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一九年国际五一劳动节联合声明——敢于斗争,敢于胜利!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敢于斗争,敢于胜利!

在这个五一劳动节,全世界的马列毛主义党和组织向正身处不断加重的贫困、饥饿、帝国主义恐怖和侵略中,而同帝国主义、反动势力,以及修正主义作斗争的全世界无产阶级、被压迫民族和人民致敬。我们再一次重申了我们的誓言:只要剥削还存在在世界上,我们就永不停止战斗,并且把我们的锤镰红旗更高地举起,直到人类进入共产主义,我们永不放弃。

今天,在这个全世界无产者发动斗争的一天,我们走上街头游行,游行充满着欢乐和骄傲。作为战士,我们手中掌握着光明的未来。因此我们集合我们的力量并对世界上革命和反革命斗争的立场进行评估。

帝国主义的普遍危机加深了

世界正在陷入危机。帝国主义发展的不平衡使得总的和最终的危机正在加剧。它已经变得更加具有垄断性和寄生性,并且处于瓦解和垂死挣扎之中。所有的矛盾都在加剧。帝国主义是一种癌症。作为一头受了致命伤的野兽,它向第三世界国家发动侵略战争,这导致强大的民族解放运动随着武装斗争和人民战争而兴起。在各个帝国主义国家内,被更严酷的剥削和压迫所激发的无产阶级正从昏昏欲睡中觉醒将阶级斗争上升到政治斗争的高度。帝国主义者相互之间则在进行激烈地撕咬和攻击,这表明在它们中没有朋友而只有敌人。

在2008年世界危机的问题还没解决的时候,帝国主义的自己的研究机构便声称,世界经济正在出现新问题。他们说经济“已经失去动力”,说英国脱欧导致的“政治和经济不确定性”会使经济增长的脚步与前两年相比明显放缓。美帝国主义的GDP相对粗放的增长是通过财政刺激和扩大贸易逆差实现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声称“欧洲的经济增长比预测的增长要弱很多。“并且警告称”在任何一个主要区域的更显著的增长放缓会破坏全世界经济的增长。“。

报告显示德国和日本正在脱离轨道。某国正进一步腐朽,它注定在实现修正主义的全球大国梦之前就会陷入破产。无论如何,在即将到来的全面危机中出现这种新的周期性危机之前,帝国主义经济将无法做到使用货币政策来平衡财政,无法通过更多的债务来刺激经济发展,因为对所有这些国家来说他们的负债都已经达到创纪录的数字。

这导致帝国主义国家在相互勾结或撕咬中,将越来越多的危机的重担转嫁到本国工人和受压迫国家的经济上。特别是在受压迫国家,通过在官僚资本的基础上发展出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特点,来进一步加重对广大的农民、工人阶级、小资产阶级,在我们国家中也包括民族资产阶级,进行剥削和掠夺。

伴随着上述这些的种种原因,当今世界的所有主要矛盾都激化了——首先是:被压迫国家和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其次是:帝国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再次是:帝国主义力量和超级大国之间的矛盾。

从拉丁美洲到非洲,再到亚洲的官僚资本主义国家每一次爆发的危机都伴随着千篇一律的虚假宣传——“千年目标”中的“与贫困做斗争”。因为由于地主-官僚国家通过剥削劳动力和掠夺这些国家的自然资源所获得的残羹的减少,所以给所谓的“社会项目”提供的资金减少,贫困数字又一次飙升;这显示,剥削在加重,但是经济没有发展,因为帝国主义,半封建制和官僚资本主义压制了这些国家的生产力,并且只产生更多的苦难。

在帝国主义国家,对无产阶级的剥削也在增加。在美国,不平等的增加以及权力的加强提升了资本家对无产阶级的剥削率,这比欧洲更明显。在2008年危机前30年间,美国的工资一直出于停滞不前的状态,然而不平等却在增加。1%最富的人在一周内获取的收入,比最贫穷的20%人一年获取的还多。0.1%最富有的人在一天半获取的比最贫困的90%的人在一年获取的还多。总的来说,最富有的20%比剩下的80%收入要多。工人的必要劳动时间被压缩,而用来榨取剩余价值的劳动时间在增加。

