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二〇年国际五一劳动节联合声明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丢掉幻想,开展斗争!

我们已经知道,发自身心的感觉到,对国际无产阶级和世界人民来说,这个旧世界只不过是个地狱。我们已经知道,近几个月所表明的一切。即便是对这一切视而不见的最愚蠢的梦想家,也看到帝国主义世界体系的所有幻想都如烟一样破灭了。

这场针对最贫困和最脆弱人群的、被错误命名的“新冠危机”是数十年来系统地、逐步地放弃公共卫生系统的结果,是系统地、逐步地放弃灾难状况下预防和准备系统的结果——尽管每一次新的大流行都预示着更糟的结果——但旧的帝国主义国家和官僚资本主义国家为了他们的收益和利润,而实施他们的“私有化”计划。这就是为什么在疾病大流行和紧急情况下,医院没有能力照顾病人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缺乏医护人员、仪器、设备和供应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在研发新疫苗和药物以抗击影响世界广大人民生存的流行病时缺乏兴趣和拖延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早期预警系统未能有效工作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当2019年11月新冠肺炎在中国肆虐时,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西班牙、意大利或其他任何国家,都没有立即采取措施,仅仅只是为了“不损害经济”。这就是在资本主义总危机下所声称的“新冠危机”中简要记述。从根本上来说,“新冠危机”是一场新的世界经济危机——资本主义生产过剩危机——的催化剂和第一阶段。金融资本的经济学家一直以来所宣传出来的新的世界经济危机,通过全世界的反动政府——主要是美帝国主义超级大国、核超级大国俄罗斯和帝国主义列强利用“冠状病毒”而引起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大流行大大加剧了这场新的世界经济危机。他们之间只顾私利的竞争进一步加深了这场危机。

这场危机意味着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从未有过的对生产力的破坏的形式——在反动政府采取的大量的反工人和反人民的措施中,他们将这些措施“合法化”为抗击大流行的必要措施。由于帝国主义者、反动派和修正主义者的政治处理,使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传染病的传播成为新冠大流行成为可能,而这导致的后果无非是对世界人民的种族灭绝罪行。被误称为“新冠危机”的危机使帝国主义和地主-官僚国家陷入了更深的政治危机,加剧了世界基本矛盾和根据国家类型而定的矛盾。

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应为这场危机和瘟疫负责

当疫情在中国武汉开始蔓延的时候,帝国主义者主要担忧的是“供应链”的中断,即由于垄断的纵向整合而导致在生产过程中造成问题。因此他们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阻止疫情的扩散。当疫情很明显得将成为大流行时,例如最迟在今年一月,他们担忧的是航空公司和旅游公司的利润将会下降,所以他们没有采取措施阻止病毒在世界范围内传播。当疫情开始席卷西欧,学校被关闭,但餐厅和妓院却以避免小业主破产为由仍旧在营业,而这只是他们为了维护“特许经营”和批发的大型垄断。只有当工厂开始关闭时,只有在这之后,帝国主义国家才开始采取措施。在这里,国家不惜一切代价保证垄断的存在。在这里,他们对“紧缩”政策说“再见”。这就是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无限制的发展。美帝国主义在世界范围以及德帝国主义在“欧盟”内部所推行的“紧缩”政策直接造成了这些国家成千上万人的死亡。

这些事实证明,决定帝国主义应对疫情大流行的根本原因是他们对利润的兴趣,在帝国主义内部的争斗中,特别是在维持对被压迫人民的超级剥削中,在他们的政治和军事利益的指导下,充当着每一个被压迫民族的更大的共同的帝国主义资产阶级的资本家。现在,他们要求我们像待祭品羔羊般献祭给资本之神。为了拯救他们,我们被认为应该自我牺牲。

