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卡尔·马克思200周年诞辰万岁!

二〇一八年

今年,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剥削压迫的人们都在热烈庆祝伟大的卡尔•海因里希•马克思的200周年诞辰。全世界的共产主义者都怀着极大的喜悦庆祝我们的思想体系的创建者的诞辰。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打开了人类历史的新篇章,自此之后,人类就在无产阶级思想体系的武装下,科学地理解社会和思想的规律,然后自觉地为终结阶级社会并向光荣的共产主义社会迈进而斗争。

马克思和他的亲密战友恩格斯发出的第一个号召是:“全世界的无产者,联合起来!”全世界的亿万工人就是在这句话的感召下,投身革命斗争,并把共产主义的旗帜插上了越来越高的顶峰:从开始了人类新纪元的伟大的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到1949年伟大的中国革命和数十场民族解放和被压迫人民斗争,再到中国史诗般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直至今天秘鲁、印度、菲律宾和土耳其的人民战争。马克思主义在这些实践和最激烈的斗争中发展起来,成为了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这是马克思主义的新的、更高和第三阶段。在秘鲁艰苦卓绝的斗争中,飘扬着毛主义和贡萨罗思想战无不胜的旗帜,这面旗帜由秘鲁共产党和世界革命的领袖、马克思、列宁与毛主席的继承者贡萨罗主席举起的。

反动派和修正主义者无法隐藏马克思的不朽教导,所以他们就致力于分割扭曲马克思,把马克思描绘成一个“图书馆里的知识分子”、“人道主义者”、“恶毒的复仇者”、“教条主义者”。新老修正主义分子企图消灭马克思主义中最核心的革命本质,并顽固反对马克思关于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清晰教导:

“至于讲到我,无论是发现现代社会中有阶级存在或发现各阶级间的斗争,都不是我的功劳。在我以前很久,资产阶级的历史学家就已叙述过阶级斗争的历史发展,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也已对各个阶级作过经济上的分析。我的新贡献就是证明了下列几点:(1)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2)阶级斗争必然要导致无产阶级专政;(3)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马克思致约•魏德迈(1852年3月5日)】

另一些人想把马克思描绘成一个“反教条”的人。他们把马克思实际上的继承者,在实际革命活动中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人,领导无产阶级夺取权力和建设社会主义的人:列宁和毛主席,说成教条主义者。

但世界上从来就只有一个真正的马克思:无产阶级思想体系的天才创建者;建立了阶级斗争的理论、意识形态、政治基础的伟大领袖。他领导了工人反对欧洲资产阶级和反动派的第一次斗争,是革命暴力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捍卫者,是向误导无产阶级的伪理论发起进攻的勇猛战士,是把一生奉献给无产阶级,以工人解放作为生活动力的激情的革命者。马列毛主义政党和组织有责任清除修正主义在马克思身上抹下的污泥,并把无产阶级第一个伟大的阶级领袖的真实形象还给大众。

有些修正主义者把马克思描绘成一个伦敦图书馆的书呆子。这是为了在马克思广博的科学工作之下,隐藏他们自己对无产阶级的背叛,为自己的投降行为和不再能领导无产阶级大众夺取政权而辩护。愚蠢的修正主义分子阿瓦基安,居然把他那微不足道的工作与马克思花费十余年在伦敦写作《资本论》的努力相提并论。资本论揭示了资本主义利润的根源、剩余价值、现代资本主义经济的本质,并科学揭示了无产阶级将扫除过时的资产阶级生产关系的必然性。就像马克思自己说的那样:“我今天的主要任务是给工人阶级打下理论基础,一个坚实宽广的理论基础,可以支撑工人阶级的未来组织的基础,并提供与资产阶级做斗争的理论武器。”(这句话在《哲学的贫困》的西班牙译本的序言中被霍赛•梅萨引用过)“为了确保革命的胜利,有必要统一思想和行动。(第一)国际的成员应通过宣传、讨论、组织来达到这种统一。”(这句话被贡萨罗主席在1976年党的建设上引用过)马克思把自己献给了科学工作,而不是名声。在遭到诽谤者最激烈的攻击和贫穷、疾病的严重困扰的情况下,马克思这么做,只有一个目标:建立无产阶级思想体系的理论基础。他认为,这对工人阶级的事业是至关重要的,因为这为政治斗争和组织打下了思想基础。