此外,美帝国主义专制力量的暴力镇压也增加了。他们通过野蛮镇压、迫害、大规模监禁,甚至通过系统性的谋杀持续地迫害最贫穷的群众。这是对抗无产阶级和北美人民的战争的一部分,尤其是针对黑人和第三世界移民。面对压迫,群众起来反抗,最受剥削和压迫的群众发动更大规模、更有斗争性地抗议。

不平等不仅和收入有关,也体现在生活水平、工作场所安全保护问题、健康领域等方面。这对“社会弱势家庭”情况要更糟。“中间阶层”的利益也受到了侵蚀。

在这一全球的经济基础上,主要矛盾在激化,进一步促进了客观形势发展的不平衡,并导致世界革命形势发展的不平衡。

美帝国主义是唯一超级大国和世界各国人民的主要敌人

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美帝国主义承担了世界反革命宪兵的角色,针对它的竞争对手采用“divide et impera”(分而治之)的政策。并且它考虑到俄罗斯弱小且处于继续分崩离析的边缘,致力要结束它作为一个核超级大国的条件。这种情况考虑减少紧张局势的政策会很幼稚,因为这样就会推迟俄罗斯的崩溃。被终止的《第二阶段限制战略武器条约》是这个政策典型的例子。川普不是一个“傻子”。他是美帝国主义的头目,在客观上没有推行和他的前任们不同的政策。奥巴马-克林顿追求加剧紧张,然后激怒俄罗斯,把它当作一个地区强权来对待。这解释了为什么俄罗斯搅进上次总统大选来帮助川普对抗克林顿。

美国,试图在全球推行它的意志,正在建设它所谓的“新防御体系”。这个体系把全世界分为美国军队的六个战区。在其指挥下,寻求将主要来自欧洲、亚洲、美洲、非洲等的半殖民地国家的武装力量进行整合。在欧洲,这个体系被纳入北约的框架内。所有这些,是在与它的帝国主义竞争对手的斗争和勾结中进行的。

美国和它的“盟友”关于北约以及欧盟联合防御部队的争吵都是在这个框架下发生的。在这种情况下,英国脱欧对法国和德国的要求来说是一个巨大打击。先是奥巴马,然后是特朗普要求美国的“伙伴”增加防务开支,目的是通过它“伙伴”的军事订单刺激美国经济。

带着傲慢和帝国主义态度,美帝国主义根据其“美国优先”的政策,已经挑起了所谓的“贸易战”——通过威胁对进口“增加关税”——来为美帝国主义的金融资本在欧洲、日本等国获得更优惠的待遇,并且针对某国,迫使它一步步开放经济以实现对该国的经济实行深入而广泛的控制。在某国,这是打着经济“自由化”的旗帜进行的。目的是使它采取西方式的资本主义,以及倾向于采用资产阶级”民主”代替法西斯官僚集团。

美国针对伊朗、俄罗斯、朝鲜和委内瑞拉实施的制裁不仅进一步打击这些国家的经济,而且影响他们的帝国主义竞争对手的贸易、工业和金融。他们无法有效对抗,因为美国的金融资本具有支配地位。这种支配地位表现在美国金融体系的优势地位,纽约是全世界的主要银行业中心和金融中心,伦敦排在它之后,这也表现在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统治地位。由美帝国主义施加的制裁,表现出美国的金融资本相比于其他国家的金融资本处于统治地位,这种地位获得美国巨大的全球外交和军事力量所支持。

中国的社会帝国主义者们,恢复了他们与美帝国主义的联系,如今却付出了代价。他们是美国国债主要的购买者,被迫耻辱地屈服于美帝国主义,被强制要求通过一条新法律来允许外资更多地进入和开放更多的部门。美国努力分裂欧盟,这通过西欧主要帝国主义是否从俄帝国主义购买天然气等诸多事务对联邦德国的影响来实现。

