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鲁共产党总路线——民主主义革命路线

秘鲁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一九八八年

绪论

贡萨罗主席坚持、捍卫和应用马列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确立了秘鲁革命在其历史进程中,必然首先是一场民主主义革命,然后是一场社会主义革命,并为了实现共产主义而展开文化革命。这是一个用人民战争来实现的连续的特殊的过程。

这个结论的出发点是马克思的教导:德国需要重演十六世纪的农民战争,以引发农民阶级的民主精神。

列宁进一步发展了这个观点,认为由于资产阶级是一个虚弱的阶级,而农民阶级又提出了消灭封建主义的要求,他们只能在无产阶级的领导下才能完成民主革命。

后来,毛主席写作了作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组成部分的《新民主主义论》:新民主主义是一个为了反对资产阶级专政而形成的由多个革命阶级联合专政的过渡时期,它只能在无产阶级领导下才能完成。

贡萨罗主席强调秘鲁的如下特殊条件:

在秘鲁的历史上还没有过资产阶级革命,因为资产阶级没有领导它的能力。因此,土地问题和民族问题是两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我们正处于帝国主义时代和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因此,无产阶级是这样的一个阶级:它肩负消灭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半封建主义的任务;这并不有利于资产阶级,而更有利于无产阶级、广大贫苦农民、小资产阶级和中等资产阶级。

秘鲁的无产阶级已经成熟了,它拥有一个新型的能够领导革命的共产党。
旧式的民主主义革命已经不合时宜了,需要代之以新式的资产阶级革命,而且这种革命及所有的革命都只有通过人民战争,斗争的主要形式,由革命武装力量,组织的主要形式,才能完成。

这样,他认定秘鲁社会的特征是一个发展着官僚资本主义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他还提出了革命的目标和承担的任务,最后,他定义了社会的各个阶级,并概述了民主主义革命的本质,它的现状和远景。

1、当代秘鲁社会的特征

按照历史唯物主义,他分析了秘鲁的历史进程,并揭示了:古代社会的土地制度是由建立在阿伊鲁(Ayllu)之上的土地制度发展起来的。阿伊鲁制度是一种向奴隶制发展的公社土地制度,由印加族通过征服战争而建立起来。后来的十六世纪,西班牙人带来了陈旧的封建制度,并通过镇压土著人的抵抗而强力实行,秘鲁成为了封建的和殖民地化社会。后来,由于独立,西班牙的统治结束了,但封建制度并没有结束。地主们解放了,而农民们没有得到土地。十九世纪,英国和法国之间发生了争夺秘鲁控制权的激烈斗争。到了世纪中叶,资本主义的萌芽在封建制度下开始发展起来。秘鲁的这整个过程意味着一种演变:从封建主义到半封建主义,从殖民主义到半殖民主义。

贡萨罗主席描述当代秘鲁社会的特征说:“当代秘鲁是一个发展着官僚资本主义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虽然马里亚特吉(秘鲁共产党创始人,译者注)已经在党的第三条纲领中提到了这一点,贡萨罗主席只有通过马列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才论证了这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特征是如何保持,并通过新的形式发展自己的,特别是官僚资本主义在这个基础上,贯穿于当代社会的整个进程之中发展了起来。这是一个有助于理解社会特征和秘鲁革命的极其重要的问题。

官僚资本主义是毛主席的尚未被全球的马克思主义者理解和接受的一个基本理论,虽然马里亚特吉由于显而易见的原因也不了解它,而贡萨罗主席将其应用于我们国家的具体情况。他主张:为了分析当代社会进程,必须从三个紧密相联的问题开始:官僚资本主义正在经历的周期;无产阶级的最高代表——共产党所实现的作用;革命所必然遵循的道路。他教导我们:自1895年以来,当代秘鲁社会可以划分为三个历史时期:

第一个时期:官僚资本主义的发展。秘鲁共产党的建立。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的纲领的确定。

第二个时期:官僚资本主义的深化。秘鲁共产党的重建。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的实践。

第三个时期:官僚资本主义的总危机。秘鲁共产党在人民战争中的领导地位。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的实施和发展。

