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南部非洲政治局势的发展

安哥拉共产主义组织中央委员会
一九七六年

按:安哥拉共产主义组织的前身是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内部的阿米尔卡·卡布拉尔委员会(CAC),名称来源于被修正主义者暗杀的几内亚比绍和佛得角革命家卡布拉尔。卡布拉尔委员会号召建立一个无产阶级政党、人民军队、反帝统一战线,开展持久人民战争,在安哥拉解放战争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同时与控制安人运的小资产阶级内图—阿尔维斯集团作了坚决的斗争。在1975年葡萄牙退出安哥拉,内图在苏修的支援下掌握政权后,卡布拉尔委员会建立了安哥拉共产主义组织,开展了反对反动内图政权,准备武装斗争的工作。从1975年到1978年,苏修、古修和内图政权对安哥拉共产主义组织展开了大规模的镇压和屠杀,导致了组织的失败。

当前,美国和苏联两个帝国主义超级大国的血腥对抗正在席卷我们的国家。

直到最近,非洲的这个地区还是美帝国主义的重镇:它支持着津巴布韦和南非的法西斯主义、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政权。与此同时,苏修社会帝国主义也在对着这里垂涎欲滴,既是因为它丰富的经济资源,又是因为它所处的宝贵的战略位置。

受着他们在我国的胜利的激励(今天在我国驻扎着一只超过一万人的强劲的古巴占领军,包括了苏修军事技术人员,得到了苏修生产的最复杂的战争机器的武装),苏修社会帝国主义正在准备继续进行它好战的扩张主义政策,想把美帝国主义从其在南部非洲仍然占有的地方也完全拔除。在支持津巴布韦、南非,和纳米比亚人民正义斗争的伪装下,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实际想要的是把南部非洲国家变成其的附属国,把非洲大陆的这块地区改造成一个有力的战略基地,来继续它剥削和挑衅全世界人民的政策,给全世界的和平和稳定造成新的威胁。

共产主义者和全体安哥拉人民强烈地和毫无保留地支持津巴布韦、南非,和纳米比亚人民反对种族主义、法西斯主义,和美帝国主义的正义斗争。这些敌人是全世界人民的公敌,而我们知道,这些战斗只有通过武装斗争的形式才能取得胜利。

但是,共产主义者和全体安哥拉人民从他们自己的经验中知道,这些斗争将必须是这些国家人民的工作,而不是外国军队的工作:他们在解放者的伪装下只不过是一股新的压迫力量罢了。我们最近的经验也清楚地表明,在与帝国主义和内部反动势力作斗争时,人民群众必须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社会帝国主义者现在突然提供的大量先进武器,大量“财政援助”以及到国外作战的强大的武装部队只不过是他们使用的手段,目的是要扼杀这些接受“优惠”的人的民族独立。安哥拉咖啡正在被以将近国际市场价格三倍的价格出售给古巴:这是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剥削和掠夺我们祖国的政策的第一步,而这仅仅是苏修和其古巴走狗所谓的“国际主义”政策的真面目的一个小例子。

一支不受任何控制,拥有其自己的指挥人员和后勤力量的古巴占领军(唯一一支使用先进的苏联武器的部队)的存在是对我国主权的严重侵犯:这和葡萄牙殖民统治或是南非扎伊尔入侵是一样严重的。古巴占领军存在的目的是掠夺我们的原材料,对我们人民进行剥削和压迫;是在安哥拉定居古巴定居者的跳板。这一切导致了每天遭受他们羞辱的人民与他们与日俱增的矛盾,更将让明天实施真正的民族独立政策的任何努力变得尤其困难。

这就是为什么共产主义者和全体安哥拉人民在要求立即将所有外国武装部队撤出我国的同时要进行艰苦的斗争,以确保我们的祖国不成为苏修社会帝国主义者及其侵略军采取行动的基地。这种行动将使安哥拉人民和整个南部非洲的兄弟人民陷入新的苦难和牺牲中,只会有利于苏修及其走狗的帝国主义利益。

反对两个帝国主义超级大国之间的战争,南部非洲人民必须坚定不移地继续抵抗,从他们的国家驱逐一切外国军队,并继续进行反对法西斯主义和种族主义,反对帝国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为了和平和民族独立的武装人民斗争。

津巴布韦、南非和纳米比亚人民反对法西斯主义,种族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斗争万岁!

打倒帝国主义对抗!
一切外国军队滚出去!
南部非洲人民的国际主义友谊万岁!

安哥拉,一九七六年三月六日
安哥拉共产主义组织中央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