美帝国主义者增加了他们打击俄罗斯帝国主义基础的努力。他们干扰俄罗斯的统治,像他们在乌克兰和叙利亚已经做的那样来挑起内战。它还试图破坏前苏联的那些亚洲共和国的稳定。

美帝国主义作为全世界的唯一霸权超级大国,使它在和其他帝国主义势力互相勾结和斗争的过程中,向被压迫国家发动侵略和掠夺的战争,激化了主要矛盾,使第三世界国家的革命斗争在激烈的武装斗争和人民战争中崛起。

现在针对委内瑞拉的侵略试图用一个傀儡政府来代替现在的马杜罗政府,这会使这个国家从半殖民地变为殖民地,并使美国对该国的经济实行独占的垄断。它无耻地实行“门罗主义“。这反映了主要的历史问题,即被压迫国家同超级大国及帝国主义势力之间的矛盾。它将推动了在美洲大陆上针对美国的反帝斗争。

在委内瑞拉,被压迫国家和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已经变为主要矛盾。控制拉丁美洲是美国世界霸权的战略基础。帝国主义侵略发生在与美帝的帝国主义竞争对手进行勾结和斗争的过程中(第三个矛盾,在该国内是次要矛盾)。它的帝国主义竞争对手正在进行改变,并且保卫他们已经获得利益和他们未来期望获得的利益。俄罗斯试图保护投资并且利用这种局势,成为支持马杜罗政权的支持者,并想让自己成为提供可能的调解“方案”的中间人,以此来换取美国放松对俄制裁或是作为在乌克兰讨价还价的筹码。中国没有提供外交支持,对这件事保持关注。德国、西班牙以及欧盟的其他帝国主义国家承认瓜伊多这个傀儡,但不愿意参与发动军事侵略。

对于委内瑞拉人民而言,抵制和拒绝以“谈判协议”为借口的投降。我们知道在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斗争中阶级局限性是客观存在的,但是我们必须反对投降和背叛。

被压迫国家是世界革命的基础

受压迫最深重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每天都在战斗,因为战斗是他们脱离地狱的唯一方法,而同时这个地狱对资产阶级及其在被压迫国家的买办资产阶级地主走狗来说却是天堂。

无论是被压迫国家还是帝国主义国家中,我们在全世界都能看到这一幕。但是被压迫国家是世界革命的基础,是因为群众受到沉重的压迫,因为在他们中间出现了最大的革命风暴,因为他们的生活水平同现今文明的发展情况和社会劳动的生产力不匹配。

更好地理解他们所扮演的角色是必要的。而这一理解的关键在于,我们不能说民主革命是落后的革命,而最先进的革命是社会主义革命。事实是在被压迫国家,新民主主义革命已经形成。这是无产阶级通过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战争进行的革命,与我们进入共产主义之前必须进行的社会主义革命和文化革命一样。

考虑到第三世界是由在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甚至欧洲的被压迫国家组成的。在所有这些国家,农民为争夺土地而斗争,反对官僚资本主义为在乡村发展大规模采矿业和农业采掘项目而剥夺他们土地的斗争,被重新激发。有了这一必要基础,毛主义者必须将当前斗争提升到政治斗争,在建设或重建共产党的斗争中联合他们。这些由共产党领导建设新型军队和所有革命阶级的统一战线,将发动并进一步发展人民战争。

在巴尔干地区,群众运动正在加强。在中东,美帝国主义试图分裂叙利亚的整片区域,就像他们之前在伊拉克干的一样,但是由于俄帝国主义干预而碰了钉子。从土耳其到阿富汗,人民群众在不同水平上发动武装斗争。在土耳其有人民战争,在伊拉克有对抗帝国主义和他们的走狗的民族解放战争。在这些斗争中,农民主要的群众基础。