同时,他认为当代秘鲁社会正处于普遍的危机之中,已病入膏肓,只有通过武装斗争才能改变,秘鲁共产党正领导人民投身其中,除此别无出路。

为什么秘鲁是半封建的?贡萨罗主席说:“衰败的半封建体系继续存在,国家从其深层的基础到具体的观念都显示出半封建的特色。这在实质上使土地问题得不到解决,而土地问题是农民,特别是占其绝大多数的贫农的阶级斗争的发动机。”他强调:土地问题的继续存在是因为半封建剥削关系使半封建主义发展下去,这是土地、奴役和“酋长”制(gamonalismo)所派生的基本社会问题。(注1)我们必须注意所有的这些条件:经济上的,政治上的,意识形态上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两个方面。

农民占了60%的人口,多少世纪以来在土地上耕耘,而土地却被束缚于其所有权和使用权。因此,土地大规模集中于少数人之手,有合并的和不合并两种形式。绝大多数的农民是没有土地的贫农,或着只有很少的土地,因此小地主们也得忍受大地主的贪婪剥削。

这一情形使农民处于奴役制度的压迫之下,这种制度就如列宁所教导的那样有上千种形式,但它本质上就是私有制,因而我们看到实质为奴役关系的各种表现形式,例如社会公益农业协会(SAIS)、农业生产合作社(CAPS)、农民小组、 人民合作社、临时收入救助计划(PAIT),紧急就业项目(PROEM)里的无报酬的工作,更为严重的是,众所周知,在农村每三个农民只有一份工作,而政府试图引导剩余劳动力从事无报酬的劳动,以从中谋利。我们也能观察到(山区里尤其显著)一种国家经济之外的独立的经济。

贡萨罗主席重申自己的理论属于马列毛主义,阐述了以下的原理:土地改革在于摧毁封建地主的所有权。在共产党领导下通过人民战争和新政权,在“耕者有其田”的口号下向农民个人分配土地。这一理论与列宁的理论相同,农业有两条出路:地主的反动路线——发展封建主义,支持旧的国家;农民的先进的道路——摧毁封建主义,走向新国家。

他用半封建主义存在(其存在经常被否认)的事实进行论证,分析了旧政权通过的土地法的特点及其结果。1962年佩雷斯·戈多伊的基本法,1964年的15037号法案,1969年的17716号法案(本质上鼓励大规模联合所有权的统合制实体),是三个由国家官僚机器执行,去发展官僚资本主义的交易法律。他警告说,1980年的促进农畜牧场的法律把土地问题看成是已经解决了的,鼓吹联合所有权和“酋长”的利润,鼓励大银行家们控制之下的、美帝国主义直接参与的官僚资本主义。这是法西斯主义和统合主义的阿普拉党政府选择的道路(指的是1988年的政府,译者注),是回到了法西斯主义者和统合实体的维拉斯科的“土地改革”,叫嚣着“把农业革命化”,强化了“酋长”制;把土地问题看成已经解决的,把生产力看作主要因素;制定了加深官僚资本主义的社区法和农民自卫(rondas campesinas)法,并将其传播到国家的每个角落;号召群众统合化,瞄准农民社团作为其统合主义狂热的基础;这些法案更是创造了微型地区、地区、发展区(CORDES)、和其它法西斯主义及统合主义组织。所有这些只不过是旧的未被摧毁的大庄园主财产权的新的集中形式,是二十世纪20年代提出的,在50年代和特别是60年代深化的,在新的条件下延续到今天的旧的地主的道路。

这条地主的道路在旧政权里,通过“酋长”制在政治上表达出来了,就象马里亚特吉指出的,“酋长”制不仅仅是指一种社会的经济的范畴,也是一个完整的现象,它不只由“酋长”来代表,也包含了一系列等级系统中的官员、中间人、代理人、寄生虫等。这一现象的关键因素是强大的半封建所有权在政治上、在国家机构里的统治权。我们应当从根本上打击它。通过理解“酋长”制是支撑着这个奴役人民的政权的半封建制度在政治上的体现,贡萨罗主席特别强调了半封建制度在政治上和国家机构里的体现:老板和走狗们随着政府更替而变换他们的伪装,在即使是最偏远的村庄里代表着旧政权。既然这是一场土地战争,那么这就是民主革命的先锋队所瞄准的关键因素。

