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人报》对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的访谈

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
二〇一二年三月

Q:能简要介绍一下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及其历史背景吗?

A:2004年,几个革命组织联合了起来,由此产生了阿共(毛)。当帝国主义在2001年入侵阿富汗时,毛主义势力们发现,要想组织一个反侵略的强有力的共产主义抵抗力量,他们必须团结起来。

Q:你们组织同阿富汗的现状有什么样的联系?

A:我们党认为我们正在经历一场帝国主义对一个半封建国家的侵略。尽管国内有反帝国主义侵略的战争,但主要由伊斯兰主义者领导。我们党,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在武装斗争方面并不像塔利班或其他的伊斯兰主义者那样积极,但我们在其他形式的反抗上更加活跃。我们已经能够进行意识形态上的宣传,在某些地区我们已经组织了学生、妇女和工人组织以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

Q:所以,那么对于生活在阿富汗的普通人来说,侵略是什么样的?为什么这是一个问题?

A:首先,入侵意味着战争,意味着一场反阿富汗人民的反革命战争。占领必然是压迫性的:为了完成占领,它必须压迫占领区的人民——这是它的基本特征。帝国主义所扶持的买办资产阶级傀儡政权,也是一个非常具有压迫性的政权。占领的继续意味着战争的加剧,也意味着压迫的加剧。这种情况导致了全国许多农民被迫离开了他们的家园和村庄,因为占领使他们的生活陷入了困境。

我们也不应该忘记这场战争在环境方面的代价。当战争在进行时,帝国主义国家对人民使用的武器也在污染着整个国家的水和土地。正像先前许多报告强调的那样,由于这场战争带来的环境破坏使许多婴儿先天畸形,使整个国家的癌症患病率和婴儿夭折率增加。因此,战争正在通过破坏环境来摧毁人民的生活。

但是,战争也的确使一小部分人受益,那些以各种形式为占领者服务的人:傀儡政府和非政府组织(NGO)的成员有着体面的生活,而广大人民群众仍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Q:使妇女摆脱塔利班的压迫是入侵和占领阿富汗的理由之一。那么被占领下的阿富汗的妇女的处境如何?她们真的被解放了吗?

A:你说得对,当战争开始时,这场战争有个正当的理由,也就是所谓的将阿富汗妇女从塔利班政权的父权制压迫下“解放”出来。而这种理由被机会主义地用来为帝国主义的持续占领辩解。如果我们看看实际发生的事情,毫无疑问,只有极少数的阿富汗妇女正在占领下受益,社会某些方面的结构也发生了一些表面的变化:议会中出现了女性议员,妇女在所谓的市民社会中出现,并且设立了一个妇女事务部,而这些事情在塔利班政权下是不可能的。

但这些改变仅在少数住在城市里的妇女身上发生。大多数人(80%以上)生活在农村,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因占领而发生任何改变——事实上,他们的生活变得更糟了。总的来说,战争给整个国家带来的代价对大多数妇女的生活产生了负面影响,大多数城市中的工人阶级妇女也受到占领的负面影响。

尽管极少数的妇女在占领中受益,我们仍应记住:被美国及其盟友扶持的政权——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仍然是一个伊斯兰神权统治的政权。这个政权和塔利班一样,也坚持父权制的社会道德:尽管其宪法宣布男女平等,但事实是阿富汗仍然是一个父权制社会,对妇女的压迫还在继续。我们相信,总体上来说,在过去10年间,阿富汗妇女的生活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变化。

Q:目前有很多人谈到美国从阿富汗的“撤军计划”。奥巴马政府表示到2014年撤军并允许阿富汗拥有自治权。阿共(毛)对此的看法是什么?以及党在2014年后扮演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A:美国的长期计划是在这一地区部署军事力量,这比其他任何事情都更能说明他们从一开始就在宣布的三个战争和占领目标上是不诚实的。当然,他们的一个目标是击败他们所说的“穆斯林恐怖主义”,另一个目标是促进民主,(正如之前我们所讨论的)最后一个目标是促进妇女权利。事实上,他们在任何一个方面都没有取得成功。由于美国在该地区的存在,塔利班不仅没有被削弱,反而已成为阿富汗及其邻国的一支强大力量。基地组织不仅没有被削弱,它也继续蓬勃发展着。但美国人从一开始就想要的是在阿富汗部署军事力量,这是他们全球军事部署的一部分。2014年之后,他们的计划不是要完全存在于阿富汗,而是将他们的部队从战场转移到军事基地,并在那里支持他们的傀儡政权。因此,战争的性质将发生变化,它将变得更加“阿富汗化”——傀儡政权的支持者和军队将在军事基地中的美国军事当局和管理事务的专家的监督下,在维护美国利益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而我们党的观点是,这不会改变占领的本质特征。阿富汗的主要矛盾仍是帝国主义占领和该国受压迫人民的矛盾。而唯一的不同仅仅是傀儡政权将成为帝国主义占领的主要代理人。此外,我们党一直在讨论于2014年发动革命的人民战争,因为我们认为,阿富汗人民的解放只能从民族解放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武装斗争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