帝国主义者没有偏离自己的道路,他们遵循着自己的逻辑,利用这一危机,利用“新冠危机”的戏剧分散世界公共舆论的注意力。美帝国主义在加勒比海地区对委内瑞拉肆无忌惮的侵略、俄罗斯帝国主义在北海和英吉利海峡的海军演习、以“欧盟”(德国为首)打破美帝对伊朗的制裁的行动、特朗普对欧佩克和俄罗斯削减石油产量的威胁,仅举数例“事件”,就已经能证明没有什么能改变帝国主义者嗜血野兽的本性。就像毛主席说的,帝国主义不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面对意大利和西班牙请求用“欧元债券”共同承担债务的要求,在德国作为霸主*的欧盟的内部争斗中,德国迫使西班牙帝国主义和意大利帝国主义屈服,之前它们只能让像希腊这样的国家屈服。同样的,法帝被迫接受“Kurzarbeit”[1]的“援助”方案,从而使得他们只能从欧盟主席冯德莱恩那乞食。这再次证明帝国主义下欧洲的统一是不可能的。但是,帝国主义间缺乏“团结”的最明显的例子是作为唯一的霸权主义超级大国美帝国主义用黑手党一样的手段窃取其他帝国主义国家的医疗物资,正如法国帝国主义和意大利帝国主义的代表所谴责的那样,他们一直对被压迫民族使用这一手段。

在经济和政治危机肆虐的情况下,谁来为这些野蛮行为买单是显而易见的。就象以往一样,在这个腐朽的体系里,社会的最底层、工人(尤其是那些“没有证件”的工人)和人民群众将为此付出代价。帝国主义国家已经有成千上万人失业。但是更大的负担将落在被压迫国家的工人和人民群众,主要是农民的身上。仅在印度,就有一亿工人在一日之间就失去了收入,被迫回到农村求活。因此,这是帝国主义压迫的另一个例子,帝国主义并没有摧毁半封建的基础,而是发展了它的基础。在智利,当“检疫”开展实施,大批发商、官僚资本家只顾私利地宣布在一天里面包价格上涨20%。这是在犯罪!首先,他们阻碍了群众获取生存所需的必需品,而且还极大地提高了最基本食物的价格。在厄瓜多尔,死者在瓜亚基尔的街头曝尸多日,就像虫害时代一样,这展示了地主-官僚国家的彻底腐败。在巴西,当法西斯主义者博索纳罗和最高军事指挥官争夺反革命政权的领导权的同时,他们在大地主和大资产阶级的服务于美国的计划中联合起来,在抗击疫情的借口下,进一步用成千上万的解雇的鞭子束缚群众,强制减薪和临时解除雇佣合同,在新冠肺炎之前,穷人和饥饿者就遭受着更多的饥饿、痛苦和压迫。

对这场危机负有责任的帝国主义寄生虫们只顾私利地通过恶毒的双组合——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帮助”,这个组织都受到美帝国主义的主导。世界人民非常清楚,这些机构除了奴役、压迫、剥削、饥饿和苦难,不再意味其他。奴隶主殴打奴隶,他们痛殴他们,直到他们倒地,然后伸出手,让他们在戴上更牢固的锁链的状况下站起来——这些卑鄙的人就是如此做的。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帝国主义体系的这次危机的发展是其最大崩溃的标志,这种威胁将持续数年,将导致世界范围内人民抗争的急剧增长,而革命越来越多地表现出其作为历史与政治的主要倾向的特征。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一切罪行将被全世界的革命群众的更大的惩罚,民族解放斗争将更进一步发展,人民斗争的巨大爆发将撼动整个世界。在真正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共产党的领导下,国际无产阶级和世界人民将在终结一切最阴险的祸害——帝国主义——上实现大跃进。泥足巨人将被打倒。