为什么秘鲁是半殖民地的?近代秘鲁经济自从诞生起就受着帝国主义的支配。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后阶段,它的特征是垄断的、寄生的、垂死的。即使帝国主义允许我们政治上独立,它仍然为着它的利益控制着秘鲁的整个经济过程:我们的自然资源、出口产品、工业、银行和财政。直截了当地说,它榨取我们人民的血汗,吞噬国家的活力;今天,它用外债剥削着我们和其它被压迫民族。

贡萨罗主席重申了由列宁提出,毛主席正确发展的论题,来定义我们国家的半殖民地性质。综合说来,列宁概述了许多帝国主义统治的形式,但有两种是典型的:

殖民地:完全被帝国主义统治着的被压迫民族;它有一种中间形态:半殖民地,被压迫民族在政治上独立,但在经济上被征服,这是个独立的共和国,但却发现它自己服从于意识形态上的、政治上的、经济上的和军事上的帝国主义网络,不管它是否有一个自己的政府。他否定了修正主义在二十世纪60年代发明的“新殖民地”一词。修正主义者认为帝国主义采取了一种更加温和的统治形式,并因此得出了“附属国”的概念。然后,他应用了毛主席的理论,也就是反对两个超级大国重新瓜分世界的斗争的时代到来了,必须明确此时谁是主要敌人,指出支配秘鲁的主要的帝国主义是美帝国主义;但是,我们也必须抵挡日益渗入国家的苏修社会帝国主义,以及其它不是超级大国的帝国主义者的行动。因此,领导民主革命的无产阶级将不依赖任何超级强权和帝国主义势力,必须保持它在意识形态上的、政治上的和组织上的独立。作为结论,他论证秘鲁社会仍然是一个正在形成的国家,半殖民地特征仍然在延续,并在所有领域中、在新的条件下呈现这一特征。

贡萨罗主席认为对官僚资本主义的理解是理解秘鲁社会的关键。在毛主席的理论指引下,他指出了五个特征:

(一)官僚资本主义是帝国主义在经济落后国家发展出来的资本主义,是由大地主、大银行家和资本巨头的资本组成的。

(二)它剥削无产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并且压迫中等资产阶级。

(三)现在正经历这样一个过程:官僚资本主义与国家力量结合演变成买办的和封建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追溯其来源,在其第一个时期,它表现为非国有的大垄断资本主义,在第二个时期,它与国家力量结合,表现为国家垄断资本主义。

(四)它已经到了其发展的最高阶段,因而民主革命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五)没收官僚资本是将民主革命推进到顶点的关键,这对于过渡到社会主义革命也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通过运用以上论点,他得出了官僚资本主义是帝国主义在落后国家产生的资本主义与封建主义的衰落和对资本主义的最后阶段——帝国主义的屈服相联系。这个制度不是为大多数人民服务的,而是为帝国主义者、大资产阶级、地主阶级服务的。马里亚特吉曾经指出,资产阶级通过建立银行向帝国主义借债以供应资本,并与封建势力相勾结。贡萨罗主席断言:秘鲁正在演变的资本主义是一种官僚资本主义,一方面它被与之相伴的半封建主义的残存枷锁所阻碍,另一方面它又屈服于不允许它发展国民经济的帝国主义。因此,官僚资本主义压迫剥削无产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并且压迫中等资产阶级。为什么?因为它所发展出的资本主义是一个只允许经济为帝国主义的利润服务,因而发育迟缓的进程。这种资本主义代表的是大资产阶级、地主、旧式富农,这些由少数人组成的阶级,剥削和压迫大多数人民群众。

他分析了秘鲁官僚资本主义的发展过程。从1895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第一个历史时期内的1920年代期间,买办资产阶级控制了国家,它取代了地主阶级的地位,却保障了它的利益。第二个时期是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到1980年,它的扩张时期,大资产阶级的一个分支演变成了官僚资产阶级。这是从1939年普拉多的第一届政府时国家开始参与经济活动开始的。后来,由于大资产阶级缺乏资本,以至于不能推进官僚资本主义,这种参与变得越来越多。这样,大资产阶级的两个集团——官僚资产阶级和买办资产阶级就产生了冲突。1968年,官僚资产阶级利用军队力量通过维拉斯科的军事政变获得了国家领导权,使国有经济随之获得了很大的发展。例如,国有企业的数量从18个增加到180个,国有经济成了官僚资产阶级领导下的经济的发动机,但是,正是在这个时期,经济陷入了深刻的危机。第三个时期是从1980年以来,官僚资本主义进入了全面危机和最后的毁灭,这个时期是伴随着人民战争而开始的。由于它是在危机中诞生的、病态的、腐朽的、被封建主义束缚的、屈服于帝国主义的资本主义,它陷入了全面的危机和最后的毁灭,没有任何措施和改革能挽救它,最多只能延长它的痛苦。另一方面,它就象一头困兽,试图通过镇压革命挽救自己。

