,中间商品和大宗商品贸易,向中国和第三世界国家进行资本输出。在美帝国主义的霸权下,将所有这些国家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的权威之下。

但是,在各帝国主义列强中,拉丁美洲国家不仅受占主导地位的美帝国主义的最大支配和驱使,而且也向其他帝国主义列强的更大渗透开放,如德、西、法、俄、日和社会帝国主义的中国国等,这加剧了对这些国家的帝国主义内部斗争。因而,新的帝国主义危机也就必然发生了,这就是2007-2008年爆发的迄今为止最严重的帝国主义危机,这一危机至今仍未能摆脱,且已经进入了新的危机,其后果难以预计。随着全球危机的爆发,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结束了,贫困、失业、营养不良的比率伴随“不平等”的加剧而再度飙升。

帝国主义,主要是美帝国主义,竭力维持其声名狼藉的目标,即成为世界上唯一的霸权超级大国,制定了将世界划分为六个军事司令部的计划。拉丁美洲的一部分被纳入了北方司令部的范围内,延伸至墨西哥;另一部分则位于南方司令部,从墨西哥南部边界向下延伸。这在镇压人民的国内任务中,在反人民的战争中,赋予了拉丁美洲军队新的角色。美帝国主义对我们国家的更大的干涉有:在秘鲁,1992年藤森“自我政变”以来,美帝国主义开始以其所谓“低烈度战争”来直接指挥反革命战争,反对人民战争;对墨西哥(通过“普埃布拉-帕纳马计划和梅里达计划”)、哥伦比亚及其邻国(通过“哥伦比亚计划”)进行军事干预;至今仍在南美洲部署军事基地系统,并委托美国第四舰队从中美洲控制加勒比地区和南美洲。自2018年1月以来,美帝国主义以“低烈度战争”的形式对委内瑞拉发动侵略,意在反对巴西革命的发展。我们提到这些事实,是因为它们共同促进了客观形势的发展。

拉丁美洲国家半殖民地状况的加深,对世界帝国主义危机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影响。在这整整十年中,这些国家的旧社会状况恶化了,而在此前二十年,这些国家“现代化”的海市蜃楼令人振奋,但这是通过对国家数十年来积累财富的拍卖,以及世界市场上原材料或大宗商品的高价实现的。少数国内外大资产阶级一如既往地从增长受益;但是,在这种“繁荣”之后,并没有真正的民族发展,所有这些社会正如莫拉莱斯-加西亚在玻利维亚反动选举中所宣扬的那样,“一如既往地落后且不平等”。官僚资本主义赖以发展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是由惯性(拒绝灭亡的旧势力)和武力来维持的。

因此,在这十年中,为了支持和捍卫半殖民地半封建秩序,旧国家遭遇了更严重的分裂。反动政权的两派,包括以机会主义为首的派别,陷入了政治危机。管理旧国家的政权在一些财政繁荣条件(“利益均沾论”)下兴起,这些条件使得他们能够操弄群众,运用“社会计划”,实施统合主义和侍从主义[1]来遏制群众(的不满),正如以卢拉和劳工党为首的巴西反动政府所做的那样。

帝国主义总危机的恶化,导致官僚派系的政府(如委内瑞拉的马杜罗政府)与帝国主义产生矛盾,因为在面对危机时,为了增加其超额利润,帝国主义需要对大型国有企业的资产进行“私有化”,而在官僚政府统治下,这些国有企业的资产仍保持这种状态,并寻求“更大的开放”。因此,在这些国家中,反动派之间为控制行政权而展开的争夺更加激烈。反动武装部队总是在幕后主使美帝国主义的控制下,充当局势的仲裁者。

在本世纪的头二十年即将结束之际,随着拉丁美洲官僚资本主义危机再次来临,财政重整政策恢复了:养老金和权利遭到削减,就业恶化和工资下降,“救助”和补贴减少。与之相对,“一揽子计划”(paquetazos)和群众的抗议、反抗也卷土重来。反动为革命提供了燃料。

这个时期的共同点是,所有的“危机解决”与“政府更迭”或“旧地主-官僚国家的换马”,都是为帝国主义,主要是美帝国主义服务的。正如我们最近在厄瓜多尔所看到的那样,在机会主义者、改良主义者和修正主义者的领导下,通过与所谓“社会运动”进行“对话”,暂时维持现任政府,他们纠集起来分裂、瓦解群众,以换取放弃实施最不利于人民的“一揽子”措施:“Gasolinazo”[2]。厄瓜多尔人民的权利、自由问题,他们的斗争果实、利益,以及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的主张都没有得到解决,因为这些反动派是永远都不会解决这些问题的。