反对帝国主义和旧国家:战斗与抵抗

我们,世界上的共产党人必须十分了解当下的政治形势,主动担负起我们的责任,精力充沛地、大胆地、无情地战斗,将镰锤红旗在群众斗争、抗争和抵抗的最前线的顶端升起,目的是在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服务中,在争取民主和社会主义革命——根据每个国家的相应情况——的斗争中,指导和引导它。帝国主义体系不断加深的危机,为共产党人进一步开展群众政治创造了良好的条件;正如各国同志们已经做得那样,加深、加强和扩大与最广大和最深层的群众的纽带和联系,这可以在党、军队和战线的革命三大工具的同心建设中推进。就其本身而言,这不可能是其他,首要的事情就是集中在共产党自身的建设,无论是在重建、建设进程中,还是已经重建。但即便如此,战线——无产阶级领导的革命统一战线(无论民主的还是社会主义的)——的建设都值得特别关注。战线必须根据各个国家革命的发展时刻而定,根据各个国家革命所依据的具体情况的不同与一个国家的战线与世界范围内战线的不同的事实而定。战线是与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任务相对应的阶级战线,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任务是革命的武装斗争,即夺取和捍卫无产阶级和人民政权的人民战争。这应该让我们思考:团结、区别和领导!优秀的统一战线政策可以让所有国家的共产党人大大提升他们的位置,根据他们的具体情况和各自国家革命进程的当前时刻,在他们的领导下,将亲身经历了帝国主义瘟疫的广大群众团结起来。我们的问题是区分,而不是混淆。只有明确的区分我们,我们才能够处理正在展开和将要扩大的阶级极化。如果我们不区分我们自己,那我们将在与我们所服务的目标相反的庸俗的“阵线主义”的大杂烩里消融和受到侵袭。这也必须做到,因为党必须坚持和做一切必要的事情,以便成为唯一的、公认的中心,以使革命根据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所确定的那样真正的发展。

在阶级斗争愈发加剧的当下,我们必须将其作为长期过程而开展,长期实施它。要牢记,一切事物都不是平衡发展的,而是不平衡的发展。这是一条规律。发展是不平衡的,以后也是如此。共产党人有义务提出明确简洁的口号来指导群众斗争,并伴随着在思想中回荡的强有力的行动。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摧毁革命斗争和人民斗争,各国政府试图在“抗击冠状病毒”的借口下强加“政治休战”和“民族团结”。共产党人必须揭露阶级合作主义的措施,击碎对旧国家的一切幻想,否则,他们就会落入为旧国家的最大反动服务的陷阱之中。他们必须把鼓动和宣传的重点放在这样一个事实上,即摆脱铁的剥削循环的唯一道路就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无产阶级指导的革命。日常要求的斗争也是必要,必须在为为了政权、无产阶级和人民的斗争服务中得到发展。这里必须清楚,政治斗争是主要斗争,无产阶级和工人的经济斗争是基础。工资问题、工作时间、工作条件、工人权利的问题——例如成立工会的权利、罢工权、集会权、结社权、表达权、见解权和迁徙权等等——都是极其重要的问题,我们不能回避这些问题。如果我们回避了这些问题,我们就不能发展为了革命的群众工作。必须重视这些问题,给停工和罢工以推动力,并根据斗争的的具体情况妥善处理它们之间的关系。

面对这场大流行,面对着反动当局的“社交隔离税”和它们提供给群众的《好撒玛利亚人法》(“社会措施”)般的面包屑的恐吓和威胁,共产党人绝不能抛弃群众。共产党人必须以阶级路线为指导,领导保卫人民健康的组织。这是一个人民群众自己的政治组织,目的是为免受感染的基本需要而斗争;目的是确保食物供应和个人健康;用于感染中心的紧急护理和卫生的药品,仪器和设备;取消群众水费、电费和交通费的支付。拒绝由旧国家的机构和帝国主义非政府组织提供的“援助”,要求必须要人民组织来管理和分配,以粉碎旧国家通过其内部秩序和战争法强加的反革命和操纵利用。

要牢记,面对最深层次的危机时,旧国家会将自己的重担转嫁到群众身上。通过削减群众用鲜血迎来的权利、自由与利益,巩固剥削与压迫。为了施行它,反动派需要有它自己的“社会措施”或“改革”,而只有在我们放弃战斗的旗帜时,这些措施才能为反动派带来结果。我们共产党人正在前进,我们不会让他们夺走战斗的旗帜,我们也不会放弃战斗的旗帜。为了让反革命行动处于不利地位,我们必须打击他们,让他们失败。群众明白自己的利益所在。要对群众有信心,要对人民有信心。要永远记住:“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

站在人民的角度看,当前的世界形势可以概括为:世界范围内群众爆发的加强,并将进一步发展。我们的责任就是清楚地认识这一爆发的形势,根据无产阶级和人民的利益,在为发动和发展人民战争服务中使用它。你必须知道如何战斗。你必须运用战争的规律。然后,你必须将毛主席所说的话普遍的用于所有的斗争:有利、有理、有节。