如果我们从人民的道路来看这个过程,在第一个时期,马里亚特吉在1928年创建了秘鲁共产党,国家的历史从此一分为二;在第二个时期,贡萨罗主席将秘鲁共产党重建为一个新型的政党,并清除了修正主义;在第三个时期,秘鲁共产党开始领导人民战争:这是一个伟大的里程碑,通过质量上的飞跃改变了历史进程,用武装力量和人民战争让夺取政权成为了一个现实的目标。所有这一切只不过证明这样一点:官僚资本主义使得革命的条件成熟了,而且今天它进入了其最后的阶段,使得革命发展和胜利的条件成熟了。这是以前很少被人强调,而被贡萨罗主席视为关键因素的官僚资本主义的政治方面的特点。

观察这个现象也非常重要:官僚资本主义如何通过非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发展成形(这是他区分官僚和买办这两大资产阶级集团的原因)。这样可以避免只跟踪其中的一个(这是导致我们党30年来采取错误策略的一个问题)。如此考虑问题是重要的,因为通过新政权没收官僚资本将推动民主革命的完成,并发展到社会主义革命。如果只针对国家垄断资本主义,那么其余部分将是自由的,非国家垄断资本和大买办资产阶级将能够轻易崛起,迅速掌握革命的领导权,并阻止其向社会主义革命演变。

此外,贡萨罗主席总结说,官僚资本主义不只是中国或秘鲁才有的特殊现象,而是由屈服于帝国主义的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被压迫国家的条件所决定:这些被压迫民族的封建主义残余没有被消灭,资本主义也没有发展起来。

综上所述,理解当代秘鲁社会进程和革命特征的关键是这篇基于马列毛主义,贡萨罗思想的关于官僚资本主义的论断,我们马列毛主义者坚信这是贡萨罗思想对世界革命的贡献。

什么类型的国家是同属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并演变成官僚资本主义的?根据对当代秘鲁社会的分析,和权威的毛主义的新民主主义理论,世界上的许多国家体系可以根据他们的阶级特征分为三种基本类型:

(一)资产阶级专政的共和国,包括旧民主主义的国家和地主与大资产阶级联合专政的国家;

(二)无产阶级专政的共和国;

(三)革命阶级联合专政的共和国。

贡萨罗主席认为,秘鲁旧的反动政权属于第一种类型,即地主、大资产阶级、官僚和买办资产阶级联合专政,他们既互相勾结又为了政权的领导权而争斗。既然秘鲁的历史趋势是被强制进入官僚资本主义,这必然意味着激烈而长期的斗争。特别是今天,官僚资本主义主宰了旧的地主官僚政权。

但是,在国体和政体之间是有区别的。他们是一个对立统一体的不同部分。国体由国家内部的阶级构成,政体是权力形成的形式。毛主席曾教导说,重要的是定义国家的阶级特征。政体有平民的或军事的,通过选举或法定的,自由民主的或法西斯的,但他们总是体现为反动阶级的专政。不这样观察旧政权,就会掉进陷阱,以为军事政权才是专政的,而平民政府就不是专政的,这样,在“保卫民主”或“避免军事政变”的谎言之下,尾随大资产阶级集团中的一个,就由消灭旧政权而变为支持和保护它,这正是秘鲁的左翼联盟中的修正主义者和机会主义者的状况。

 旧政权被纳入了帝国主义体系(对我们来说,主要是美帝国主义),它是由其主干——反动的武装力量所支持的,而且它依靠着日益成长的官僚机构。其武装力量有着与它们支持和依靠的政府同样的特征。

