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印度共产党(马列主义)纳萨尔巴里的信

秘鲁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二〇〇四年

亲爱的同志们,

我们要向贵党的中央委员会和全党致以共产主义的问候。我们为建立这种联系而深感喜悦,因为这是卡尔·马克思提出的团结全世界共产党人的任务,是我们要坚决执行的任务。

同志们,目前的这封信为的是加强同共产党和革命组织的联系,为的是为世界革命而努力。

我们认为,这对于我们更好地了解南亚的形势和反帝反修的斗争,特别是以党的团结为基础的党的建设,有很大的帮助。这些是划定革命的进程、发展和前景的根本点。

我们的出发点是,我们正处于世界革命的伟大新浪潮,毛主义指导着世界革命。

我们认为,阶级的党,为了发动人民战争的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为党的团结的基础的无产阶级政党的建设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是无产阶级思想体系的最高发展。

共产党的成立是为了发动、发展人民战争直到共产主义。人民战争从一开始就是通过人民委员会来破坏旧秩序,建立新政权,在人民战争的轰隆声中建立新民主主义。因此,在无产阶级的领导下,人民掌握了手中的权力,他们正在塑造他们所能实现的伟大变革,怀着对群众的无限信任,使人民能够进行伟大的动员和政治化。

人民战争是历史的必然:印度人民要求革命,要求人民战争,要权力掌握在手中;只有一个不知疲倦地工作的共产党才会知道要去领导人民战争,因为阶级只有一个,它只能有单一一个党,单一一个意识形态,这是它的支柱,党将领导随着文化革命,直到共产主义的整个过程。

具体的情况是,在印度、秘鲁等被压迫国家,帝国主义企图用骗局、阴谋、渗透等手段分裂真正的共产党,以煽动“两条路线斗争”,攻击共产党的领导和党的团结的基础。

帝国主义害怕共产党和他们的意识形态。

帝国主义联合起来,创建高喊着要搞武装斗争的激进言辞的修正主义组织。

这种[只有这种]武装斗争,既不会通过文化革命实现共产主义,也不会反对资本主义复辟。
文化大革命也是通过人民战争、军事化和人民民兵即武装群众的海洋的发展而发展起来的,这就是毛主义,这就是胜利的保证。

在世界革命的浪潮中,印度特别负有重大的历史责任。

印度人民,几个世纪以来深陷于最残酷的剥削和苦难之中,正在展示他们无穷无尽的斗争泉源,要求着人民战争,知道要在党的领导下承担责任。

相应地,在印度,就必须粉碎帝国主义的计划,即用匪首组成假共产党,这些匪首既不做任何事也决不会做任何事,因为他们是腐朽的修正主义者,毫不在意群众的流血,他们是美帝国主义雇佣的代理人。

印度的反动派和修正主义者为了阻止人民战争的发展而勾结在一起,他们知道人民战争将是他们的终结。帝国主义者也知道人民战争将在世界革命中起决定性的作用,并将改变世界上各种力量的相互关系,因为它将以发展人民战争的被压迫民族作为支持性根据地包围帝国主义国家。现在时候到了。

同志们,过去的每一天,都要把群众的要求具体化。现在是彻底扫除帝国主义的时期,他们无非是泥脚巨人。

这就是他们的本质。不要像某个革命国际主义运动的成员说敌人是“相对强大的”那样,陷入高估敌人的境地。我们,被压迫民族,有着数量上的力量,缺少的是发展人民战争的共产党。力量的相互关系、政治局面、运动(campagnes)和反运动(contre-campagnes)都会发生变化。被压迫民族的共产党在战略上协调一致的人民战争,将要把世界人民团结在一个核心上,只有这样,才能形成真正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因为其中将囊括要共产主义的人们,发展人民战争的人们。这样,团结就在毛主义上巩固了。这种团结发生在应用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即毛主义的人们之间。

这样看来,革命国际主义运动只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形成的一个步骤,而世界人民战争将产生它。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不是会议、论坛的产物,也不是各种组织的混合体。它将由把人民战争应用到每个国家去的人们组成,由共产党人组成,就是这么单纯具体。

这是一项紧迫的任务,同志们,我们有责任,每一个党都要在工作日充分奋斗。

就我们而言,我们重申,我们忠于我们的领袖,我们敬爱和尊敬的贡萨罗主席,忠于我们的科学思想体系马列毛主义、贡萨罗思想,主要是贡萨罗思想,因为这是普遍真理在我们的现实中的应用。正如我们的伟大领袖在他最后一次公开演讲中所要求的我们的工作,每一个共产党人都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这就要为世界革命服务而工作,同世界共产党人合作,建立共产主义。因为这就是我们的目标:永恒的光辉的共产主义。

这是我们牢牢把握的任务,我们希望能把它做得越来越好。

我们希望很快收到你们的回信,并能够处理具体的主题和细节。

我们再次向你们表示我们的共产主义喜悦,并给贵党的整个中央委员会一个大大的共产主义拥抱。

2004年7月
秘鲁共产党中央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