在巴勒斯坦,对美帝的走狗——实施种族灭绝的犹太复国主义者的反抗正在燃烧。在也门,美帝的傀儡沙特以为它能轻而易举地获得胜利,但现在那里只是一个巨大的死亡集中营,群众因帝国主义者的利益而死。

在阿尔及利亚以及整个北非,人民都在进行斗争,但是无显而易见,这里缺乏无产阶级的领导权,于是这些斗争成了大资产阶级和地主不同派系解决纠纷的工具。在利比亚,人民面临北约发动战争所造成的后果。

马里人民打击外国占领军,反对侵略者。而法国、德国等帝国主义也在串通行动,努力维护自己的利益,同时继续对跨越地中海的难民进行屠杀。在刚果、索马里等国家,内战仍在继续。美帝国主义及其非洲司令部,从来没能在那里建立“秩序”,其与法帝国主义的勾结和争斗还在继续。

在整个非洲大陆,人民都在发动武装斗争,尽管是在反动的旗帜下。这些斗争需要共产党来指明新的方向,所以毛主义者的新国际组织是很重要的。

在乌克兰,一场战争正在进行,美帝国主义介入到一个对于俄罗斯帝国主义在战略上十分重要的区域,以达成对俄罗斯的彻底围困。这个国家的群众正在被这些帝国主义者的战争所屠杀。在东部的所谓“人民共和国”里,群众也表现出他们对破产的苏联修正主义的仇恨,并且举起了伟大列宁和他的战友斯大林的旗帜和画像。

在社会帝国主义的中国,无产阶级和农民群众为了保护社会主义时期遗留下来的少数权利而重新燃起了斗争。他们表现出重新举起毛主席的旗帜并重建他的党,以便通过人民战争恢复社会主义的迹象。

西方帝国主义国家的革命和反革命

在所有的西方帝国主义国家,伴随着资产阶级国家日益反动,议会民主出现了危机。就像显示的那样,选举参与率降到了一个危险的水平。对这个危机的“回应”就是出现了所谓的“民粹政党”。

所谓的“民粹政党”正在被作为一种新的替代选项。但他们不得不为资产阶级专政服务,一旦国内革命形势发展,为了解决他们所面临的矛盾局面,就会在金融寡头的武装部队以及其他国家镇压机器代表的支持下实行公开的法西斯统治。

这些“民粹政党”表现了一个事实,就是压迫者不能再向过去一样统治了,因为国家的政治基础已经毁坏。现在,他们正在做的是使议会机关不能像过去一样运作。这在许多国家内都可以看出,比如在瑞典和德国,那里在选举结束之后很久,各个政党都不能组建一个政府,或是像英国,在那里所谓的脱欧已经使国会失去控制。

群众并不愚蠢,他们意识到这一点而且不会一次又一次地被欺骗。即使在加拿大,受欢迎的特鲁多,打出“自由,现代和进步”的口号的特鲁多,也已经被查出腐败,而被戳穿了面具。

不要忘了,在这个过程中,资产阶级国家正在面临革命的危险。这迫使它付出更大努力来限制和压制斗争。这并不意味着从自由民主一步跳到法西斯主义,而是先由限制性的法律来做准备。

新的无产阶级革命浪潮每一天都在获得力量

在法国,成千上万的黄背心聚集在大街上,每周都在对抗法国帝国主义,这一斗争已经持续了数月。在全国,从巴黎到马赛以及许多或小或大的城市里,人们不仅仅是为了对抗加强的剥削而斗争,更是反对(资本主义)制度本身。

尽管法国的国家机器做了许多努力,不管是马克龙讨好的提议,还是动用警察武力进行镇压,都没能阻止黄背心上街。在这激烈的斗争中,飘起了红色的镰锤旗。这显示了有必要将现在争取权利的斗争转化为夺取政权的斗争。群众工作对于重建共产党和准备发动人民战争是非常重要的,这是一条政治原则。