有人认为马克思把他的一生浪费在了群众和群众的革命斗争之外——这是毫无根据的。马克思一直是坚定的革命者:左翼黑格尔报纸的激进者,共产主义者同盟的领导人,参加了1848年的德国革命,一生都与世界各地的无产阶级领袖保持着密切的通信,经常发表文章,有时还出版一些鼓动性的杂志,最后,他还给予了国际工人协会,即第一国际以伟大的指引,打下了无产阶级思想体系的基础,使多个共产党得以在这一基础上建立。在马克思墓前,恩格斯说道:“因为马克思首先是一个革命家。他毕生的真正使命,就是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参加推翻资本主义社会及其所建立的国家制度的事业,参加赖有他才第一次意识到自身地位和要求,意识到自身解放条件的现代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这实际上就是他毕生的使命。”(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

还有人企图把马克思描绘成人道主义者或和平主义者来欺骗群众。然而,正是这位无产阶级思想体系的创建者说过:“在这以前,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间的对抗仍然是一个阶级反对另一个阶级的斗争,这个斗争一旦达到最紧张的地步,就成为全面的革命。可见,建筑在阶级对立上面的社会最终将成为最大的矛盾,将导致人们的肉搏,这用得着奇怪吗?”(马克思,《哲学的贫困》)在吸收了1848年德国革命,尤其是1871年巴黎公社的无产阶级经验之后,马克思进一步加深了自己的认识,认为用革命暴力摧毁旧资产阶级国家机器并建立无产阶级国家专政变得更有必要了。

“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提出了国家和社会主义社会之间的关系问题(马克思称之为第一阶段,或者共产主义社会的低级阶段)。他写道:‘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列宁,《国家与革命》)

今天,有人居然敢反对人民战争的普遍有效性。他们说在某些国家不存在开展人民战争的条件,或篡改人民战争的概念让它变成政治性大罢工或暴动,还说准备开展人民战争是错误的、冒险的,并会导致与群众运动的隔离。马克思曾严厉地批判了那些不顾群众而投入战斗的绝望的革命者:“把自己的愿望而不是实际情况当作革命的驱动力。”不过,实际情况并不是静止的。历史和政治形势的发展已经使这个不平衡发展的世界导向了有利于革命的形势,并使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处于战略进攻阶段,这个阶段要求建立/重建军事化的共产党来尽快开展人民战争。那些宣扬把群众性政治罢工和暴动作为唯一的革命策略的人——即使有人声称这是帝国主义国家的人民战争战略——否认了现实的要求,捍卫了和平积累力量的众所周知的和平主义道路。这是成为议会迷的前奏。

正是马克思把人类活动的激情从唯心主义转到了唯物主义中,他反驳了那种只知空想的唯物主义,并呼吁做出主动的革命行动来改造现实。这在今天只能由一步步武装群众,并逐渐把群众吸收到人民战争进而夺权来实现。马克思也说过:“我们对工人说:不仅为了改变现存条件,而且为了改变自己本身,使自己具有进行政治统治的能力,你们或许不得不再经历十五年、二十年、五十年的内战和国际冲突。而你们却相反地对工人说:‘我们必须马上夺取政权,否则我们只好躺下睡大觉。’”(卡尔·马克思,1950年在共产主义者同盟中央委员会会议上的讲话,引自梅林《马克思传》)

没有一个军事化的、在马列毛主义领导下的共产党就发起人民战争是错误而孤立于群众的。在这条道路上,他们最后总会宣布“彻底放弃希望”,达成“和平条约“并向反动派投降,否认帝国主义的总危机,忽略政治历史趋势是革命的。

马克思曾在第一国际领导无产阶级把各个国家的工人运动团结了起来,这是基于无产阶级原则并反对(向敌人)妥协的团结。巴枯宁派指责他是独裁者,另有很多人指责他在分裂第一国际;当时,马克思清楚第一国际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认为最好在其因为无原则的团结消失之前主动结束它。今天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只能在马克思主义的基础上团结起来,克服现在的分散状态;也就是在对毛主义的统一认识下联合起来,这不会导致教条主义,这正是各个国家创造性实践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基础,并在这个前提下发展重建/建立共产党从而开展人民战争的指导思想。

马克思一直信任无产阶级,即使在它第一次斗争失败后,也从来没有怀疑过无产阶级已被科学证明的历史使命——资本主义的掘墓人。他不仅没有陷入悲观绝望当中,而且把自己投入到从当代斗争的失败经验吸取教训的工作中,来丰富马克思主义并为向修正主义做斗争打下基础。“除了很少几章之外,1848—1849年的革命编年史中每一较为重要的篇章,都题名为革命的失败!但是,在这些失败中陷于灭亡的不是革命。陷于灭亡的乃是革命前的传统的残余,即那些尚未发展到尖锐阶级对立地步的社会关系中的产物;陷于灭亡的是革命党在二月革命以前没有摆脱的一些人物、幻想、概念和方案,这些都不是二月胜利所能使其摆脱的,只有一连串的失败才能使它摆脱。”(马克思《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