贡萨罗主席明确地告诉我们:“在这样的一个社会里,统治阶级和他们的美帝国主义主子通过由反动武装力量维持的地主官僚政权用血与火继续着统治。不是通过实际上的军事政权,就是通过选举或所谓宪法产生的政府,不断地强化他们的属于大资产阶级和大地主阶级的专政——”而且,“——这个衰败的剥削系统,破坏和阻止人民的强大的创造性力量,唯一能带来最深的革命性转变的力量。”

2、民主主义革命的对象

贡萨罗主席教导我们说,民主主义革命有三个对象: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半封建主义,它们之中的一个是主要的对象,判断依据是看那个对象对革命构成主要障碍。今天,在土地战争时期,主要对象是半封建主义。

帝国主义(主要是美帝国主义,因为对我们来说,它是首要的帝国主义)占有支配地位并试图强化其优势,使我们成为一个半殖民地国家;但是我们也必须避免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和其它帝国主义的渗透,我们必须利用旧政权的各种集团,使他们之间的矛盾尖锐化,使主要敌人孤立以便战胜它。官僚资本主义是民主革命的顽固障碍,它维持着为帝国主义服务的半封建主义和半殖民主义。今天半封建主义以新的形态存在并继续构成国家的基本问题。

3、民主主义革命的任务

第一:摧毁帝国主义统治(对于秘鲁主要是美帝国主义),同时避免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和其它帝国主义势力等超级强权的压迫。

第二:摧毁官僚资本主义,没收国家的、非国家的垄断资本。

第三:摧毁封建地主所有权,没收其联合的、非联合的所有权,在“耕者有其田”的口号下对个人分配土地,首先并主要分配给贫农。

第四:支持中等资产阶级,允许它在给定的条件下经营。

所有这些意味着用武装的革命力量通过人民战争摧毁旧政权,也意味着在共产党领导下建设新的国家。

4、民主主义革命中的社会阶级

贡萨罗主席定义了必然和革命条件相联系的社会各阶级:无产阶级,农民阶级(主要是贫农),小资产阶级和中等资产阶级。我们反对的阶级是:旧式和新式的地主阶级,大官僚资产阶级或是买办资产阶级。

贡萨罗主席告诉我们:“——农民阶级是主要的原动力,——他们许多世纪以来有着“耕者有其田”的基本要求,这是他们勇敢斗争仍然难以实现的理想。”;“——无产阶级——我们革命的领导阶级——在长期的艰辛的奋斗中只能勉强糊口,从他们的剥削者那里赢得些残羹剩饭,饱受着经济危机和社会灾难;在左翼的坚强的群体中斗争的无产阶级——”;“有广泛阶层的与经济落后国家相适应的小资产阶级,在无情的社会强加于他们的贫穷化过程中,其梦想也被击得粉碎”;而且,“小资产阶级,软弱的缺乏资本的民族资产阶级,他们不平衡地曲折地发展着,在革命与反革命之间分化着——”。“四个阶级,历史性地组成了人民和革命的力量,但是他们之中占大部分的贫农是主要的驱动力。”

他特别重视针对穷人的科学的组织,这是马克思的一个论点,对我们来说,这意味着把占主体的贫农和城市中最贫困的群众组织成一个共产党,一个人民游击军和一个通过人民委员会建立的新国家。他提出了这样一种关系,农民问题就是土地问题,土地问题就是军事问题,军事问题就是政权问题,就是通过无产阶级领导的民主革命,通过共产党,我们将要建立的新的国家的问题。他提出,在人民战争中,农民问题是基础,军事问题是指导。此外,他还提出,没有武装的农民阶级,无产阶级就不能在革命战线确立领导权。因此,理解农民问题是基础问题,它支撑着民主革命的所有行动,具有重大的意义。它甚至在社会主义革命中也很重要。

无产阶级是领导阶级,贡萨罗主席告诉我们,无产阶级是保证革命的共产主义路线的阶级,是同农民团结起来组成工农联盟的阶级,是革命战线的基础。秘鲁的无产阶级, 主要集中在首都,在比例上要大于中国,但其百分比却在日益下降,这是我们实行民主革命时出现的一个特殊情况,我们在城市发动人民战争作为补充。现如今已经形成了一个马列毛主义,贡萨罗思想指导的共产党以及受它绝对领导的人民游击军和一个联合专政领导的新国家,这个党经过近20年的重建和其用7年领导的人民战争,其实现的伟大历史性飞跃给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理解它在民主革命中的领导作用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它保证了通向共产主义的正确道路。没有无产阶级的领导,民主革命就会演变为资产阶级领导的武装行动,就会沦落到超级大国或帝国主义势力的监护下。