争取权利的斗争是很重要的,但是我们必须用共产主义者的方法来进行这些斗争——我们必须在政策中立场鲜明地反对机会主义者和修正主义者,组建阶级阵线并且在行动中发展它,使之为政治斗争服务。

爱尔兰的民族解放运动给英帝国主义以新的打击,重振了爱尔兰人民。爱尔兰人民实际上从来没停止武装斗争。在西班牙,在巴克斯地区和加泰罗尼亚等不同地方,争取自治权的斗争正在增强。

世界上的人民战争是一把明亮的火炬,阐明武装斗争能够解放群众

把目光回到第三世界,我们看到在印度、秘鲁和土耳其,人民战争就像一把明亮的火炬,照亮了在许多地方由群众发动的反对帝国主义的武装斗争。这些人民战争是由无产阶级及其政党领导,以农民为主力军,以结束三座大山(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和半封建制)对国家和人民的压迫为目的,通过人民战争实现民主革命,有必要在武装斗争中发动农民获取新的力量,按照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以农村为主要舞台,城市作为必要的补充,进行统一人民战争。通过正在进行的人民战争和未来即将发动的人民战争,我们会在全世界发动人民战争,把帝国主义和全球的反动派从地球上消灭干净。

在面对着种族灭绝的反革命战争的人民战争中牺牲的共产党员、战士和群众,是全世界共产主义者的灯塔和榜样。这要求我们要用任何可能的方式支持他们。相应的,我们自己也要在任何一个国家开展人民战争。

简而言之:世界的所有主要矛盾都在激化,革命是历史和政治的主要趋势,并且群众已经要求要把自己的反抗组织起来。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巨浪正在战略进攻的阶段发展,每天都在获得更多力量。

被压迫国家证明了他们是世界革命的基础和革命风暴的中心,因为群众所受压迫十分沉重,群众主要是由农民组成,并且提出了他们一直坚持的权利要求:“土地给予农民。”

在秘鲁、菲律宾、巴西、墨西哥、智利、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巴拉圭,亚洲国家以及非洲国家,农民的斗争正在加强。

被压迫国家和帝国主义的矛盾是主要矛盾。它一方面被不断扩大的侵略战争所激化,一方面被群众的武装斗争,尤其是在秘鲁、印度、菲律宾和土耳其正在进行的人民战争所激化。

大踏步地前进,一次飞跃的客观条件已经具备。现在需要的是共产主义者们完成现在还没完成的任务,重建共产党,并且向共产主义者在全世界范围的重新联合迈进一步。

庆祝共产国际成立100周年意味着毫不保留地为组建一个全世界毛主义者的国际毛主义会议和一个新的无产阶级国际组织而战

1919年,在俄国内战中,列宁在全世界共产主义者面前建立了第三国际。

马克思和恩格斯组建了国际工人协会。第二国际,是恩格斯晚年指导的国际。列宁组建的第三国际,事实上是唯一的共产主义国际组织。其他的“国际”基本上只涵盖欧洲。

共产国际有一个复杂且艰难的历程:它失去了缔造者以及有巨大影响力的领袖。这类领袖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出现的。

列宁认为共产国际是一个革命的战争机器,一个由各国共产党组成的,用以解放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人民的必要工具。

在斯大林同志的领导下,共产国际不得不面对社会主义只在被帝国主义包围的一国获得胜利的情况,并在一场持续到1937年的内部斗争中发展。此外出现了法西斯主义和社会民主党的恶劣影响,那个腐烂的社会党国际和弱势缺乏经验的共产党,不敢拿起武器与机会主义领导人(陶里亚蒂,多列士等)作斗争。还有托洛茨基主义者的恶劣行为,他们的所有勇气都用来空谈拼凑出一个廉价的伪造品所谓的“第四国际”。