把马克思的分析应用到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所有时代上,就能看到我们正站在已经大大强大了的无产阶级面前,在革命和反革命的争论中,胜利已由马列毛主义所巩固。我们正处在与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的艰苦血腥的斗争中,同时,这也是一场与机会主义和修正主义的斗争。

1879年,后来成为第一个修正主义者的伯恩斯坦企图复兴他的“对社会主义运动的回顾性评价”,而这时马克思在1848年革命中所批判的观点。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论战中曾宣布道:“根据我们的全部过去,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将近四十年来,我们都非常重视阶级斗争,认为它是历史的直接动力,特别是重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认为它是现代社会变革的巨大杠杆;所以我们决不能和那些想把这个阶级斗争从运动中勾销的人们一道走。”今天,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过去几十年未完成的任务只能通过与修正主义划清界限、打倒死而复生的修正主义,并团结在对毛主义更高层面的理解之上才能完成。

《共产党宣言》和《第一国际宣言》对无产阶级的呼吁很清楚——夺取政权!所有无产阶级的眼前利益都要服从于这个目标,并根据当前形势为达到最终目标制定合适的战术。这就是为什么马克思总是在无产阶级当前的战术以及无产阶级与其它社会阶级的关系采取灵活的立场。在资本主义的繁荣期(还没有发展到寄生性、腐朽的垄断资本主义),他把工人为工资发动的斗争当作真正的内战,当作工人阶级为实现“最终目标”的“未来斗争”所做的准备。他支持在“政治停滞和资产阶级法所容许的合法性占统治地位的时代”(列宁《卡尔•马克思》)使用合法手段做斗争,但严厉批评德国社会民主党在反社会主义非常法通过后依然没有转向非法斗争。关于无产阶级在那些民主革命还没有完成的地方应该怎样处理和资产阶级、农民的关系,马克思做出了一个宝贵的分析,它后来成为了列宁和毛主席的指南。关于农民,列宁总结道:“在德国的民主革命(资产阶级革命)还没有完成时,在社会主义无产阶级的策略方面,马克思一直是把全部注意力集中在发挥农民的民主力量上面。”(列宁《卡尔•马克思》)列宁把马克思想说而修正主义者想掩盖的事情展现了出来:“德国的全部问题将取决于是否有可能由某种再版的农民战争来支持无产阶级革命。”【马克思致恩格斯(1856年4月16日)】

今年,也是《共产党宣言》发表的170周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建立的无产阶级原则至今仍完全有效,并且已经得到了最新的应用。我们再次强调《宣言》的呼吁:“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成。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我们热烈庆祝无产阶级巨人的诞辰。他从他所处的那个时代的人类的最高成就中(德国古典哲学、英国政治经济学、法国社会主义)吸取营养,在与它们的斗争中综合并升华了它们,创造出了无产阶级的科学思想体系。这一思想体系在一个半世纪之后,在艰苦的阶级斗争和与修正主义的两条道路的斗争中,发展为了马列毛主义和贡萨罗主席的普遍贡献。

共产党人在今天的任务是坚持、捍卫、应用马列毛主义,为在被帝国主义控制的国家——绝大多数国家和大多数群众所在的国家——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不间断发展到社会主义革命,以及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中的社会主义革命,继以文化革命的方式以防止复辟、发展社会主义并保障通向共产主义的道路。这一切只能在同时与帝国主义、反动派和新旧修正主义做顽强斗争时才能实现。修正主义的新形式是秘鲁系统化、组织化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今天,这一路线拥有自己的组织,并冒用秘共的名称,拥有自己的选举机构:大赦和基本人权运动。此外,我们也要和新修正主义的其他形式如阿瓦基安主义、普拉昌达主义做斗争。

我们热烈庆祝我们的创始人伟大的卡尔•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和《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更多更好地为将毛主义提升为正在出现的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新浪潮的指南和指导思想服务,这是无产阶级重建共产国际的必要基础,它将领导由马克思开始的史诗般的伟大人民战争向最终目标——永放光芒的共产主义前进!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无产阶级的第一个伟大领袖:伟大的卡尔•马克思的200周年诞辰万岁!
他的不朽杰作万岁!
《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万岁!
坚持、捍卫并实践无产阶级国际主义!
用人民战争保卫贡萨罗主席的生命与健康!
打倒帝国主义!人民战争万岁!
人民战争直到共产主义!

签署:
巴西共产党(红色派)
秘鲁人民运动(重组委员会)
厄瓜多尔共产党-红太阳
智利共产党(红色派)
重建哥伦比亚共产党毛主义组织
重建墨西哥共产党革命核心
红旗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