旧社会陷入了危机,官僚资本主义和捍卫和维持它的旧地主-官僚国家陷入了危机。议会和所有资产阶级民主机构也陷入了危机。在反动武装部队和国家官僚机器的认可和支持下,其他权力屈从于行政权力[的扩张]。旧国家的反动化进程不可避免地将我们带向来自20世纪的法西斯主义。这会是平静的吗?永远不会平静的。这是大资产阶级各派系之间的剧烈斗争。贡萨罗主席在二中全会上说过,要认识新的法西斯主义,深入学习研究《评1992年政变》[3]中关于买办还是官僚资产阶级的基本分析,是非常重要的。

三座大山对工人、农民和小资产阶级群众,以及民族资产阶级群众的剥削和压迫的火圈,面临着更大的毁灭。群众为了在艰苦的阶级斗争中保住斗争成果,而不在新的危机中变得更加贫穷而斗争,这种起伏将在现行制度中周期性地重复,只有战无不胜的人民战争才能扫除这一切。城乡群众抵抗恶名昭彰的“经济和劳动改革与调整”措施,这些措施竭力将体制的危机转移到农村和城市的群众身上。这场危机加剧了人民群众同反动政府的矛盾。这是旧社会的矛盾(群众与封建主义的矛盾、人民与官僚资本主义的矛盾、民族与帝国主义的矛盾)加剧的表现。

各种矛盾都在激化。在这十年中兴起的人民群众运动和斗争,作为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新浪潮的一部分,相比过去的所有的人民抗争运动,体现出一个鲜明的特征,这就是革命的主观条件的成熟,领导革命的英勇战士登上了舞台。1980年5月17日秘鲁人民战争的发动,开辟了这一道路,显示了毛主义作为马克思主义新的、第三和更高阶段的完全有效性,以及人民战争的普遍有效性和不可战胜性,这是照亮国际无产阶级、拉丁美洲和全世界被压迫人民与民族前进道路的火炬。拉丁美洲共产党与革命组织,在他们各自国家的具体条件中,高举、捍卫和应用带着贡萨罗主席的普遍有效的贡献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

抗争运动和人民起义的鲜明特征在2013年至2014年的群众抗议中已经形成。2013年至2014年的群众抗议推动旧巴西国家劳工党政府的破产,到去年对旧巴西国家当局的换届选举的群众性抵制活动中,直到当前的抗议。不断增长的自发抗争的全过程,是由与之融合的自觉因素推动和指导的。可见的结果是,无产阶级和人民被赋予了革命的党——共产党的领导。革命,民主之路,发展不断增长的人民抗争,沿着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发动人民战争,在此基础上走向沸腾。人民战争直到共产主义!

几天之内,厄瓜多尔和智利的群众掀起了一场真正的台风,动摇了整个旧的压迫秩序,他们英勇地与成群的反动派对峙,并向他们进行了持续的战斗和反抗。这些国家的毛主义者大胆地走在人民斗争的前列,努力指导战斗群众的行动,教育他们运用革命暴力,与机会主义作不妥协的斗争,为了阶级和人民夺取重大胜利,发展越来越多的人民抗争运动,推进新民主主义革命,推动军事化共产党的重建或建设进程,准备发起越来越多的人民战争,直到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夺取政权,不间断地实现社会主义,并通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到达人类的光辉目的地:共产主义。

在智利,反动透顶的皮涅拉政府首次宣布实施宵禁,公开宣布这是针对人民的战争,这是自皮诺切特法西斯以来的第一次。面对反动恐怖,群众一刻也没有停止,他们跑到了旧的机会主义领导者前面,焚烧了整个旧的压迫秩序。

在厄瓜多尔,最近的人民起义,不同于90年代和本世纪头十年的人民起义,它持续了12天之久,然而也和此前的起义一样,在机会主义者和改良主义者的领导下以妥协而终结了。他们出卖了群众的暴动,只为了换取蝇头小利——也就是说,通过接受降薪、外包,削减权利等,来换取废止油价上涨。它也具有巴西斗争所表现出的显著特征,也就是说,共产党人反对跳入群众正义斗争中的机会主义领导,努力指导并教育群众运用革命的暴力,与修正主义作拼死的斗争。