在斯大林同志的领导下,共产国际有了巨大的发展。国际帮助在全世界传播共产主义,组建新式政党,但是他们无法吸收布尔什维克党的经验,因为问题在于如何将革命的普遍性与每个国家的具体实践结合起来。所以毛泽东站到了抗陶里亚蒂和多列士的修正主义的前线,这条修正主义准则要求维持秩序而不是颠覆它,且只关注反法西斯主义斗争。

这需要我们对共产国际有一个评价,特别是和世界大战以及斯大林同志的角色有关系的七大。1943年,共产国际被解散,只有一个情报局被遗留了下来。

其他的举措,特别是革命国际主义运动(RIM)的经验,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统一作出了积极的贡献,但是没有一个能够发挥像列宁和斯大林的共产国际那样的作用。全世界共产党人需要努力克服这一局面。

今天,虽然一些地方的共产党正领导着人民战争,但是对于其它地区的共产主义者来说,尽快建立或是重建共产党,并发动人民战争是当务之急。我们看到,拉丁美洲和欧洲有了实现这一任务的进展,在北美和亚洲也有积极的发展。

我们必须创造性地把马列毛主义,特别是毛主义的普遍真理应用到不同国家的具体条件中,形成革命的指导思想,并且建立在该国指导革命的原则。当前重建党过程中,有人指责“教条主义”和“照搬”,但是他们“忘记”了,作为一名共产主义者,首先要学习马克思主义而不是修正主义,并在实践过程中掌握所在国家革命的具体规律。

我们需要作为战争机器的共产党,一个军事化的马列毛主义政党:(这个党)要在战斗和群众运动中适应条件的变化,才能领导自己国家的人民战争。只有这些彻底拒绝合法主义、经济主义和修正主义的党,才代表着毛主义的理论和实践的完全统一。群众如今已在各地开展了自发的、无组织的反帝斗争,而只有这样的党才能够动员群众,使群众政治化、组织化和武装起来。

那些没有认识到这一点的人对群众斗争视而不见。所以,共产主义者的任务是给这个斗争赋予组织性以及自觉性,通过有计划地发动夺取政权的斗争,并使革命力量抵抗敌人的反攻来掌握主动权。因此,共产主义者必须向群众提出这样的口号:“战斗和抵抗!”

共产党人必须走在前列,为群众树立榜样。敢于斗争,敢于胜利!这是每个共产党人都必须体现的精神,从而大闹天宫。

客观情况的发展、群众的斗争、武装斗争、在全世界在建立/重建共产党的进展,基于毛主义原则的基础上进行联合,反对国际共运中分裂,以及在阶级斗争和国际活动中两条路线的斗争,都显示出了团结在毛主义下的显著进步。所以我们处于这样一个情况,应该更进一步,在向一个新的共产国际迈进的道路上,将国际共运重新联合成一个新的国际组织。

建立一个统一的国际毛主义会议的号召是一场勇敢的战斗:克服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分散状况,在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的基础上,在反对修正主义和服务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斗争中,实现国际共运的统一。当然,这项任务并不容易,修正主义者和机会主义者一直在尽他们的可能制造麻烦,阻挠和破坏这一斗争。但是共产党人就在这解决问题,摧毁高墙,移走大山,粉碎修正主义和机会主义。

团结在毛主义之下!
向着统一的国际毛主义会议前进!
战无不胜的人民战争万岁!

签名:
厄瓜多尔共产党-红太阳
秘鲁人民运动(重组委员会)
巴西共产党红色派
智利共产党红色派
重建哥伦比亚共产党毛主义组织
重建墨西哥共产党革命小组
土耳其共产党/马列主义*
红旗委员会(联邦德国)
毛主义共产党,法国
红旗集体,芬兰
(毛主义)共产党建设委员会,奥地利
为人民服务—共产主义联盟,挪威
美国共产党重建委员会
尼泊尔共产主义者核心

*土耳其共产党/马列主义认为第三世界这个词是一个不正确的政治用语,只应该加双引号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