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2018年五一联合声明的一些意见

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
二〇一八年

I

实事求是地说,除了《毛主义道路》网刊的编辑外,没有任何“2018年五一联合声明”的签署者有机会对声明的内容作出评论。由于所谓“贡萨罗派”各党的抵制,《毛主义道路》的作风让声明的发布本身变得十分令人怀疑。因此,今年,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和往年不同,决定发表一份独立的五一声明。

《毛主义道路》在五一前的极短一段时间之内创作了联合声明的文本,并立即将其在内部发行了:该举动不是为了与其它党和组织协商,而是为了知道它们是否会签署这份声明。虽然我们认为在内部发布声明草案的行为不正确,也对该声明的部分内容保留意见,我们还是在一封短信中表示了我们同意签署该声明,并在信中指出了我们不赞同之处。这些内容将在下文被提到。遗憾的是,在《毛主义道路》网站上发表的信不是我们的,我们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我们在寄给《毛主义道路》的便条中写道:

我们同意签署该文件,但是我们这边也有一些意见。波斯语翻译已随信一并附上。
此致
敬礼
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


但是《毛主义道路》在我们的名下发表的信则是这封:

联合声明——波斯语翻译
波斯语翻译已随信一并附上。
此致
敬礼
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


我们想要问《毛主义之路》:

第一,我们需要你们澄清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第二,我们强调,各毛主义党和组织应该有至少一个月的时间来对声明的草案进行讨论和提出建议。在此期间,各党和组织的讨论成果和建议应该受到研究和分析,如果需要,还应该向它们作出回应,从而使各党和组织—或者大部分党和组织—在声明中能够看到自身的立场。

II

声明中提出的经典口号如下:“全世界劳动者,联合起来!”

在一些场合下,这句口号也被写作“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马克思和恩格斯也确认了该词在这里的用法。但是,在大多数的[英语和波斯(达里)语]文件中,“劳动者”一词是更为广泛使用的。在卡尔·马克思的墓碑上也是这样写的:“Workers of all lands, unite!”

在十月革命后,1920年,列宁把这句口号扩展为:全世界无产者和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

以此,在声明中重复这句著名口号的时候应该注意这一点。

III

马列毛主义党和组织的联合国际声明必须是一份马列毛主义的声明,必须强调毛主义作为无产阶级革命理论和科学的第三和更高的阶段。其应该从毛主义的顶峰总体地审视这革命的理论和科学。

但遗憾的是,该“声明”只是引用了《共产党宣言》的词句,而没有做出任何能够与一份联合国际马列毛主义声明的内容相称的解释。让我们看一下声明中的一些部分和对《共产党宣言》的引用:

“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

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不认为农民,像八个南美毛主义党和组织在它们的联合声明中所说的那样,能够真正组成世界人口的半数和成为世界革命的主要力量。但是,我们认识到了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社会的存在;因此,整个社会还没有“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与此相反,农民,作为一个阶级,在上述的国家中仍然作为革命的主要力量,在这些社会中的革命阶段是新民主主义革命。

“在当前同资产阶级对立的一切阶级中,只有无产阶级是真正革命的阶级。其余的阶级都随着大工业的发展而日趋没落和灭亡,无产阶级却是大工业本身的产物。至于其它的阶级,他们不是革命的,而是保守的。不仅如此,他们甚至是反动的,因为他们力图使历史的车轮倒转。如果说他们是革命的,那是鉴于他们行将转入无产阶级的队伍。”

无疑,在被帝国主义压迫的国家内,农民作为一个阶级与封建地主和买办资本家存在着冲突;这些国家内的冲突是革命的。但是,声明引用的这句话只反映了《共产党宣言》写作时的背景,用模糊的字眼提到了资产阶级。我们必须强调,虽然帝国主义在一方面上削弱着被压迫国家的封建关系,它在另一方面上正在建立和复制着半封建的生产关系。

“资本主义,按照马克思的分析,和列宁在对其的发展中认识到的帝国主义,继续经历着一场巨大的经济危机,并把其的恶果倾倒在无产阶级和全世界人民头上。”

这句话没有一处提到了毛泽东对马列关于资本主义在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分析的进一步发展。这句话没有体现毛泽东对这一领域的贡献,具体来说,它忽视了毛泽东关于受帝国主义控制国家的官僚资本主义的理论发展—一种帝国主义在被压迫国家里扶持的资本主义—还忽略了毛泽东关于社会主义被颠覆,资本主义复辟的国家内修正主义的官僚资本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的理论发展。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帝国主义国家和被帝国主义压迫的国家的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都举起了造反的大旗。”

不知是故意为之还是疏忽,农民阶级没有和无产阶级一起被提到。这在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和殖民地国家的背景下等于忽略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主力军。

“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反抗着帝国主义者和被帝国主义压迫的国家的统治阶级对他们的奴役,反抗着镇压和屠杀。”