全世界的帝国主义者、反动派、修正主义者都以明显的犬儒主义,企图利用帝国主义危机的加剧捞取自己的特殊利益、攻击国际无产阶级和世界人民,伸出他们的铁爪窃取、杀害和抢夺战利品的最大部分。这些战利品就是被压迫民族。无产阶级和人民必须采取反对行动。共产党人必须提出一个单一的回答,国际无产阶级的统一回应。我们必须在理论和实践上坚持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在马列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的基础上,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统一而斗争,进行反对修正主义的斗争,在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服务中,发动人民战争,发展那些已经发动的人民战争——例如在秘鲁、印度、菲律宾和土耳其——在所有的国家准备人民战争,主要是尽可能快的在所有国家发动新的人民战争。

今天,共产党人正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统一中前进,决然地朝着统一毛主义国际会议的实现前进,而这将催生新的无产阶级国际组织。

是时候团结起来了。分裂、蓄意破坏、妥协和肮脏的战斗已经够多了。那些拥护毛主义和人民战争的人,那些在原则上犯了严重错误的人,必须展开自我批评,不仅要抛弃这些方法,更要与它们的源头,即与阿瓦基安和普拉昌达的方法的合流决裂。很好理解,这两只老鼠中的任何一个对马克思主义毫无贡献,从始至终都只是修正主义者。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越来越多的党和组织呼吁在毛主义的指导下重建光荣的共产主义国际。但有些人仍在犹豫,少数人则有其它标准,但这并不能抹杀他已经走过很长的路,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没有回头路可走,而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民战争,全世界共产党人的统一基础将得到锻造。

是时候行动了。我们必须加倍我们的活动,给群众造反以推动力,开始抗争,为将自发斗争变成无产阶级所领导下的自觉斗争而斗争。现在不是为我们曾经的失败和局限而哭泣的时候,但是在斗争的进程中,我们必须在当前的必要性前站起来。为此,我们要做好了准备,现在别无选择,只有投身到战斗中。在这个时候,怀疑或犹豫的人会失去群众的信任。五五月一日是共产主义活力的伟大体现,我们鲜艳的镰锤红旗是希望的象征,是共产主义光明未来的象征,通过挥舞这面红旗预示着向压迫剥削的世界旧秩序宣战。

需要强调的是:今年5月1日我们还要庆祝一个非常重要的周年纪念日。今年也是第一次五一示威的130周年纪念日。第一次示威是由伟大的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同志实施和指导的,我们今年要庆祝他诞辰200周年。前进吧,同志们!

国际无产阶级的节日——五月一日万岁!
团结在毛主义之下!
有了党,有了群众,就可以创造一切奇迹!
全世界无产者和人民:团结起来,用人民战争把帝国主义瘟疫从地球上消灭干净!

签署
巴西共产党(红色派)
厄瓜多尔共产党-红太阳
秘鲁人民运动
智利共产党红色派
爱尔兰社会主义共和主义者
奥地利(毛主义)共产党建设委员会
挪威为人民服务-共产主义联盟
重建墨西哥共产党革命核心
红旗委员会,联邦德国
毛主义共产党,法国国家(*法毛共认为德国不具备“欧盟”中霸权帝国主义大国的资格)
加利西亚毛主义共产党建设委员会
大不列颠共产党重建委员会(译注,此处的大不列颠共产党指的是1920年成立的“英共”。我们认为译为“英共”并不恰当。人们日常认为的英国为“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显然,“英共”的译法并不能准确表达大不列颠共主要活动范围及对于北爱的态度)
红旗集体(芬兰)
美国共产党重建委员会
红色浪潮,丹麦
共产主义核心,尼泊尔
哥伦比亚共产党(红色派)

注:
[1]“Kurzarbeit”一词在德语中用来描述一种特殊的制度,这种制度意味着国家只支付工人工资的一定比例(平均为60%),而“雇主”什么都不用支付,但仍不认为工人“失业”。当“雇主”认为他需要员工回来时,他可以立即恢复工作。联邦德国5400亿美元的一揽子计划中,有1000亿将用于这类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