在争取领导广泛的群众起义的斗争中,厄瓜多尔和智利的共产党人坚决地战斗、政治化并动员起来,运用正确恰当的无产阶级路线来支持该地区的农民,主要是贫农。由于革命者正确的工作作风,这些与共产党代表的无产阶级联结在一起,取得了重要的飞跃和进展,在这些事件中锻造了工农联盟,在这里,人民起义显示出最有战斗性、最先进的性质。

厄瓜多尔和智利的共产党人在艰苦的阶级斗争中为党的重建而斗争,并努力以同样的行动领导群众,他们与动员起来的群众建立了强有力的联系,并改良了革命工具发展的条件,革命工具主要是新型的党,一个军事化的共产党。同样在这里,以共产党的领导的无产阶级为轴心的革命和民主道路也向着发展不断增长的人民抗争前进。我们正处于革命形势不平等发展和革命向前进之中。民主之路是毛主义领导的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新浪潮的一部分。

在这人民解放运动兴起的新时期,人民大动员掀开了新的篇章:在巴西是由2013年6月至2014年反对工党机会主义政府,在厄瓜多尔是发起于2014-15年针对科雷亚政府及后续对抗现任莫雷诺政府,以及在近年来的墨西哥和最近的智利,这些活动具有不同于过去一切抗争运动的特征,这就是革命的主观条件的成熟。也就是说,在某些情况下,与大资产阶级和地主的官僚主义道路相对立的民主道路的发展,引起了不断增长的人民抗争运动,朝着沸腾以发动人民战争的的目标,汇入秘鲁、印度、菲律宾、土耳其已经发起的人民战争,直到共产主义。继毛泽东主席之后,我们说:整个拉丁美洲都布满了干柴,很快就会燃成烈火。

这种情况向我们提出的问题是:根据每个国家的具体情况,将共产党重建的高潮任务发展为一项震撼人心的任务,以根据每个国家的具体情况发展革命、民主道路,其轴心是军事化的共产党领导下的无产阶级,目的是指导人民的沸腾,即开展超出反动国家秩序所容许的群众斗争;所有这些都起着发动人民战争的作用,沿着从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摧毁旧秩序,建立新政权——军事化的共产党领导下的由人民委员会组成的各革命阶级的联合专政,通过一块一块地摧毁旧的地主-官僚国家,建立革命的支持性根据地,目的是夺取全国政权,在我们的各自国家建立人民共和国,在无产阶级专政下不间断地开展社会主义革命,通过连续的无产阶级文化革命达到我们的目标:共产主义。

高举、捍卫和应用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
推行毛主义作为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指挥和指导!
建立或重建军事化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共产党!
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与贡萨罗主席普遍有效的贡献万岁!
打倒帝国主义战争!
战无不胜的人民战争万岁!
坚决、彻底地打败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和反动派!
荣誉和荣耀属于拉丁美洲人民英雄!

巴西共产党(红色派)
秘鲁共产党
厄瓜多尔共产党-红太阳
智利共产党红色派
哥伦比亚共产党(红色派)
重建墨西哥共产党革命核心
红旗委员会,联邦德国
奥地利(毛主义)共产党建设委员会
挪威为人民服务-共产主义同盟
红旗集体(芬兰)
毛主义共产党,法国国家
美国共产党重建委员会

注释:
[1]“统合主义”和“侍从主义”,资产阶级政治学术语,都是垄断资产阶级实施阶级统治的手段。统合主义(corporatism),又译法团主义,指垄断资产阶级通过加强国家机器的力量,运用代理组织(如反动的“工会”“农会”“行会”等)将社会不同利益团体统合在“统一”的“国家利益”之中,实质上是以加强阶级镇压为前提实施阶级调和。侍从主义(Clientelism),又译“庇护主义”“庇护-侍从主义”,指居于垄断地位的大资产阶级集团(“恩庇者”)对“侍从者”(地方实力派和其他垄断资产阶级集团)进行收买和网罗,以换取后者的拥护和支持。实质上是通过加强协调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冲突,维护统治秩序。——中译者注
[2]2019年10月1日,厄瓜多尔政府颁布883号总统令,宣布取消对汽油等燃油的价格补贴。燃油价格上涨,严重损害了主要从事农牧业生产的土著居民的利益。——中译者注
[3]二中全会,指秘鲁共产党1991年召开的二届二中全会。《评1992年政变》,发表于1992年4月。——中译者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