在上述两个阶级之外,又加上了小资产阶级,它们共同组成了革命战线的坚实支柱,革命战线不仅仅是人民战争的战线,还是构成新国家、农村人民委员会和城市人民革命防御运动的阶级联盟的框架。

关于中等资产阶级,它在当下不参加革命,但它的利益受到尊重。它不是民主革命的对象。它是一个总是受到反动派很大制约的阶级,但它有两重性,在民主革命的过程中随时可能加入到革命这一边来。如果中等资产阶级的利益不在考虑之列,那革命的性质就改变了,它将不再是民主革命,而是社会主义革命。

总之,我们正在建立的新国家将是联合专政的。无产阶级通过它的政党——共产党领导的四个阶级——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和在特定情况下,民族或中等资产阶级的联盟的专政;今天,是三个阶级的专政,因为中等资产阶级没有参加革命,但是他们的利益得到了尊重。这些阶级组成了作为国体的新民主主义专政,和作为政体的人民代表大会。

5、民主主义革命的基本矛盾

民主主义革命有三种基本矛盾:被压迫民族与帝国主义的矛盾,人民和官僚资本主义的矛盾,人民与封建主义的矛盾。在革命时期,这些矛盾中的任何一个都有可能成为主要矛盾。由于我们今天发动了土地战争,如果我们仔细考察这三种矛盾,那么主要矛盾就是人民和封建主义的矛盾。战争的不同阶段的发展有一个过程,在我们面临的情况中,人民和封建主义的主要矛盾演变成人民和政府的矛盾,以后将演变成新旧政权的矛盾,再往后是共产党和反动军队的矛盾。

6、革命的阶段

贡萨罗主席教导我们,民主主义革命是不可缺少的第一阶段,根据矛盾解决的程度,它将经历不同的时期。在民主主义革命和第二个阶段之间有一个牢固的关系和连续的路线,其前景是为世界革命服务的通向共产主义的一系列文化革命。同样地,我们有一个最高纲领和最低纲领,最低纲领是民主主义革命,它的各个时期已经详细说明过了,它将展开一种新政治,四个阶级的联合专政;一种新经济:没收大帝国主义资本、官僚资本、大封建土地所有权,以贫农为主体向个人分配土地;一种新文化:民族的或反帝国主义的文化,民主主义的或为了人民的文化,科学的、以马列毛主义和贡萨罗思想为意识形态基础的文化。最高纲领意味着我们作为共产主义者,决心消除城乡之间、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之间、工人和农民之间的三大差别。我们将用这两个纲领作为毕生的使命,应对形形色色的侮辱、嘲弄和卑鄙。只有共产主义者才能为革命而战斗并把它推向前进。

贡萨罗主席阐述道:“民主主义革命的本质是什么?它是共产党领导的为了建立一个新国家的农民战争,它由四个阶级组成,去粉碎帝国主义、大资产阶级、地主阶级,去完成它的四个任务。民主主义革命有一种首要的斗争形式:人民战争,有一种首要的组织形式:武装力量,以解决土地问题、民族问题,摧毁地主官僚国家和维持它的骨干力量——反动军队,为了实现建立新国家的政治目标——新民主主义国家,建立人民的新民主主义共和国,然后不间断地向社会主义革命发展。总之,民主主义革命具体地说就是共产党领导的农民战争,除此以外的任何形式都只是为地主官僚国家服务。”综上所述,贡萨罗主席论证了被压迫民族的革命的两个阶段,并确定了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有三种类型的革命。同样地,贡萨罗主席为世界革命做出了贡献,因为通过发动民主革命,秘鲁共产党为世界革命作出了贡献。我们运用马列毛主义、贡萨罗思想,采取了贡萨罗主席制定的民主主义革命的路线。

7、今天如何实行民主主义革命?

