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格瓦拉之死

智利革命共产党
一九六七年

埃内斯托·切·格瓦拉少校是一位革命者和反帝战土。他把进行革命的意志看得高于一切,他从自己亲身参加起义出发来这样做。他知道,尽管社会发展规律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但是,这种规律是通过人们,通过人们的意识和斗争而实现的。他知道,必须推翻旧社会,但是它是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的。他满怀豪情地投身于这场斗争,并认定武装道路是唯一的道路。但是,他的悲惨的命运向我们说明,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是有限的,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历史的真正创造者。革命者以他们的行动为人民服务,他们了解、组织、领导人民进行战斗。他们的不可战胜的力量不仅来源于他们代表着绝大多数的利益,而且来源于他们能同群众结合在一起。无视这一真理就像没有革命斗争意志同样严重。

由于格瓦拉的死,我们应当考虑他的行为的意义,但是,也应当考虑到他的牺牲的必要性。我们要问,一个有勇气的,正直而聪明的人为什么不知道、不能够或者不愿意得出从国际无产阶级革命经验得到的正确结论。切·格瓦拉是一次没有完成的革命的儿子。使古巴革命取得胜利的伟大的群众运动没有能够造成一支反映无产阶级利益、领导、世界观和意识形态的先锋队。切·格瓦拉不能同实践中的机会主义调和,这种机会主义没有革命思想,没有明确的无产阶级的阶级观点,势必背叛劳动人民的利益,背弃群众,向帝国主义投降,向机会主义的最高形式——苏联修正主义投降。格瓦拉帮助其取得胜利的古巴革命,由于只是停留在夺取政权上,而没有向对生产资料所有制和生产关系进行社会主义改造迈进,没有进行意识形态方面的革命,没有建立劳动人民的专政,而建立了一个小资产阶级的、同群众保持家长式关系的个人专断的领导机构,没有工人阶级的列宁主义政党的领导,群众没有参与对国家的领导,因而使他失去了坚持他的革命思想的政治支柱。这样,忠于革命的他在古巴的机会主义领导机构内部处于脱离革命群众的孤立状态。

他决定离开古巴的时候,一定有许多因素在他的精神中起作用。被叛卖了的革命不能向他提供实现其革命思想的场所,这个革命同他的思想发生冲突。在作出这一最高决定的时刻,他的个人主义和小资产阶级世界观在他的身上占了上风。切不但有思想,而且有能力十分准确而深刻地表现出他的思想。为什么他失踪了并保持沉默?如果他不同意古巴革命的方向并感到孤立,他为什么不以正确的思想去克服错误的思想,而宁肯去冒险和牺牲呢?脱离人民的任何人都不会为人民而献身。他不是同群众一起在斗争中寻找力量和论据,而是在他自己身上去寻找。他的不必要的牺牲没有教育人民,而是被那些使他离开古巴并把他推上脱离群众的冒险活动的人所利用。

他识别了修正主义的背叛本性,但是他的错误在于,他不懂得,为了进行反帝斗争,必须同修正主义决裂并同它作斗争。他也不懂得,修正主义党的蜕化不能导致这样一个结论,即没有马克思列宁主义革命党的领导也能进行革命。

有关他的死的一些情况向我们说明了美帝国主义的残暴和残忍性,并再次向我们证明,在美帝面前,除了进行群众的革命武装斗争外没有别的道路。

拉丁美洲人民将为切·格瓦拉复仇。美帝和修正主义必将偿还这笔血债。群众革命战争,人民战争,将解放拉丁美洲人民,并将实现格瓦拉的反帝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