和上文一样,不知是故意还是疏忽,农民阶级没有被特别提到。

IV

“无产阶级和人民的抵抗和通过人民战争对斗争的发展证明了当前世界的主要倾向是革命。”

革命成不成为“主要倾向”,既是一个客观现象,与此同时,又是一个主观现象。把革命称作当今世界的主要倾向,就表示反革命不是当今世界的主要倾向。但是,世界上反对革命这种倾向的又是什么样的倾向呢?毛泽东曾经谈到世界上有两种倾向:革命倾向,和帝国主义世界大战的倾向。但是,今天我们明白,帝国主义世界大战只是世界的反革命倾向的一个可能的形式,而不是整个和唯一的反革命倾向。

因此,现在的问题不是到底革命-帝国主义世界大战是主要倾向,而是革命-反革命是不是主要倾向。在社会主义制度和帝国主义制度的矛盾,这一世界上的主要矛盾,已经暂时消失了,并且还没有重新出现的时候—在世界上不存在任何社会主义国家的时候—我们能说革命是主要倾向吗?更加重要的是,我们相信,宣称革命是世界的主要倾向,就意味着它正处于向反革命倾向战略进攻的阶段。秘鲁共产党在秘鲁人民战争处于战略相持阶段(根据他们自己的说法)的时候也这样宣称过。但是这样的说法不管是在过去还是现在都不属实。真正在过去和现在都属实的是:世界上的革命倾向正处于一个战略防守的阶段。因此,当今,反革命是主要倾向,而不是革命。

所以我们应该这样说:无产阶级和人民通过抵抗和对斗争及人民战争的发展来增强所有国家和全世界的革命倾向。

V

”在工人和人民运动中也存在一条反对革命的道路,也就是改良主义的道路,修正主义和社民党人的道路,也就是通过与政权和帝国主义国家媾和来让他们的计划实现。际此,社会民主主义和现代修正主义通过新的民粹选举势力用着反动的言辞来分裂群众,并把他们绑在统治阶级的战车上,以此来维护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国家的利益。民粹主义是法西斯主义和新纳粹主义的温床。“

工人和人民运动中的[现代]修正主义和社民改良主义,以及在帝国主义国家内作为法西斯主义和新纳粹主义温床的在选举中蛊惑人心的民粹主义,在帝国主义国家和受帝国主义控制的国家中都是革命道路上的绊脚石。但是,在一些受帝国主义控制的国家里,特别是穆斯林占主体的国家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运动(不是与帝国主义占领军存在矛盾,就是受帝国主义支持并与反动强权存在联系)也是革命道路上的绊脚石。这个重要的问题不应当被忘却,而国际共产主义(毛主义)运动也应该在该问题上明确表态。

VI

“印度的人民战争,直接影响着世界的一个主要的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的堡垒,和菲律宾,秘鲁,以及土耳其的人民战争一起有力的证明了这一切。”

在印度和菲律宾存在人民战争。国际毛主义运动应该支持他们,向他们学习,并以这些革命战争为荣。但是目前在秘鲁和土耳其没有人民战争。我们既不同意2017年国际五一联合声明中声称的这些人民战争的存在,也不同意今年联合声明中的这一点。秘鲁人民战争不活跃的残余力量的存在不能被用来证明该国仍然存在着一场人民战争。同样,土耳其存在着与毛主义者有联系的武装团体—这些团体在土耳其的战场上也没有扮演任何角色—这也不能被用来证明土耳其的人民战争还在继续。我们相信,提出这种不切实际的宣称将会对一份联合国际声明以及签署该声明的党和组织的信誉造成损害。

VII

“马列毛主义者,也就是共产主义者必须联合起来,巩固团结,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修正主义和投降主义趋
势清除出去,与此同时,不能落入小资产阶级贫乏的革命主义,也就是教条主义的陷阱。”

这句话应该被从两个角度来复述,一个是修正主义和投降主义,另一个是教条主义:修正主义和投降主义带来了主要的危险,但教条主义也带来了需要重视的危险。

VIII

“只有和群众在一起,只有在阶级斗争的烈火中,才能建设一个能在真正的革命斗争中夺取政权的共产党。”

这句话也应该被重写,因为不仅“只有和群众在一起,只有在阶级斗争的烈火中,才能建设一个能在真正的革命斗争中夺取政权的共产党”,对革命军队和革命统一战线的建设也只能在上文所述的条件下完成。

IX


遗憾的是,今年的五一声明只提到了关于马列毛主义力量在国际战线上的斗争中的一个要点:“马列毛主义者,也就是共产主义者必须联合起来。”声明没有提到建设一个能够向着建设一个新的共产主义国际而斗争的新的国际毛主义组织的重要性。和往年的联合声明相比,这种简化是一种无端和负面的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