经过7年的秘鲁人民战争,贡萨罗思想的公正性和正确性已经得到证明,我们看到秘鲁共产党在贡萨罗主席的领导下,率领贫农武装建立一个由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联合专政,照顾中等资产阶级的利益,在无产阶级的统帅下,正在摧毁持续十三个世纪的反动国家。这是一个今天还是秘密进行的,在人民委员会内推进的专政,是通过人民的联合来行使权力的新国家的表现形式,在这里,每个人通过真实的民主表达他们的观点、选择、判断和认同。在必要的情况下,他们毫不犹豫地运用专政力量去保护他们的权力,去防范剥削阶级或者他们的压迫者们、“酋长”们、随从们;这就昭示了一种从下层夺取政权的新政治和一种进步。它正在摧毁这个社会的基础——半封建主义,通过应用新经济,正在引入新的社会生产关系,针对联合所有权,着重打击半封建主义的土地政策,并消除非联合所有权。压制富农,争取中农,并以贫农为基础;指挥革命的先头部队通过军事行动打乱“酋长”们的政权,以摧毁半封建主义关系为具体目标,使其生产过程脱节,以“耕者有其田”的土地纲要,没收土地并向个人分配;即使我们还没有夺取政权,人民游击军还没有充分发展起来,我们也进行播种和集体的农作物收获,让所有的农民都耕作每个人的土地,始终完全地支持占主体的贫农。对于剩余的结果,采取某种形式的税收,把农产品和种子分配给最贫穷的农民和中农。除非在必需的情况,一般不触动富农的土地,但这是有条件的。这一政策产生了很积极的成效,它有利于最贫穷者,它增强了产品质量,最重要的是,它被保护得很好。这一政策发展下去是剥夺土地并进行个人分配。同样,在新农民的聚集地区,我们也剥夺土地并分配给个人,发动农村斗争,打断旧政权的政府计划,在每一个特殊的危机情况下,组织军事防卫。今天,我们推行全国性的土地剥夺。此外,人民的生产组织已经实现,进行生产和播种的交换,木柴和胭脂虫(一种用于制造染料的经济资源昆虫,译者注)的征收,例如:公共商店、贸易、拖拉机的驾驶。将这种方法用于城市里的斗争,对民主党资产阶级或法西斯主义政权组织的、国有的或私营的银行、强权的帝国主义中心、实业或“研究”机构、官僚资本主义的商行进行破坏,比如秘鲁矿业公司。这种方法同样也用于有选择地消灭顽抗者,开展宣传运动和武装宣传运动。

在这种新政治和新经济之下,一种注入农民精神世界的新文化建立起来了;基础教育是值得我们重视一个基本问题,要实行男女同校,教学和劳动对于孩子们、成年人们和普通老百姓,都是真正重要的。群众的健康和娱乐问题,也是至关重要的。这样,群众就被组织起来了,形成了可以对他们进行动员的政治组织和军队,变成了武装起来的群众的海洋;它建立在马列毛主义、贡萨罗思想的意识形态的基础之上,在党的领导下,积累了人民战争的经验,最重要的是行使新政权(人民委员会和根据地),夺取新政权,保卫新政权,发展新政权,向着新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前进。

这就是党详细阐明的秘鲁社会的民主主义革命,通过以农村为主,以城市为辅的联合人民战争,打倒国家的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和半封建主义。它不是由当前的法西斯主义和统合主义的阿普拉党政府所虚伪地宣称的“民主革命”:他们否认着秘鲁的社会特征,否认阶级和阶级斗争,特别是旧政权的地主官僚独裁的特征,以及暴力革命的必要性。它是马列毛主义和贡萨罗思想的民主主义革命,它焕发着热烈的愈加灿烂的光辉,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作着贡献,并由贡萨罗主席的卓越领导作为胜利的保证。

打倒地主官僚政权!

为新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奋斗!

秘鲁革命万岁!

注1:“酋长”制,gamonalismo这个术语是指超出纯社会与经济范畴上的大庄园主或大地主,表示相关的整个现象。“酋长”制不仅表示“酋长”,也表示一系列等级体系中的官员、中间人、代理人、寄生虫。为“酋长”服务的有文化的印第安人(原文如此,译者注)变成了他自己群体的剥削者。这一现象的关键因素是半封建土地统治权政策和政府的行为。”(马里亚特吉,关于秘鲁现实的七篇随笔,P30,译者注)